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章 皇太后的担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日早上,太子醒了,用完早膳,神清气爽的去春晖阁听课。

    结果刚到殿门口,就见夏伯玉,余石正等在那里。

    这二人算得上是他的眼睛,无时无刻都在注意着宫中每个角落,每个时刻所发生的事情。

    可今日不同寻常。

    太子感觉到了,面色也严肃起来。

    夏伯玉道:“胡贵妃见过黄公公之后,又分别见过几位黄门,锦衣卫。黄公公也是如此,昨夜还调派过人手,在春晖阁四处查看一番,应是已定下计谋。”

    余石道:“昨日下午,胡贵妃求见过皇上,昨日傍晚,胡贵妃之父鹤庆侯应召入宫,过得半个时辰才出宫。”

    太子若有所失,过得片刻道:“你们再盯着,随时回禀,勿论时间。”

    二人明白他的意思。

    其实昨夜他们就想禀告了,只是太子正与冯贵人缠绵,他们才等到早上,那么今日开始,就不同了,哪怕太子在听课,该打搅的就得打搅。

    太子又问:“父皇可有什么异常之举?”

    余石道:“没有。”

    他监视皇帝也有一段日子了,有时候真觉得浪费是时间,只因皇帝比起胡贵妃,比起黄应宿等人,实在是老实的多。

    也难怪他这样一个皇帝,还能令天下太平,有时候,平庸也有好处,当然,前提是,臣子必须能干。

    太子又吩咐几句,便踏入春晖阁。

    冯怜容不同太子,她睡得死沉死沉的,过了一个时辰才醒来,见太子果然不在了。

    现今这王御厨还是给她用着,倒也不稀罕这儿的饭菜了,故而她穿上衣服就回绛云阁用早膳。

    钟嬷嬷估摸时间,早给她点了几样平日里爱吃的,她刚到,就有热腾腾的饭菜,心情大好,吃得光光。

    钟嬷嬷看她回的比预想的还要晚一些,也是高兴,可见太子是很宠爱她,两个人定然睡得也晚。

    不过如此说来,冯怜容伺候太子,应该累的很,到底是产后呢,钟嬷嬷叫珠兰给冯怜容到处揉捏揉捏,松松身。

    冯怜容立刻又舒服了一些,一边问道:“孩儿还在睡?吃过奶没有?”

    “吃过了,刚睡下的,早上醒来两只眼睛滴溜溜的,到处找主子呢。”

    冯怜容笑起来,果然孩子认得她了。

    钟嬷嬷这时才说道:“刚才太后娘娘派人来说,叫主子得空抱皇孙过去一趟,说想看看皇孙。”

    冯怜容一愣。

    如果只是单纯要看皇孙,抱去便是了,为何要叫上她?

    “嬷嬷。”她直起身子道,“你说太后娘娘是有什么事?”

    钟嬷嬷也摸不着头脑,想了想道:“主子到底是皇孙的娘亲,兴许太后娘娘就是想见见主子罢,主子莫担心。”

    冯怜容吐出一口气:“算了,躲也躲不过。”

    她穿上鞋子便抱着赵承衍去寿康宫。

    赵承衍原本还在睡着的,这会儿也醒了,睁着黑亮的眼睛到处看,冯怜容拿出一个小铃铛给他玩,一边道:“小羊,要去见你皇祖母啦,高兴吗?”

    赵承衍小脑袋歪了歪,去拿铃铛。

    不过他的力气好小,拿不稳,总是掉下来。

    冯怜容只笑着看。

    比起前几日,多拿了一会儿,可见他一天天在强壮呢。

    到得寿康宫,冯怜容下了辇车。

    她们这些妃嫔都是有辇车的,只是等级不同,这车的豪华程度也不同,她如今坐得差不多是最低位的。

    殿里宫人迎她进去。

    冯怜容看到院子里的美人蕉开满一片,就跟赵承衍道:“小羊,看这花多红多艳,这叫美人蕉。”她抱他过去,闻了闻,笑道,“香罢,这是花香味,跟娘身上擦得香粉味可不一样呢。”

    赵承衍眨巴着眼睛,忽然就拿手摘了一片花瓣下来。

    冯怜容高兴的抱着他又往前走了。

    宫人抿一抿嘴轻笑,这会儿要见皇太后了,冯贵人一路还闲情逸致的教孩子呢。

    赵承衍抓着花瓣,小胖手挥啊挥的,咯咯笑个不停。

    等见到皇太后了,还在笑。

    皇后也在。

    皇太后听到小孩儿的笑声,脸上露出笑容,问道:“怎么那么高兴?”

    冯怜容见礼后才道:“像是见到花儿欢喜呢。”她把赵承衍给皇太后抱。

    皇太后哦哟一声:“还会摘花啦?”

    赵承衍朝她瞧瞧,小手一伸,花瓣上还带着汁液的,一下就黏在了皇太后的脸上。

    冯怜容嘴角抽了起来。

    儿啊,你往哪里扔不好啊,扔你皇祖母脸上。

    皇太后愣了一下,就哈哈笑起来:“这花是送给我了?”

    赵承衍咯咯一笑。

    他的眼睛又大又圆,就跟黑葡萄一样的。

    皇太后越看越喜欢,跟皇后道:“这下看得出来了,长得像佑棠呢,不过性子倒不像,我记得那会儿刚见到佑棠,尽在哭。这孩儿不爱哭,爱笑的很。”

    她派人的几个嬷嬷宫人都是这么说的,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皇后点点头:“是啊,佑棠幼时是不太好养,后来才慢慢好的。”

    冯怜容听了,暗暗得意,孩子是像她呢,娘亲说,她小时候就爱笑,一点不哭的,所以祖父外祖母都喜欢她。

    可惜,她长大后,祖父就去世了,外祖母现在也是见不到。

    皇太后与皇后看得一会儿,皇太后才与她说话:“听说你常亲自抱他,就是睡觉,也是放在身边?”

    冯怜容回道:“回太后娘娘,妾身是这么带的。”

    皇太后眯了眯眼睛。

    这宫里,母亲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