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打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准备边赏花边听曲儿了。

    结果有宫女回禀,说胡贵妃染病卧床,不能前来,请太后赎罪。

    皇太后慢条斯理道:“胡贵妃这病病得挺久啊,倒是有十来天了。”她命宫女,“请朱太医过去瞧瞧。”

    到场的妃嫔听到的,有些就在偷笑。

    谁不知道胡贵妃这病是为什么呢,不过因皇上没喝她的汤羹,又被永嘉公主气到了。

    这朱太医去瞧,只怕胡贵妃又得灌下不少苦药呢。

    皇太后手一摆:“都坐下罢,或有爱看的花儿的,自看去。”

    她话说完,立时就有丝竹之声响起。

    皇太后四处看看,只觉园子里花木茂盛,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心情也颇是不错,她跟皇后道:“前几日皇上还提起安庆的事情,说是该嫁人了,你猜他提的谁?”

    “谁?”皇后询问。

    皇太后又不直说,只道:“原本这事儿皇上该先同你说,你现在一无所知,心里可也舒服?”

    皇后笑了笑:“又不是我养大的,横竖有母后做主呢。”

    皇太后真是恨铁不成钢:“是有哀家呢,不过哀家能活几年却是未可知,到时候,你也如此?可是要把位置让给胡贵妃呢?你真要有这个心,索性趁着我还在,就给做了主,叫她当皇后了!”

    皇后心头一震。

    她坐着,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这十几年,她是对皇上越来越失望,可是说到甘心,又如何甘心?

    她只是把这爱恨都吞下去,不想再记起来。

    然而,皇太后这句话却还是触动到了她。

    这些年,她不问世事,都是皇太后一力处置的,可是皇太后也老了。

    她抬头看看自己的表姨,见她两鬓都已经花白,自己却还在一直依赖她,虽说当年是她要她做了太子妃,然而,爱上太子,却不是他人强迫的,也正因为有这爱,才有后来的恨。

    不然任他多少女人,又如何?

    这宫里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

    皇太后道:“就这件事儿,你与皇上去说说罢,我看西宁侯的儿子宋让不错,原先说的长兴侯,这不住的远么,以后要见一面都难得很,皇上想必也不舍得。”

    皇后这回没有拒绝,应了一声。

    皇太后心道果然说自己要死了,她才肯动一动,不过也还来得及,胡贵妃正瞎闹呢,她被宠了这些年,连轻重都分不清了!

    过几日,皇后果然就去皇上那里。

    听说她来,皇上很是惊讶。

    他这个妻子,已经不理会自己多年,皇上挺客气,甚至站起来迎接她。

    皇后进来,淡淡道:“皇上,妾身有事要说,是关于安庆的。”

    她说话一直都这样,从不拐弯抹角。

    皇上这脸也拉了下来:“安庆怎么了?”

    “母后同妾身说了,皇上看不如……”皇后说着,忽地想到皇太后,又想到自己的女儿永嘉,这心里就很纠结,她哪里不知道她们的期望,只是她能做到么?

    皇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皇上。

    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也老了些,仔细看的话,鬓角都有白发,她微微叹息,也许,这些事是该有个了结了,如今他老了,她也老了,是不是不该再抓着旧事不放?

    皇后就笑了笑,顺势坐下来:“毕竟是咱们儿女的事情,以后安庆嫁出去了,皇上也是希望常见到她的罢?”

    她这一笑,仿若回到当初。

    皇上发怔,他有多少年没见过她笑了?

    怎么她这年纪,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皇上的表情立时也变得柔和了一些:“那皇后的意思是?”

    “母后与妾身都觉得西宁侯的儿子宋让挺合适的,皇上您看呢?”

    “宋让。”皇上唔了一声,“朕再考虑考虑。”

    其实论到显赫,自然是长兴侯府更加好一些,所以皇上起先才看中的,不过这西宁侯么,也差不了多少,他看着皇后道:“皇后午膳还未用罢,不若跟朕一起?”

    皇后一听,这心里就犯恶心了。

    不过来说一说事情,她还没想要跟他吃饭呢!他难道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皇后道:“不吃了,妾身最近胃口不好。”

    她站起来,告辞走了。

    皇上原以为她是来示好的,结果又一次被拒绝。

    想想他这辈子,被皇后拒绝多少次了?就为宠几个妃子,可哪个帝王不是如此呢,就她醋劲那么大!

    皇上也火了,砸了个东西。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