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太子妃有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屋里众人都不太舒服。

    钟嬷嬷气道:“永嘉公主就是这般的,一点儿不把人放在眼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她来抱孩子。”

    钟嬷嬷是老资格了,对永嘉公主如何长大的,十分清楚。

    永嘉公主的身份,注定她可以高高在上。

    冯怜容深知这一点,她坐在床上,反而安抚钟嬷嬷:“公主只是看我不顺眼,既然是要抱去给太后娘娘他们看的,想必也没什么。”

    钟嬷嬷奇怪她怎么那么镇定。

    冯怜容心想,永嘉公主再不喜欢她,也不至于要害太子的孩子,她了解这姐弟两个的感情,再说,她要拦也拦不住,到时候反而吓到孩儿也指不定。

    不过永嘉公主那句话仍是萦绕心头。

    太子妃到底有没有生过那份心呢?

    假如她想要,她这孩子也留不住的。

    还是太子阻止了这件事?

    如果是,冯怜容真觉得自己要高兴死了!

    见她一脸欢喜的样子,钟嬷嬷恨不得伸手敲自己脑壳,这主子瞧着生完孩子有变傻的趋势啊!

    却说永嘉公主抱着孩子一路就去寿康宫。

    皇太后哎哟一声:“你这急性子,我只是说说,你就立刻抱了来,有没有吹到风啊,孩子还小呢。”

    永嘉公主笑道:“辇车都围了帷幔,哪里有风,我给遮得严严实实的。”她把孩子给皇太后,皇后看,“瞧瞧,长得真好,人也乖,路上不吵不闹的。”

    皇太后看着,满脸的慈爱。

    “这头发真黑,与佑樘小时候一样。”皇后笑道,“说起来,冯贵人长得也好,这孩子定然是个俊哥儿。”

    说到冯怜容,永嘉公主冷笑一声:“皇祖母,您怎么就把孩子给她养呢?就是放在自己身边,都比给她养好罢,要不,就给阿嫣妹妹,母后,您说是不是?”

    皇太后倒没什么。

    皇后微微皱了皱眉:“婉婉,你这话可不妥。”

    永嘉公主道:“哪里不妥?她难道想学胡贵妃不成?”

    皇后沉下脸:“跟此事无关!婉婉,这关乎母亲与孩子,夺别人孩儿总不是一件好事儿,就算是贵人,她也是做娘的,若是有人抢走你孩子,你会乐意?”

    永嘉公主不服气:“她能跟我比?”

    在永嘉公主心里,妾室算不得什么。

    皇太后听这母女一番话,知皇后心慈,当年她也是这样说的,不肯抚养太子,如今她的态度仍是没变。

    永嘉公主撇撇嘴,抱着孩子摇一摇道:“女儿也是怕冯贵人母凭子贵罢了,母后就不担心?”

    皇后淡淡道:“有何担心,你觉着佑樘跟你父皇像吗?”

    永嘉公主一怔。

    皇太后摆摆手:“好了,为个冯贵人,你们吵什么呢。”她提醒永嘉公主,“婉婉,这事儿你莫在佑樘面前提,现嫣儿还年轻,不怕以后没孩子,真要轮到这事儿了,又再说。”

    永嘉公主想了想,点点头。

    眼见要到午时了,孩子才送回来,是由太子亲手抱着回的。

    冯怜容欢喜道:“殿下,您怎么来了?”又问,“衍衍没事罢?”

    太子把孩子给她,笑了笑道:“没事儿,今儿天暖。”又对钟嬷嬷道,“把奶娘叫来。”

    冯怜容抱着孩子仔仔细细的瞧,虽说她觉得应该没什么,但在心底,到底还是担心的。

    瞧她这样子,太子叹了口气。

    永嘉公主就是心急,皇太后都说了的,他心想刚才冯怜容肯定受到过惊吓,也是委屈她了。

    俞氏很快就到,抱着赵承衍去喂奶。

    冯怜容听说吃得很欢,才彻底放心。

    太子坐过来,问道:“最近身体可好一些了,还疼不疼?”

    冯怜容摇头:“不疼了,已经慢慢好了。”一边就挪过来,抱住太子的胳膊,轻声说道,“殿下,谢谢您啊。”

    太子知道她是说她家那件事儿呢,当下逗她道:“光是说说就行了?”

    冯怜容把脸在他胳膊上蹭了蹭:“妾身好了,会好好伺候殿下的。”

    听到伺候这词,太子这心免不得有些热,说起来,两个人好久没同房了,太子有时候也想,只是没法子。

    她实在是伺候不起来。

    “尽说些没用的,没诚心。”太子嫌弃,拔出自己的胳膊,又不是现在能伺候,非说,这不是挑逗人嘛。

    冯怜容急了,也不管有没有宫人在旁边,蹭得就爬起来抱住他脖子,往脸蛋上亲去。

    太子僵住。

    钟嬷嬷扭过头,跟几个宫人轻手轻脚的走了。

    冯怜容这一主动很热情,这回差点把太子的嘴给咬破。

    太子立刻就反攻,虽然不能同房,可没有说不能摸,这手就把她浑身上下到处摸了一遍,两人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见冯怜容手脚还缠在他身上不放,太子斥道:“别胡闹了,我下午还要听课呢。”

    刚才是听说永嘉公主来了,还抱了孩子给皇太后几个看,他正好午时休息,就去一趟寿康宫。

    至于亲自送过来,也是不放心冯怜容,见她好好的,他自然就要走的。

    冯怜容被他一骂,不敢造次,连忙撤下来。

    太子欲-火被她勾了出来,可这是大白天,就是平常也不合适,别说她这身体还不行呢,他不敢再跟冯怜容在一块,站起来就走了。

    冯怜容略失望,重新躺回床上。

    可翻来翻去的也睡不着,好像身上还留着他手掌的余温。

    时间啊,快点儿过去罢。

    冯怜容突然觉得日子真的过得好慢呢。

    太子走出来,吁出一口气,真有些恼火。

    他血气方刚,这方面虽然克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