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太子监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过皇帝身边的近侍就遭殃了。

    只一夜功夫,死了十几个,还有一些,命虽然还在,活罪难逃,一时宫人人心惶惶。

    珠兰一大早就在与宝兰说这个。

    他们这些奴婢,最希望的是得到主子重用,但最怕的却是被主子连累。

    因为往往很多事情,是主子吩咐的,但到最后背黑锅的都是他们,主子丝毫无损,死的也是他们。

    钟嬷嬷淡淡道:“有什么好说的,跟哪个主子全靠运气,这人啊,生来就是这样,自个儿能怎么办,要我说,咱们命都算不错的,跟着冯贵人呢。”

    宝兰,珠兰连忙点头:“嬷嬷说的是。”

    冯怜容呢,很好伺候,几乎没有脾气,只让她吃好喝好就行了,平日里要求也不多,最多叫她们陪着下下棋什么的。

    外头银桂听见,笑着进来插嘴:“岂止不错呀,现今我出去一趟,遇到好些宫人,他们都主动来搭话呢。”

    钟嬷嬷不免得意:“那是,谁叫咱们贵人受宠,不过你们在外头注意点儿,有句话这么说的,树长太高的话,总是容易被大风吹倒,咱们贵人就是,你们别惹什么麻烦,哪个不长眼的要你们在贵人面前提这提那的,一概别理会!”

    四个宫女都应了声是。

    钟嬷嬷很满意,又出去跟大李小李等四个黄门耳提命面一番。

    她可是见过很多所谓得宠妃嫔的下场,没几个好的,虽说现在贵人很得太子的心,可谁知道以后呢,钟嬷嬷见识过太多的变数,有些得宠个两三年,有些得宠个个把月就没了。

    钟嬷嬷虽然时常处于高兴中,可也常常保持着警惕。

    最近冯怜容离生产越来越近,钟嬷嬷其实也很担心呢,只怕她猜想的那桩事会发生,可她也不敢跟任何人提起,万一被冯怜容知道,会动胎气也不一定的。

    钟嬷嬷微微叹了口气。

    这会儿,冯怜容起来了,她现有喜,也不会定时起床,但也不能太晚,耽误了早膳,所以基本在巳时前肯定会起。

    钟嬷嬷忙叫银桂去传早膳。

    冯怜容还跟往常一样,先是与肚里孩子交流几句,这才拿起筷子开吃,只吃到一半,银桂在外头说,阮贵人来看她了。

    “就说我不便见客。”冯怜容吩咐。

    银桂与纪嬷嬷说了。

    阮若琳听见,气得一张脸发红。

    她才看见那些宫人端了早膳进去的,那肯定冯怜容是要用的,怎么竟然说没空?

    她眯起眼睛,恼怒道:“我都闻到饭香了,你们贵人不正在吃么?”

    冯怜容听见,在里面道:“我不喜欢别人打搅用膳。”

    声音直传到外面,阮若琳转身就走了。

    钟嬷嬷跟四个宫女都很奇怪。

    其实冯怜容并不是谁都不见的,像孙秀来,她每回都见的,只一旦是阮贵人,她总是各种借口。

    不过也好,钟嬷嬷心想,这阮贵人瞧着就不是善茬,一次次来,指不定为是要做什么坏事呢。

    冯怜容则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确实害怕阮若琳,当初阮若琳一直不得宠,性子就有些疯疯癫癫,才会去害别人孩儿,现在兴许还没到那个时间,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仍是这样,她不敢冒险。

    她伸手轻轻抚摸肚子,她的孩儿,她是一定要保护好的。

    等到冯怜容用完早膳,黄益三来了,说太子今日开始要早朝,故而最近都不得空来,叫冯怜容好好养胎,别胡思乱想。

    这话里意思,不是太子不宠她了,只是忙不过来。

    冯怜容开心的啊,笑嘻嘻道:“知道了,叫殿下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劳累了。”又问黄益三,“那泡酒喝完没啊?”

    “也不太多了,奴婢昨儿才看太子喝的,还有这么点儿。”黄益三比划了一下,坛子里就只两三寸高。

    冯怜容心想,那又得泡点酒了。

    等到黄益三走了,她就让金大夫来一趟,开了方子让大李小李买药材,她闲着,叫珠兰磨墨,自个儿练会儿字。

    她的字算不得丑,不过她心想孩儿生下来了,太子那么忙,她总要多花些时间在孩子身上,那教写字是起码的,她觉得她现在的字不太好意思拿出手。

    结果照字帖写到两行字,“不辞横绝漠,流血几时干”时,她的手一顿,笔尖压下来,染了好大一块黑墨。

    珠兰惊讶道:“主子,怎么了?”

    冯怜容抬起头,看着珠兰,暗道不好,她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成泰三十八年,那年也是太子监国,发生了一桩大事呢。

    太子此时在朝堂上已经待了一会儿了,这龙椅,他还不能坐,故而坐在侧边,这会儿底下大臣在议论朝贡国哈沙被附近真罗侵占土地一事。

    有些大臣支持管。

    有些大臣不支持,说哈沙平日里态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