关灯
护眼
字体:

17、反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华乐宫

    冷铭来到德妃宫中,免不了一顿训斥。

    “铭儿,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输给一个野孩子呢?还以为你给他下毒,长本事了呢!没想到还是这样没用。”德妃气愤道。

    上官冷铭垂着头,自责道:“对不起,母妃。”

    “对不起有什么用?能换来太子之位吗?母妃要的是你赢,稳坐太子之位。”德妃以命令的口气道。

    上官冷铭小声回道:“儿臣会努力的。”

    “努力,努力,你努力的结果在哪里呢?就凭你现在的样子,想赢赵睿儿,很难。”德妃叹口气,拿过身边的信封道:“刚才你外公派人给你送来了后天的考题,你拿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母妃已经给你找好了解题的人,最后一场,一定要赢,否则你就没机会了。”

    “是!”冷铭从母亲手中接过考题,恭敬道:“多谢母妃。”

    “行了,先下去歇着吧!”德妃挥挥手,不耐烦道。

    冷铭恭敬的退下。

    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德妃失望道:“本宫怎么会有个这么笨的儿子,害的文家所有人都为他操心。”

    “娘娘别生气了,铭皇子还小,慢慢培养便是。”冯山趁机安慰道。

    德妃叹口气,问道:“皇上去了哪里?”

    “回娘娘,去了——凤悦宫,皇后娘娘那里。”冯山小心翼翼回道。

    只见德妃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哗”手一挥,扫落了桌上的茶具。

    “娘娘息怒,几日睿皇子表现出色,皇上难免会去看望一下,奴才想皇上也只是去敷衍皇后一下,并非真的想去。”冯山宽慰道。

    德妃恶狠狠道:“有他们母子在一日,皇上就不能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我们母子身上,赵阳儿,赵睿儿,本宫不除掉你们,誓不罢休。”

    “娘娘,耽误之际是让铭皇子先坐上太子之位。”冯山提醒道。

    德妃看向他,淡淡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冯山猥琐一笑道:“娘娘,奴才听说太后娘娘今日偶感风寒,身体有恙,何不趁此机会,让铭皇子去给太后请安呢!赢得太后的喜爱,对立太子大有好处。”

    德妃赞同的直点头:“好,明日便让铭儿去慈心宫请安,教他说些好听的,逗逗太后开心,也好让太后帮他在皇上面前说些好话。”

    “娘娘英明!铭皇子定会稳坐太子之位。”冯山时刻不忘溜须拍马。

    德妃笑了。

    次日

    一大早,赵睿儿用完早膳后,便跑到母亲身边道:“老娘,昨个睿儿听七皇叔说太后奶奶生病了,睿儿可不可以去慈心宫看太后奶奶啊?”

    赵阳儿看着儿子问道:“你想去?”

    赵睿儿点点头。

    赵阳儿勾唇笑道:“当然可以啦!唉!虽然她不喜欢老娘,但你可是她名副其实的孙子,想必她应该不会为难你。

    对了,老娘给你写一个养生三字决,你带去送给太后奶奶,说不定能让她喜欢你。”她毕竟是长辈,睿儿尊敬她也是应该的。

    在二十一世纪时,曾参加过一个中华医学会的健康讲座,看到过一篇养生三字决,虽然不能记全,但也记得一些,写写看吧!

    慈心宫

    “皇祖母,铭儿听说你病了,特意让御膳房为你炖了参汤,不知皇祖母喜不喜欢?”冷铭一大早便跑来给太后请安,还带来参汤讨太后欢喜。

    太后慈祥的笑道:“铭儿真是有心。”

    嬷嬷为太后盛了碗汤,递到太后手中,太后拿起汤匙,品尝了几口道:“味道很好,皇祖母很喜欢。”

    冷铭一听,甚是开心,立刻道:“既然皇祖母喜欢,那以后铭儿每天早晨都为皇祖母送一份。”

    立刻婉言拒绝道:“不用如此麻烦了,皇祖母只是小风寒,无需天天喝参汤,若是皇祖母想喝了,便直接让御膳房的人送来便可,不必辛苦铭儿亲自跑一趟。

    铭儿现在这个年龄,正是读书的大好时机,可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年华,你父皇像你这么大时,每天都很用功的。只要铭儿把书读好,皇祖母比什么都开心。”

    冷铭一听皇祖母那自己和父皇比,心中开心不已,看来皇祖母是希望自己做太子,将来像父皇一样做皇上。想到这,立刻开心的看着太后回道:“铭儿会谨记皇祖母的教诲,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成为有用的人,造福百姓。”

    太后满意的点点头道:“好,铭儿真乖。”

    “睿皇子到!”外面传来响亮的通报声。

    赵睿儿气宇轩昂的走进太后的寝宫,恭敬行礼道:“孙儿参见皇祖母。”

    太后看着面前这个恭敬有礼,帅气稳重的孙儿,心中甚是喜欢,但是脸上却未表露出来,而是收敛了笑容,淡淡的看着赵睿儿道:“是睿儿啊!起来吧!”

    上官冷铭见皇祖母对赵睿儿表情冷淡,心中乐了,看来皇祖母并不喜欢这个野孩子,他跑来只不过是自取其辱。

    赵睿儿懂事道:“谢皇祖母。”然后看向坐在一旁的冷铭,勾唇笑道:“原来铭皇弟也在啊!”

    冷铭心中讨厌,脸上却故作笑容,拱手客气道:“睿皇兄。”

    太后看向赵睿儿问道:“睿儿怎么突然想到皇祖母这里来?”

    赵睿儿恭敬回道:“孙儿听说皇祖母病了,特意来看看皇祖母,不知皇祖母可好些了?”

    太后微勾唇角道:“好多了,只是风寒,无大碍,刚才喝了铭儿带来的参汤,现在觉得精神多了。”

    “皇祖母无恙,孙儿就放心了。皇祖母洪福齐天,定会很快好起来的,铭皇弟真的很有心,还亲自为皇祖母送来了参汤,睿儿身为皇兄,居然没有想到,真是惭愧。”赵睿儿谦逊道。

    冷铭得意一笑道:“睿皇兄从小在宫外长大,不知参汤,也情有可原。”冷铭分明就是在取笑赵睿儿是穷小子,根本不知道宫中的美味佳肴。

    赵睿儿无谓一笑道:“铭皇弟说的是,以后睿儿定会好好学习。对了皇祖母,孙儿来时,母后让孙儿为皇祖母带来了一份养生的三字决,母后说每天按照三字决说的生活,便可健康长寿。”

    太后好奇道:“是吗?是什么三字决,说来听听。”

    赵睿儿拿出母亲给自己写的东西,读到:“养生三字决:

    生命始,原能量,人之初,环境稳,过花甲,是老年,欲长寿,养为先。

    日三餐,宜清淡,八成饱,食勿贪,粗细粮,果蔬鲜,巧搭配,营养全。

    少油腻,少糖盐,勿偏食,细嚼咽,酒少饮,茶宜淡,不零食,不吸烟。

    随蚨以,衣增添,多保暖,避风寒,强身心,靠锻炼,调环境,服能量。

    增免疫,通循环,平血压,降脂先,论养生,是油站,谈环境,动力源。

    好环境,是条件,健康路,是保健,身染疾,御医看,早防治,除隐患。

    养性情,人和善,忧喜忘,便是禅,不信神,不求仙,心宁静,是桃源。

    无荣辱,无忧患,阴阳和,多恬淡,遇烦恼,忍为先,胸怀广,纳百川。

    皇祖母,这就是母后让孙儿送给皇祖母的养生三字决。”

    “哎呀!好一个养生三字决啊!”不知何时,门口站着两个人,樊仁和杨倾城。

    杨倾城听赵睿儿读完后,忍不住夸赞道。

    樊仁和杨倾城走进来,朝太后行礼。

    樊仁恭敬道:“太后,微臣来为太后把平安脉。”

    太后点点头。

    樊仁走上前去,为太后把脉,把好脉,起身恭敬道:“太后,您的风寒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再喝两幅药便可痊愈。”然后看向赵睿儿道:“睿皇子的养生三字决真是字字千金,若是能按照这样的方法养生,绝对能长命百岁。”

    太后一听,眼睛一亮道:“国师所言是真?”

    樊仁恭敬道:“微臣不敢蒙骗太后。刚才睿皇子读的养生三字决,真是难得,微臣行医这么多年,也未能研究出如此养生经,看来皇后娘娘比我们这些御医更懂得如何养生,难怪皇后和睿皇子身体这么好,原是有好方法。”

    “姑姑,你还不赶快收下这个宝贝,这可是皇嫂和睿儿的一片心意啊!有了这个养生真言,以后姑姑便可长命百岁,永葆年轻了。”杨倾城附和道。

    太后开心的笑了,看了眼身边的蓝放。

    蓝放立刻从赵睿儿手中接过养生三字决。

    太后看向赵睿儿道:“回去替皇祖母谢谢你母后,你们真是有心了。”

    “只要皇祖母喜欢就好。”赵睿儿乖巧道。

    冷铭见太后如此喜欢赵睿儿送的东西,心中不满起来。

    冷铭和赵睿儿在慈心宫呆了一会后,便一同离开了。

    走出慈心宫后,冷铭不屑的白了眼赵睿儿道:“马屁精,市井小民。”

    赵睿儿勾唇一笑道:“套句母后经常说的话,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吗?”

    “你什么意思?”冷铭不解的问。

    赵睿儿邪邪一笑道:“羡慕我有一个好母后,嫉妒皇祖母喜欢我送的礼物,恨你自己无能。”

    “你——你胡说,我堂堂名正言顺的皇子,怎么会羡慕你这个山野村民呢!是你羡慕我,嫉妒我才是,我有一个出身高贵的母妃,有一个厉害的外公,宫中和朝堂谁人敢不尊敬我,我怎么会羡慕你,真是不自量力。”冷铭愤愤道。

    赵睿儿戏谑一笑道:“是吗?不过你母妃再怎么高贵,也只是一个妃位,而我母后是国母,身份地位依旧低于我母后,你外公再厉害,也是父皇的臣子,屈服在父皇的面前,我就算是山野村民,但和你一样,都是父皇的儿子,而我是嫡出,还要比你高一等,所以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炫耀的。”

    “你母后是皇后有什么用,没有身份背景,早晚会被人取而代之的,你这个皇子,是不是真的,还不一定呢!皇祖母并不喜欢你,父皇也不完全相信你,所以有朝一日,你一定会被赶出皇宫的。”冷铭傲慢道。

    赵睿儿浓眉一挑道:“是吗?希望你能看到那一天吧!不过只怕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到时被赶出皇宫的不是你才好。”

    “你——没想到你还挺伶牙俐齿的,以前真是被你骗了。”冷铭鄙视道。

    赵睿儿眼神一冷,凌厉的注视冷铭道:“这还都要拜你所赐,是你让我做回了从前的自己,你有本事招惹我,最好有本事承受,哼!”冷哼一声,迈步离去。

    看着赵睿儿离去的高傲背影,冷铭恨得咬牙切齿。

    次日第三场比赛开始,今天是最后一场比赛,比的是如何审案,如何能让犯人招供。

    比赛来到了刑部的大牢,前几日正好京城内发生了一起入府抢劫案,抓到了几个犯罪嫌疑人,如今没有证据,他们死不承认,所以无法判刑,也无法追回他们抢来的钱财,今天就让两位皇子用自己的办法审讯他们,看谁能审问出来。

    为了防止二人的主意一样,这一局两人先后审问,一人审问时,另一人回避。

    先是冷铭审问的,所以赵睿儿先回避。

    冷铭用的是把几个犯人分别提出来的方法审问,犯人分别审讯,为的是防止他们串供。

    因为是考试,所以并未在公堂上审问,而是在刑部的后院内审。

    冷铭一个个的质问嫌疑人道:“李府家遭贼当晚,有人看到你们几人从李府家的方向跑出来,说,是不是你们所为?如今钱财藏在何处?若是不招,便大刑伺候了。”

    几个犯人的回答大致一样:“冤枉啊!我们只是从李府门前路过,并不是从李府出来。”

    冷铭传了证人,证人只看到他们几人从李府的方向跑出来,并未看到是从李府家里跑出来的,所以证据不足,无法给六人定罪。

    冷铭又对几人用威胁恐吓,刑罚,都没用,审讯以失败告终。

    下面是赵睿儿审讯了,因为冷铭已经考过了,所以可以在一旁观看了。

    赵睿儿并不知道冷铭用的什么方法审讯的犯人,但他用的方法和冷铭截然不同,他让人准备了六个大铁笼,让几个犯人在大太阳下狠狠的晒,晒渴了也不让人给水喝,直到六人又热,又饿,又渴时,赵睿儿走了过来,看向六人道:“只要你们招,便可以有吃的,喝的,还放你们走,怎么样?谁先说?”

    陪上官傲在一旁观看的众大臣不解,不知赵睿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都带着一颗好奇的心,从比赛到现在,睿皇子总能给众人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他们静观其变。

    刑部官员看了不解,忍不住喃喃道:“审犯人应分开审,方能防止串供,睿皇子一起审,怎么能审出来呢!

    七王邪邪一笑,看了眼文武山,忍不住调侃加讽刺道:“铭皇子刚才不是已经分别审问了犯人吗?结果却没审出来,所以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说不定睿儿有奇招呢!看来大将军教外孙的办法不成啊!”

    文武山拿走考题,并找人帮冷铭的事,上官傲已经知道了,七王也是从上官傲那里听说的,本还为赵睿儿担心,见冷铭没审讯出来,他们提着的一颗心便放了下来。

    文武山回瞪了眼七王,冷冷道:“铭皇子毕竟只是个孩子,从未接触过案件,审讯不出来,情有可原,七王爷又何须在这里幸灾乐祸呢!睿皇子就一定能审出来吗?哼!老夫看也不见得吧!从一开始就没用对方法,结果不是显而易见吗?”

    七王剑眉一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被关在铁笼内的几个犯人,听了赵睿儿的话,不屑一笑,根本不去看赵睿儿。

    赵睿儿邪魅一笑,指向第一个铁笼里的人道:“把他带出来,先带到后堂去。”

    “是!”狱卒把第一个烦人带了下去,赵睿儿也跟着过去了。

    过一会,又来带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直到最后就剩下一位犯人。

    赵睿儿来到最后一个犯人面前道:“我真替你感到悲哀,你死死的守着你们串好的供词,可你的那几位兄弟呢!根本就不顾你的死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