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病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太子一惊,连忙往乾清宫而去。

    其实皇帝是在永安宫晕倒的,那永安宫是惠妃住的地方,虽说太医来时已经收拾过了,可太医们是什么人,一下子就摸出来了,皇上正是才经历过鱼水之欢。

    现皇太后十分生气,已着人把惠妃看管起来,也把皇帝移到了乾清宫。

    毕竟这事儿传出去,有损皇家体面。

    太子来得时候,皇后也已到了。

    他们二人都不知内情,询问皇太后。

    皇太后不可能说实话,只道:“皇上这年纪,总是有些小病小灾,太医们还在看呢,想必是没事儿的。”

    她语气虽是轻松,可那担忧还是藏不住。

    皇后,太子忙安慰几句。

    不一会儿,皇帝另外几个孩子来了。

    皇太后抬头看去,竟然见到胡贵妃也跟着三皇子,四皇子一起过来,她的脸色一沉,说道:“哀家可没有召见你。”

    胡贵妃哀求道:“太后娘娘,就让妾身瞧瞧皇上罢,要不,妾身在外面儿等,只要皇上无事,妾身自会回去的。”

    三皇子,四皇子也一样用恳求的眼神看向皇太后。

    皇太后暗地咬了咬牙。

    这胡贵妃她早晚得收拾,只现在好像还不是时候,她压下怒气,说道:“既然来了,那也罢了,坐着罢。”

    胡贵妃谢恩,小心翼翼坐在下首。

    三皇子,四皇子一左一右立在她后面。

    皇太后见状,眼睛微微眯了眯,但到底还是没出声。

    屋里一时静默。

    太医们好一会儿才出来。

    皇太后忙问情况。

    几个太医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朱太医说道:“皇上这身体需得好好调养了,这段时间务必要静休,切勿再主持早朝,过多批阅奏疏。”

    那可不是小病了。

    皇太后看朱太医目光闪烁,心知还瞒着事儿呢,不好当面说,就把朱太医叫到里间,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她才问。

    朱太医叹一声:“皇上服用过药物,恕小人直言,皇上这年纪已是知天命了,可还沉溺女色,委实不应当……”

    皇太后大怒:“这些宫人无法无天了!”

    她不是不知道药物的事情,此前也处置过一些宫人,结果竟然还有人胆子那么大给皇帝寻来。

    皇太后的脑袋直发疼。

    她这儿子,她最了解不过,因国家大事儿不太需要他操心,加之生性浮躁,人到中年,越发是不能自律了,不然又何来胡贵妃这等宠妃,日夜混在一处风流。光这一个还不够,别的但凡美一些的,也都临幸过,只忘得也快。

    可加起来多少人了,皇帝就一个,能行?

    皇太后慢慢坐下来,沉默好一会儿才道:“可有得治了?”

    朱太医道:“只要皇上修身养性,还来得及。”

    皇太后松了口气:“那就这样罢,该开的方子你都开了。”又顿一顿,“今儿皇上也是吃了药?”

    朱太医点点头,就是吃了药才龙精虎猛啊,但这力气是借药力上来的,一用完,人就垮了,日积月累,自然是受不得。

    皇太后摆摆手让朱太医走了。

    皇帝也醒了,众人都进去慰问。

    不过只片刻功夫,皇帝就以劳累的借口,把他们赶出来,皇后等人连话都没有说上。

    只有皇太后了解内情。

    他这儿子没有失忆,知道自己是怎么晕的,这不也觉得羞愧么,不好意思面对家人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皇帝只见皇太后一个,他感激皇太后把他抬到乾清宫来。

    皇太后少不得训诫几句,若是往常,念及他的身份,皇太后是不会如此的,可今儿她也是恼火之极。

    皇帝被说了,自然也不太高兴,可到底还是听完了,说道:“母后说的是,是朕的错,不过朕见母后,乃是为国家大事。”

    皇太后心想,竟然还记得这个呢,也不算太昏头!

    她心里早有主意:“皇上要静养,可文武百官不能少了主子,我看就让佑樘暂代皇上罢,也好让他多多学习,看看皇上往常是如何掌管一个国家的。”

    皇帝其实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要杨大人来做监国大臣,毕竟杨大人有经验,平时好多重大事情也是他决定,而太子才几岁,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做得好?

    皇帝皱眉:“朕看不妥。”

    皇太后道:“怎么不妥?那皇上想要谁来呢?”

    “自然是杨大人了。”

    皇太后冷笑一声:“杨大人这年纪不比哀家小罢?哀家自问也活不了多久,这杨大人的身体又能好得到哪儿去?皇上,似他这种大臣,世间少有,如今全权交给他处理,皇上是想累死杨大人那,以后皇上身体好了,再去依靠谁?”

    皇帝回答不出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这杨大人也是七十好几的人了,走路都有些颤巍巍,只怕精力确实跟不太上,皇帝想一想道:“那李大人也行啊。”

    皇太后一拍桌子:“皇上是想把一整个国家交给这些大臣了是罢?佑樘可是你儿子,你竟不信他?”

    “朕也不是不信。”皇上忙解释,“只是佑樘没有什么经验,朕也是怕他搞砸了,这可不是小事。”

    “他山东大旱不是处理的挺好?我看佑樘完全可以胜任。”皇太后不肯退让,“如今皇上要养病,竟然宁愿相信外臣,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儿子,叫文武百官如何看待佑樘?即是如此,当初又何必立他为太子?再怎么样,也该是佑樘,李大人等人不过是臣,最多也就起个辅佐的作用,如何能代替皇上掌控天下?”

    她步步紧逼,皇帝慢慢躺下来道:“朕也累了,不与母后再争辩,既然母后觉得佑樘可以,那就让他试试罢。”

    皇太后这会儿又柔声道:“哀家也是为咱们皇家着想,这人的贪心可说不定,皇上一旦放权,以后要收回来也难说,太子再如何,那也是皇上的儿子。”

    皇帝想一想也是,比起大臣,他这儿子可听话多了。

    “母后说的是。”皇帝这回真想通了。

    皇太后便叫他养好身体,又叮嘱外头守卫,不准任何妃嫔进入。

    朱太医都说了,现在不近女色还能挽救,再放任下去可难说,皇太后还是关心皇上的,毕竟那是她的儿子,虽然不是很合心意,但她也不愿他真的出什么事情。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