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 梦中梦(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钟嬷嬷看她呆若木鸡,忙伸手摸摸她脑袋,喃喃自语道:“还好,倒是不烫,主子,可是脑袋还晕呢?”

    冯怜容点点头:“是有些儿晕。”

    她四处看一眼,发现这屋里摆设,无一与坤宁宫相同,几下辨认也发现了,这儿原是凝香宫的倾云阁,是她前世所住的地方,比起坤宁宫,自然是十分寒酸,莫说那些金珠玉树,便是稍许贵重的东西,也一样没有。

    她叹了口气,原来不是贵人,而是良媛。

    不过那也是低位份的存在了,与贵人相差无几,更何况,选秀之后,多了好些妃嫔,都有晋封的。

    宁妃……

    冯怜容想着,面色一下子僵了,那是苏琴吗?

    原来是天纪二年了,这会儿她给赵佑棠生了一个儿子,方嫣正是最恨她的时候。

    冯怜容心头酸涩。

    一时也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钟嬷嬷道:“主子若是还在不舒服,明儿请安便别去了,娘娘不过是杀鸡儆猴,哪里真把主子摆在眼里。”她冷笑一声,“不过是斗不过苏琴,拿别人出气罢了。”

    说起来,这皇后是当得窝囊,自打选秀之后,听说皇上就没去过坤宁宫,不是在宁妃娘娘那儿,便是在陈昭仪那儿,前者云淡风轻不屑一顾,后者是绵里藏针,没一个好对付的。

    可怜自家主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冯怜容这会儿也想起来了,方嫣便是因苏琴有回请安迟了,把气撒在她头上,命她出去淋雨受罚,她后来便病得了好几日。

    当年那些日子,如今想起来,真不知是何种滋味,一个天一个地呢。

    “我明儿还是要去的,嬷嬷记得叫醒我。”不过冯怜容现在只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自然要出去看看。

    钟嬷嬷见她如此,便点点头:“去便去罢,只站远一些,别又被那坏心眼的逮住了。”

    她也确实气愤。

    这些年她是看着冯怜容怎么苦过来的,本来凭她这相貌得了临幸,以后也不是难事儿,可恨总有人作梗,不是阮若琳,便是方嫣,自家主子又不争气,渐渐皇上就忘了她,一直到登基,又有新人入宫,更是没个期望。

    这样悲惨,方嫣竟然还拿她作筏子,钟嬷嬷就有些口不择言。

    冯怜容道:“嬷嬷别担心,我只是去请个安能有什么。若是不去,真追究起来,也不是好事儿。”

    钟嬷嬷想想也是,便道:“还是吃些饭罢。”一边让银桂端来饭菜。

    宝兰珠兰上来伺候她用饭。

    这些丫头都还年轻呢,包括钟嬷嬷也是十几年前的样子,冯怜容瞧着,又很亲切,笑意盈盈,只是这饭菜吃在嘴里味道很不好,毕竟这些年她早习惯了王御厨的手艺,再来又有心事,便没有吃多少。

    晚上也早早歇着了,她躺在床上,盯着浅青色的蚊帐发呆。

    倾云阁对她来说,还真是冷清,虽然原本是早就惯了的,可没有孩子,没有赵佑棠,这宫里寂寥的更什么似的,到得夜深,像是空无一人,她慢慢闭上眼睛。

    第二日,钟嬷嬷唤了她起来。

    冯怜容还是似梦非梦,见到钟嬷嬷的样貌,仍是分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伸手让珠兰穿衣服。

    钟嬷嬷在旁边看着,心疼道:“主子真是瘦,还是得多吃点儿呢,便是不得宠,人还是要活下去的不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若是旁的,自是要坚强不息,可宠爱,真是与青山有关?

    女人年纪越大,该是越无望罢?

    想来前世,她也是这般想的,越来越是消沉,饭也吃不香,睡也睡不好,耳边不时听着他如何宠爱旁人,那是锥心的疼痛,他也与她有过肌肤之亲,也曾缠绵过,可他那么绝情,后来再也没有见她。

    冯怜容看着镜中自己,堵的心口直痛。

    别说那会儿她没有得宠便是这等难受,更何况还得宠过?

    她当真要去瞧一瞧?

    钟嬷嬷道:“主子要是不去,也罢了。”

    不过是宫里可有可无的人,去不去,皇后根本不在乎,说到底,谁又会在乎,只她们这些奴婢而已。

    冯怜容却站起来:“走罢。”

    她微微昂起头,脸色平静。

    屋外的太阳刚刚升起,光辉落在她脸上,照的她睫毛都微微发亮。

    钟嬷嬷瞧一眼,忽然发现,这等神情她好似从来不曾见过,不像以前,冯怜容总是垂着头,不似现在这般自信淡然,她浑身的气度不太一样了。

    冯怜容往坤宁宫而去。

    现在的坤宁宫还是方嫣在住着。

    路上遇到孙秀,孙秀笑着道:“你病好了?本来以为你今儿不出来呢。”

    “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