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过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要换做以前的冯怜容,这会儿可能会害怕,可她死过一回了,要说现在能让她害怕的人,算起来,怎么也轮不到安庆公主。

    冯怜容笑了笑道:“我没踩,故而也不需要公主饶命。”

    她看钟嬷嬷一眼:“咱们走罢,久了,娘娘会等呢。”

    钟嬷嬷眼睛瞪的老大,没想到她主子气势很足啊,与安庆公主说话,丝毫都不胆怯的。

    她不由想起冯怜容刚入扶玉殿的头一天,那会儿她胆子多小呢,像个小兔子一般,现在不过才几个月而已,与当时已不像同一个了,不过这是大好事!

    在宫里,你弱小,别人就敢骑在你头上。

    如今怎么着,自家主子也算得太子喜欢的,怕什么?

    钟嬷嬷扶着冯怜容的手,挺着胸就往前走了。

    安庆公主气得银牙暗咬,叫道:“你给我站住!”

    冯怜容理都不理,像是没听到一样。

    孙秀跟小钟嬷嬷面面相觑,也跟着走了。

    安庆公主没法子,总不能还叫宫人拦着罢,比一比,两边宫人的人数也差不多,难不成还能打架?可她又不甘心,一路就跟过去,一直到东宫内殿。

    阮若琳已在这儿了,正坐着吃瓜子。

    太子妃也刚来。

    冯怜容几人上去行礼。

    这还没开口呢,安庆公主就上来道:“大嫂,冯贵人踩了我的猫儿了!”

    太子妃眉头一皱,问冯怜容:“可有这事儿?”

    “没有,妾身没踩。”冯怜容道,“刚才大家伙儿都在呢,若是猫被踩了,自然看得见的。”

    安庆公主哼了哼道:“你们定然是互相偏帮了。”

    跟这种不讲理的公主,冯怜容没话好说,只等太子妃裁决。

    太子妃淡淡道:“既然冯贵人说没有,便是没有了,二妹,你这猫儿要真哪儿伤着了,不若寻个兽医看看?”

    安庆公主倒是有些惊讶,太子妃竟然没有趁她的意。

    她原想着,这冯贵人既是陪太子看日蚀的,怎么着,太子妃心里也应不喜欢她罢,怎么她把刀递到太子妃手里,太子妃竟然也没有接?真是奇了怪了。

    安庆公主气呼呼道:“我会看着办的,不过这事儿没完!”

    她恶狠狠瞪冯怜容一眼,转身走了。

    冯怜容被这无妄之灾也弄得不大欢快。

    太子妃这会儿道:“去园子里走走罢,今儿天气不错。”

    几人就去御花园。

    这园子,冯怜容也难得来,她们这些贵人,平常都是在扶玉殿,轻易不太出门的,倒是听说皇上那些妃嫔是常来赏玩,现今园子里的花陆续都开了,确实好看,各色的花儿都有,那香味,纷纷往鼻子里钻。

    阮若琳走在最后面,她最近情绪有些低落。

    毕竟太子一直也没见她,她是怕自己就此便不行了。

    太子妃同她们说了几句,几人来到一处亭子时,她回头说道:“你们入宫也差不多有半年了,不似才进来的,有些事儿心里要有个谱儿。”她扫了冯怜容一眼。

    真正的目的来了,哪儿是赏花,分明是来听训诫的。

    冯怜容垂眸。

    就听太子妃说道:“殿下还年轻,以后你们伺候着,要分得清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别只知道一味的顺从殿下,所谓贤良,你等也是一样的。”

    冯怜容听着有些刺耳。

    这日蚀的事情才过,就提这一茬,分明就是在指她。

    阮若琳瞧冯怜容一眼,恭敬着问太子妃:“娘娘,那若是有人犯了错,娘娘能说说怎么惩治么,也好有个警示。”

    太子妃挑了挑眉:“得看什么事儿了,我今儿也是提醒你们,别忘了自己的本分。”

    阮若琳道:“妾身自是不忘的。”

    冯怜容还记得年前,阮若琳是怎么骄纵,这回对着太子妃,倒学会示好了。

    孙秀也投来同情的目光。

    这些事情,冯怜容以前见得不少,只是从没有与她扯上关系,现只是被太子赏了几次,这就扯上了。

    她也没做什么反应,与孙秀一样,应了声是。

    回去时,钟嬷嬷脸色就不太好。

    果然来的时候还是想的太顺当了,以为喊了别的贵人,就不是针对自家主子,其实还不是一样呢,为拿主子做个范例,只幸好是提一下,没有说单独拎出来责备的。

    可这要下去,怎么得了?

    钟嬷嬷也来同冯怜容讲:“以后得收敛些,下回殿下再叫主子去,主子也注意着些。”

    “怎么注意?”冯怜容问。

    钟嬷嬷答不上来了,总不能让自家主子故意伺候的不好罢?

    这种事,傻子才干呢!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