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永嘉的挑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太子回去后就吩咐严正,明儿拿两百两银子,二十匹衣料给冯家,算是冯怜容生完孩子后的赏赐。

    原本按照惯例,妃嫔生子,是只赏妃嫔个人,就是连消息,也不会与妃嫔的娘家去说,皇家尤其如此。

    故而太子叮嘱:“不要大张旗鼓。”

    严正自然明白。

    太子想一想,又补充一句:“还是等到休沐日再去,冯大人若是在家,容许他书信一封。”

    虽然他当时答应过冯怜容会让她见到家人,然而,现在不是时候。

    他已经忤逆过皇太后一次,如今再为她求这个人情,对冯怜容也不是好事,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严正答应一声。

    过两日,他亲自出宫一趟,去了冯家。

    唐容打开院门,只见外头立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小黄门,心里头难免吃惊。

    严正笑道:“冯夫人,小人是奉殿下之命。”

    唐容一听,连忙请他入内,一边就唤冯澄与冯孟安二人出来。

    严正身后还跟着两个禁军,抬了个箱子。

    冯澄,冯孟安与他见礼。

    严正道:“因冯贵人顺利生下皇孙,这是殿下的心意。”

    他没有说赏赐,而是说心意。

    冯澄是个聪明人,当即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赏赐有时是与规制联系在一起,但心意就不必,说明这些东西是太子私底下送与他们的。

    冯澄连忙道谢。

    严正笑道:“冯大人有空的话,不妨写封家书,小人可以带回去。”

    冯澄大喜,一叠声的道:“有空,有空。”

    冯孟安忙就去书房给父亲磨墨。

    唐容请严正坐下,给他端来茶水,因离过年也不算远,家里头还有些点心,她也给端了来。

    严正四处一看,只见这冯家当真简陋,堂屋里除了必要的桌椅外,什么摆设都没有,他想起那次随太子去山东,那山东知府的府邸,就算收拾过,都比这儿富丽得多。

    而冯澄本身也是个五品官,只比知府低一品而已。

    看来是个清官。

    严正对冯澄不免多了几分敬重。

    唐容坐不住,对严正道:“公公请在此等一等。”

    严正点头,心想,这冯夫人应也是有话要跟女儿说。

    唐容快步就走了。

    这时,冯澄已经写了一大页的内容,唐容进来,急着道:“相公,容容正在坐月子呢,我有好些话要叮嘱,你得给我都写进去。这等坐完月子也不能说就好了,还得要好好锻炼,把人瘦下来,不然就一直胖着了,她在宫里可不容易,不能生个孩子,人就毁了。”

    冯澄道:“好,好,你快说。”

    唐容讲了一大堆的话。

    这样就三页信纸了,冯澄看看冯孟安:“你呢?”

    冯孟安道:“儿子没什么好说的。”

    冯澄吹胡子瞪眼:“难得能给容容写封信,你竟然没话说?”

    冯孟安一笑,拿了个印章出来:“把这个给妹妹就行了,我想说的,都在上面。”

    冯澄便罢了。

    三人拿了书信与印章给严正,冯澄又是一番道谢。

    严正告辞走了。

    唐容眼睛红红的道:“今日总算是叫我放心了,看来殿下对咱们容容还是挺好的,不然也不会送这些来,还叫咱们写信呢。”

    冯澄嗯了一声。

    不过他不比妇人,作为冯怜容的父亲,他自然希望太子可以一帆风顺的登上帝位,只最近形势有些复杂,皇帝抱病亲政,应是对太子的不信任,太子可算处于下风。

    幸运的是,皇帝并不得人心,最近早朝又不常来,越发引得百官不满。

    而京城各处又有些异动,不止是兵部,甚至包括五军兵马司,那兵马司的指挥使乃是胡贵妃的父亲鹤庆侯担任的。

    不知道,事情最后到底会演变成何样。

    冯澄心思重重。

    严正带回信与印章,挑了个时间又去了绛云阁。

    因有皇太后的人在,他只单独与钟嬷嬷说话:“这是冯贵人家里捎来的,殿下也送去赏赐了,嬷嬷注意些,再给冯贵人。”

    钟嬷嬷听得万分高兴,连忙应了。

    她要找机会并不难,那两个嬷嬷,与其他四个宫人,现在基本都在看着皇孙,不太注意主子,她很快就把东西给冯怜容。

    冯怜容当时都不敢相信,把信打开来,只见字迹大开大合,遒劲自然,正是父亲写得无疑。

    她的眼泪一下子落下来,等看完,都哭成了泪人。

    又再看印章。

    那是哥哥亲手给她雕刻的,因哥哥除了看书,也喜画画,每回画完,总会拿个印章出来,盖上自己的名字,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