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醉翁之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太子一怔。

    这句话好像一把大锤突然从天而降,砸的他有点儿手足无措。

    不过等到回过神,他才发现,这又无可厚非。

    历代妃嫔,但凡皇后没有孩子的,只要她想认养一个,底下妃嫔无人敢不从,而且也一贯遵从这个规矩,不然当初他也不会交给皇后来养大了,他的生母可是在他七年那年才去世的。

    如今他的孩儿也是一样,谁让太子妃无子呢。

    所以皇太后的要求,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皇太后继续说道:“佑樘,人无完人,嫣儿再怎么样,她总是一心为你的,孩儿交到她手里,没有什么好不放心。那冯贵人到底年纪轻,也还不懂事呢,这等时候,怎么好来伺候?再过几年,应是会明白些事理,到时候她再生个孩儿,自然也就能养好了。”

    皇太后对昨儿那事儿仍是不满,她跟太子妃想得一样,太子不是只有一个贵人,为何非得要冯贵人侍寝,因为前车之鉴,她心里也担心冯贵人会成为像胡贵妃一样的存在。

    不过她说得并不重。

    但凡能留有余地,她就不说重话。

    所以即便她那么不喜欢胡贵妃,却还是能保持好她与皇帝的感情,就因为她知道皇帝喜欢胡贵妃,她不去碰触那个逆鳞。

    然而,她这儿媳妇,孙媳妇的脑袋都不太清醒。

    一个个原本聪明大方的,结果偏偏都犯傻,也不想想,他们这等人,岂会从一而终呢?不管是皇帝,还是太子,他们注定是要三宫六院,无数女人的,作为正室,就该懂得进退有度,掌控全局。

    她当年便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才坐稳了皇后的位置,成为现在的皇太后,儿子也顺顺当当的做了皇帝。

    众人皆道先帝宠爱她,可有谁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先帝难道就没有宠妃么,不,先帝照样喜欢过很多妃子,只是,那些妃子都没能成为皇后罢了。

    太子一直没有说话。

    皇太后见他如此,心头微沉。

    没想到那冯贵人如此得他宠了,只是换成太子妃来养育,他如此果断的人,竟还会犹豫不决。

    “佑樘……”皇太后又要劝。

    太子此时道:“还望皇祖母赎罪,唯此一事,孙儿不能答应。”

    “什么?”皇太后面现怒意,“佑樘,你别儿女情长,这子嗣问题非同小可,假使当年你不是皇后养大的,如何能做太子?”她严厉道:“太子必是皇后之子,这等祖训,任谁也不能违抗的!而嫣儿无错,亦无失德,你万不能废了她。”

    太子心中一凛。

    他知道皇太后句句在理,可是却难以狠下心来,想到冯怜容轻抚肚子的表情,心里竟像被针扎了一般刺痛。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道:“孙儿自小便是被母后养大,对此再清楚不过,天下孩儿,没有一个不是想留在亲生母亲身边的,我的孩儿也是一样。”

    这话未免有些大逆不道,皇太后一下坐直身子,质问道:“莫非你在怪皇后待你不好?”

    “不,母后待孙儿很好,常教很多世间道理,最终也造就了今日的孙儿,只是……”太子目中闪过一丝哀色,轻声道,“母后却也与孙儿称不上亲近。”

    短短一句话,瞬时叫皇太后的心软下来。

    她其实又哪里不知皇后的性子。

    当年太子是她硬塞给皇后养的,就为让她坐稳位置,可是皇后显然没有把太子当成亲生儿子来养大,虽说教他成人了,可是像对待永嘉的那种感情却是没有的。

    皇太后看着太子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

    说起来,她这孙儿也是命苦,父亲不喜,母亲不爱,唯有她这祖母尚有几分真心。

    皇太后缓缓说道:“佑樘,你也别生怨气,当年唯有这样,你才能做太子!”

    太子道:“孙儿没有埋怨,也一直感激皇祖母,母后大恩,只是总有些遗憾,故而孙儿对此颇是抵触,更何况此事也不太合适。”

    皇太后询问:“怎么说?”

    太子正色道:“当年母后年近三十才养了孙儿,而阿嫣年纪轻轻,何怕以后无子?孙儿是觉得把孩儿交予她,将来阿嫣自己又有儿子,那长子该如何自处?”

    皇太后显然漏算了这一点。

    她皱了皱眉,由不得沉思起来。

    若冯贵人生的孩儿正如朱太医说的,是个儿子,把他抱与太子妃抚养,将来被立为太子,以后太子妃又生一个儿子,那是她亲生的,未必就不会生出换太子的心思,那么,兄弟两个……

    退一步讲,就算暂时不立太子,两个孩子都是太子妃养大,等到懂事之后,又岂会不生出相争之心,偏偏又是同父异母,可比一般的情况来得复杂。

    皇太后不敢想下去了。

    太子乃国本,容不得半点含糊。

    除非太子妃真的生不出来,那也罢了,而现在确实是早了一些,她不过才二十二,并不是没有可能。

    皇太后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也罢,哀家其实何尝不希望你与阿嫣有个孩儿呢,佑樘,你是将来的帝王,有些事情,是要分清楚的,不可乱了伦理朝纲。”

    太子知道她在说什么,缓缓点头:“皇祖母的话,孙儿铭记在心。”

    别说他只是太子,就是帝王,他的父亲,要立一个太子也不是随心所欲,到最后,还不是为大臣左右,立了他么?

    他虽则年纪轻轻,却早已明白人生的无奈,所以很多时候,他也只能忍,只有忍过去了,将来他才能君临天下。

    祖孙两个说得一会儿,皇太后乏了,太子告辞。

    他直接去了内殿。

    太子妃心里有数,笑眯眯的迎上来道:“殿下怎么这会儿来了?”

    太子也是一笑:“刚才祖母与我说话,提起冯贵人的事情。”

    “哦?”太子妃略一顿,嘴角微露喜意,问道,“什么事儿?”

    太子看她一眼,坐下来道:“这段时间你对冯贵人很是关心,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祖母夸你贤惠,是辛苦你了。”

    太子妃谦逊道:“那孩子可是殿下的孩子,妾身如此,也是应当的。”

    太子道:“祖母还说,这孩子生下来,便由你养了,你觉得如何?”

    他单刀直入,有些突然,太子妃心想,凡正室无子,妾室生下来的,哪个不是由正室来养,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遂回道:“既是皇祖母的意思,妾身莫有不从。”

    她丝毫不曾犹豫,夺人孩儿,面色不改。

    太子眸色微沉。

    他的母后再如何,却不似太子妃,当年也不是主动要养他的,即便养了,也时常让他去见一见他的亲生母亲,而他这太子妃却不见得会有这等宽和。

    她这段时间精心养护冯怜容,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为那孩儿呢!

    太子挑一挑眉:“不过祖母又改变主意了,这孩儿还是由冯贵人来养大。”

    太子妃的脸色瞬时就变了。

    早在很久前,她就明白皇太后的心思,知道这孩子必是要给她养的,所以她待冯怜容无微不至,就是希望她能顺利生下来,谁想到太子竟然说皇太后改了心意。

    她的手不由自主按在桌面上。

    李嬷嬷立时为她捏了把汗。

    她看得清楚,刚才太子是为试探太子妃呢,如今只要太子妃露出理解之色,也便罢了。

    可太子妃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