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醉翁之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太子妃一直没有说话。

    李嬷嬷着急,忙上前道:“殿下,娘娘……”

    “退下!”太子喝退她,仍是等着太子妃回应。

    李嬷嬷虽然没能把话说出来,可也提醒了太子妃,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既然祖母如此说了,妾身自然也听从。”她说着,想到这几个月的期待,未免痛苦,凄声道,“若孩儿在妾身身边长大,妾身必会把他当成亲生孩子一般看待的。”

    太子听到这句,心头又忽生怜悯。

    当年那孩子若保住了,如今早已会说话了罢?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他这妻子虽然不得他的心,可也未必不苦,天底下哪个女人不想要自己的孩子?

    在这一刻,太子原本对太子妃的不满消散了一些。

    太子站起来道:“你听朱太医的,好好养着身体,以后定然会有孩儿的。”

    太子妃一怔,她抬起头看他。

    他眼里有安抚之意。

    太子妃的眼睛忽地就红了。

    刚才所有的难过好像都没有了,什么话都比不上太子这一句来得重要。

    她拭一拭眼睛,嘴角却满是笑意的道:“妾身定会养好身体的,不让殿下失望。”

    太子点点头,转身走了。

    从内殿出来。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累。

    先有皇太后,后有太子妃,都需要他应对得当,作为一个男人,太子当真觉得妻妾成群不是一件好事。

    见他面有倦色,黄益三轻声道:“殿下要不要去歇息会儿?”

    太子嗯了一声,结果去的方向竟然是扶玉殿。

    这时候已是接近黄昏了,冯怜容正要享用她丰盛的晚膳呢,就听说太子来了,她连忙站起来。

    太子一句话不说,几步去了里间。

    冯怜容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她看向黄益三跟严正。

    两个小黄门其实也不知道,可既然太子来了,定是要见冯贵人,当下只示意她跟进去。

    冯怜容这就去了,钟嬷嬷往里探了探头,只见太子竟然躺在冯怜容的床上,钟嬷嬷这惊得,差点一颗心跳出来,这不合规矩啊,太子不能这会儿,在这里,叫主子侍寝罢?

    可她也不敢进去,只面色紧绷的立在外面。

    冯怜容看到太子躺着,也是惊吓,坐到他床头问道:“殿下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这,这是要……”

    太子轻声道:“过来。”

    冯怜容心想怎么过去啊。

    “躺着。”太子又道

    冯怜容哦了一声,顺从的脱了鞋子躺他身边。

    太子伸手就把她搂在怀里。

    冯怜容奇怪的要命,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可是她感觉太子好似也不想说话,便也不开口,结果只安静片刻,冯怜容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咕”的叫起来。

    自打孩子有四个月之后,她胃口不像以前忽大忽小了,而是非常的大,她这不本来就要吃饭呢,没吃成,肚子自然就不乐意了。

    可冯怜容怕惊醒太子,急得要死,拿手轻拍肚子,小声道:“别吵啊,一会儿给你吃,别吵。”

    她嘟嘟囔囔的,太子噗的笑起来。

    冯怜容忙道:“妾身不是故意的。”

    “你故意吵醒,看我还饶你?”太子仍是躺着,声音有些飘忽的道,“你知道今儿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冯怜容忙问,难怪太子不太正常,那应是大事了。

    太子却又不知如何说了,忽地叹口气道:“算了,也没什么。”

    冯怜容听出他的疲倦,柔声道:“殿下是不是为此劳累了?那要不,妾身再陪你睡一会儿?”

    “再睡一会儿罢。”太子拍拍她的后背。

    冯怜容抱住他的腰就睡了。

    结果没两下,她的肚子又叫起来。

    冯怜容急得啊,又要去跟肚子里的孩子沟通。

    太子抓住她的手道:“乱拍什么啊,这肚子能乱拍?小心出事儿,算了,去吃饭。”

    他起来。

    冯怜容也忙起来,让宝兰她们摆饭。

    看这架势,太子是在要这里用了,几个宫人一阵忙碌。

    厨房那里也多炒了两个菜过来。

    二人坐下来。

    冯怜容确实饿了,只是才拿起筷子,就听太子道:“喂我吃。”

    她这筷子啪嗒就掉了下来。

    别说钟嬷嬷几个了,就是两个小黄门都像被自己口水噎到了一样。

    冯怜容茫然道:“喂殿下饭?”

    太子挑眉:“不肯?”

    原来自己真没听错,冯怜容连忙夹菜。

    今儿晚膳有锦缠鸡,玉丝肚肺,龙眼白淞,蒸鱼,猪肉竹节汤好几样,冯怜容拿起调羹,最底下摆蒸香稻米,中间摆一片肚肺,一块鸡肉,上头再摆白淞,这鸡肉罢,也是挑三拣四一番,选着最嫩的腿肉,一起送入太子嘴里。

    她每一调羹都仔仔细细的,还不带重样,一会儿底下摆鱼肉,中间放点儿油菜,上头再放些稻米,一会儿又上面摆萝卜丝,中间摆饭,底下摆猪肉条。

    太子吃了几口,说道:“以后孩儿生下来了,可不准这么喂。”

    冯怜容一脸不明。

    “慈母多败儿。”太子道,“让他该怎么吃怎么吃。”

    冯怜容:“……哦。”又问:“那喂殿下?”

    “继续。”

    冯怜容又喂了几口,太子才自个儿吃饭,不然像她这样精细,等他吃饱,饭菜早冷了。

    二人用完,冯怜容瞧了太子好几眼。

    她实在不清楚太子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竟然叫她喂饭呢。

    不过她挺高兴的,喂太子吃饭这种事,也算稀奇了,以后还不定有这个机会呢。

    看她满心乐意的,一脸阳光,就是这黑夜都遮挡不住,太子心情总算好一点儿了,他为她今儿忤逆了皇太后,她也喂饭给他吃了,算是两清罢。不过还是她占了便宜,瞧这样子欢喜的,哪里像他,当时手掌心都出了汗。

    太子又想叫她侍寝了,但想想还是打消了主意。

    见他要走,冯怜容送他到门口。

    今儿没有星星,只有一轮明月高挂在空中,把宫殿染了一层银色。

    太子转身道:“回去罢,一会儿着凉了。”

    冯怜容点点头。

    太子就走了。

    结果走了好远,回头一看,她还立着呢。

    月光下,那个身影已经小小的了,小的只有他手掌那么大。

    太子忽然明白,她其实一直都在担心他,因为他什么都没有说。

    她后来也没有问。

    太子呼出一口气,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来。

    他脚步轻快的往正殿去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