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求侍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结果大老远的就听到冯怜容的笑声。

    高兴得很呢!

    太子忽然就有些恼火,大踏步的往里走去,要通报的宫人都没有他走得快。

    “笑什么?”

    太子一到,冷峻的声音就在房内响起。

    冯怜容转头一看,见太子立在门口,一张俊脸阴沉沉的,就跟要下雨的天气一样,她赶紧穿鞋下床。

    “殿下怎么突然来了?”她问安。

    太子挑眉:“我不能来?”

    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屋里宫人都默默退了几步。

    冯怜容也有些奇怪,心想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毕竟现在一团乱,他不是皇帝的身份,又要管理政务,皇帝的病也不知道如何。

    她转身把赵承衍抱过来,笑道:“殿下,孩儿前两日会叫娘了!我正教他喊爹爹呢,结果他非说不清,老是说成得得,笑得我啊。现在,他没事儿就得,得,得的,说的又慢,刚才拿着小镜子看自个儿,还得得得的呢。”

    太子抽了下嘴角,正要说话,就见赵承衍小嘴一张:“得,得……”

    太子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

    “这都说得什么啊。”他伸手把赵承衍抱过来,捏捏他的小脸蛋道,“又长胖了,看这肉都多出来,跟小猪似的。”

    赵承衍听见,咯咯咯的笑,两只眼睛盯着太子看来看去。

    “他这是在认你呢。”冯怜容道,“这是爹爹啊,小羊,爹爹太忙,没空过来,你好好看看他,下回就认识了。”

    赵承衍歪着小脑袋:“得,得……”

    看起来蠢笨,蠢笨的,可是小孩子天真,怎么看怎么都可爱。

    太子笑得弯下腰。

    他咳嗽一声,又站直身体,看冯怜容一眼道,“都怪你,我小时候早会喊爹娘了,他肯定像你。”

    冯怜容心道,你就吹牛罢,皇太后跟皇后都说你是个哭屁虫呢!

    可是她不能不给太子面子啊。

    “都怪妾身不好。”冯怜容赔罪道,“妾身一定会好好教他的,下回殿下再来,他肯定会喊爹爹了。”

    太子又看看赵承衍,把他给冯怜容抱。

    冯怜容接过来,轻轻拍了拍赵承衍的后背,一边哄道:“该睡了啊,等会儿再玩,娘陪你一起睡啊。”

    太子这脸又阴了:“你要睡去了?你每天都陪他睡?”

    冯怜容想一想:“殿下在,妾身就不去了,叫奶娘陪着好了。”

    太子沉声道:“他是男儿,老是要娘陪着一起像什么话?以后能担当大任?我早说了,慈母多败儿!”

    冯怜容皱眉:“可是他只是小婴儿啊,什么男儿呢,他才六个月大!”

    “那也不行。”太子道,“你以后少花些时间,教归教,别的都叫她们去,不然要奶娘干什么。”

    冯怜容道:“妾身反正也闲着啊。”她给太子看脸,“我带孩子瘦了呢,跟以前差不多了,要总是什么都不做,会长胖的。”

    现正是八月,不冷不热的时候,她穿一件杏红色并蒂莲花的夹衫,裙子是月白的挑线裙,头发松松挽一个发髻,十分家常的打扮,可自有一股子说不出的闲适慵懒。

    太子瞄一眼,淡淡道:“我给你找些事情做。”

    “什么事儿?”冯怜容眼睛亮亮的。

    太子回头吩咐:“把孩子抱出去。”

    钟嬷嬷连忙叫俞氏过来。

    只片刻功夫,屋里已是空荡荡。

    冯怜容心头一惊,他该不是想在这儿……

    她不由自主就退了一步。

    太子往前一步。

    她又退一步。

    一直退到书案前,竟是无路可走了。

    冯怜容身子抵着案桌,脸蛋渐渐发热,像是傍晚霞红一样的娇艳。

    太子抬起她下颌,问道:“怕什么呢,退到这儿?”

    冯怜容扭捏道:“殿下不能在……从来没有的……”

    “没有什么?”太子看着她。

    落日余晖从身后窗口洒进来,在他身上像是镀了一层绚烂的光,他的脸有些模模糊糊的,可是却让冯怜容的心更加快速的跳了起来。

    她说不太出口。

    他把人撤走,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可是,大白天在贵人住的地方,好像挺不合适的,不过她也推不开他。

    太子看她犹犹豫豫的,伸手握住她的腰,就把她给压在了书案上。

    冯怜容上半身躺着,惊得脸都白了。

    不止在屋里,还要在桌上吗?

    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颗心砰砰直跳。

    太子一只手撑在桌上,俯□看她,看了一会儿才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