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试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尚立在屋檐下就打开了信。

    信笺上的字体还算端正,透出几分秀气。

    “早膳有花姜饼,王大厨做得很可口,忍不住吃了三个,结果孩儿生气,踢了妾身好几下,妾身的肚子都痛了,看来他很不喜欢花姜饼呢!”

    太子笑起来,又往下看。

    “孩儿的力气越来越大,可见十分健康,所以殿下不用担心,妾身会顺利生下孩儿的。只妾身最近莫名的担心殿下,兴许是怀了孩子,望殿下保护好自己,命守卫寸步不离,妾身也就安心了。”

    他拿着信,停顿了一会儿。

    再看后面,竟然只有一句话了:“妾身第一次写信,字体难免不雅,请殿下莫怪,等妾身练好字了,若殿下喜欢,会时常写信,殿下万安。”

    这么短的信,他很快就看完了,只觉生出一股意犹未尽之感,他把信纸又翻过来看了看,那边也是一片空白,确实没了,他心想她又不是没有闲工夫,既然写了信来,为何不写长一点?

    太子把信折好,塞到袖子里。

    他直接去了书房。

    严正也不用吩咐,挽起袖子就给太子磨墨。

    太子提起笔,想到冯怜容低垂着头,慢慢写出这些字,嘴角又微微露出笑意,他大笔一挥,给她写了封回信。

    严正侧头看去,嘴角抽了抽。

    “等墨迹干了,给冯贵人送去。”太子吩咐,“再把余石叫来。”

    严正应一声。

    却说冯怜容写了信,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其实她原本并不想打搅太子,可那件事如鲠在喉,叫她完全无视,根本也做不到。

    她只能尽力,就是不知太子看了,可否会放在心上?

    结果严正一会儿就来了:“殿下也写信给贵人了。”

    冯怜容大喜。

    她几乎是怀着虔诚的心慢慢把信打开。

    钟嬷嬷也偷偷侧过头看。

    谁料到,信上只写了三个字:勿挂念。

    冯怜容忍不住撅嘴,好歹她还写了几句话的呢,怎么太子真的那么忙,竟然就写了三个字?

    不过这字还是挺好看的。

    一手行楷,风骨洒落,可能她练上十几年也未必能有这等韵味。

    严正看她大失所望,提醒道:“贵人下回不妨多写一点,现临近过年,殿下确实也没什么空过来。”

    他是看到太子翻了信纸的,这不是嫌弃信短是什么。

    冯怜容还是不太明白,但她更关心别的:“殿下看了我的信,可做什么了?”

    “见了余统领。”严正斟酌一下,还是回答她。

    冯怜容心花怒放,说明太子是从善如流的。

    严正笑了笑走了。

    “刚才他说什么多写点儿,可殿下不是忙么,哪里有空看?”冯怜容又跟钟嬷嬷说这个,不然太子不至于匆匆忙忙就给写了三个字。

    钟嬷嬷也捉摸不透,可按理说,严正不会害冯怜容的,便说道:“那多等一阵子,再写封去试试,殿下肯回主子,至少不讨厌这个。”

    冯怜容便说好。

    到得十一月,太子监国整一月之日,有官员在早朝上提出削藩。

    关于削藩,其实早在先帝未去世前,他就早早料到各地藩王必会成为国家安定隐患之一,只他明白的有些晚,还未实行下去便撒手而归。

    而他的儿子,现任皇帝也没有完全的听从,仍留有四位藩王握有大权,并且在削弱其他藩王时,还曾安抚过其他四王,意图不引起纷争。

    太子想到这个,就有些恼火。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既然都动手了,就动到底好了,偏只动一半,该硬的时候要软下来!现在反倒是棘手。

    他想了一路,正要到正殿时,下了决定,又转过身去往寿康宫。

    皇后也在,给皇太后夹核桃,皇太后瞧见他,面上就露出笑容:“正好,膳房送了乌鱼蛋过来,你也爱吃的,坐下吃一个罢。”

    太子行礼后坐下。

    宫人给他拿来一碟乌鱼蛋,太子吃了几口,看皇太后在擦嘴了,便放下筷子道:“孙儿有件事儿想问问皇祖母的意见。”

    皇后这就要走。

    皇太后叫住她:“走什么呢,佑樘说话还能避着你?”

    皇后只得坐着。

    太子也确实没有要皇后回避的意思,当下便道:“今儿有人提出削藩,还把皇祖父抬了出来,说父皇不遵循先帝旨意,是为不孝。”

    皇太后的眉头挑了起来。

    大臣们支持削藩,她自然是知道的,没想到皇帝都不早朝了,他们还给太子提,真是一群会找麻烦的!

    她冷笑一声:“他们这是乱操心,现四位藩王,有两位都是皇上的亲兄弟,兄弟连心,才能保住赵家的江山,他们外臣自是不希望如此,藩王强大了,地方官势必要削弱。佑樘,你别理会他们,你二叔,三叔一心为国,打退了多少次外夷?你二叔甚至都负伤了十几次,他们安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