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安庆公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皇后听到这话,反应不大。

    永嘉公主就把刚才的事情告诉皇后。

    “父皇都没有见她,这回定是生气了。”她嘻嘻一笑,“胡贵妃当自己是什么呢,父皇再怎么宠她,她也不过是个妃子,她儿子再怎么样也当不得太子的。”

    皇后看她眉飞色舞的,勉强笑了笑。

    她对皇上已经死心,胡贵妃受不受宠,她不想知道。

    永嘉公主见她如此,不免伤心。

    她千方百计得父皇喜欢,最后是为了谁?

    可是她的母亲,却一点斗志都没有了!

    幸好皇太后不似皇后这般,奖励了她,送她一匣子走盘珠,她才不至于哭鼻子。

    “是诸暨上供来的,你自小就喜欢这个,拿去做副头面罢。”

    永嘉公主打开一看,只见里头珠子个个都是浑圆的,大的有大拇指头那么大,小的跟小拇指头差不过,白色,米黄色,粉红色的都有,她很喜欢,笑着道:“谢谢祖母。”

    皇太后柔声道:“你也别怪你母后了,你母后为你,可算是尽心的。”

    永嘉公主嗯了一声。

    只是在她嫁人后,母后更是一蹶不振。

    她看不得如此。

    她不想胡贵妃这辈子都得逞!

    永嘉公主忽地笑眯眯道:“皇祖母,二皇妹是不是该嫁人了?”

    皇太后斜睨这孙女儿一眼:“今年十六了,你这么一说,是该要嫁人,不过胡贵妃把她当个宝似的,寻常也不上我这儿来,你看看,哪里有你这么懂事。”

    永嘉公主笑道:“皇祖母,二皇妹不知道孝敬您,可您不能与她计较呀,她这婚事还是要您来操心。”

    “我是得琢磨琢磨,不过还得看你父皇的意思。”皇太后知道永嘉公主人小鬼大,自打她出生后,就与胡贵妃斗得不死不休的,只是最后也没能分出个胜负。

    要问皇上,哪个更宠些,可能他自个儿也说不清楚。

    永嘉公主高高兴兴得去看她的太子皇弟去了。

    冯怜容这会儿正在看棋谱。

    宝兰给她摆棋局,做她对手,倒是输了两局了。

    见她笑眯眯的,钟嬷嬷最近却为她的任性颇为失意,便说道:“宝兰懂什么下棋呢,主子要厉害,不是奴说,怎么也得要个两三年不是。”

    冯怜容嘴角抽了抽。

    这钟嬷嬷记仇呢。

    她哪里不知道自己棋艺不行,这不假装自个儿是高手,高兴一下么,她天天这么闲着,自得其乐容易么?

    钟嬷嬷还要说风凉话。

    冯怜容一生气,就把棋子给甩了。

    钟嬷嬷又有些后悔,陪笑道:“奴是开玩笑呢,主子,主子你日日看棋谱,哪里会不进步呢?下回再跟殿下去下棋,殿下肯定也得夸主子的,来来,继续玩罢。”

    冯怜容看看她,这是骂人又给吃颗枣子?

    钟嬷嬷是真把她当小孩儿看。

    冯怜容道:“宝兰你下去罢,钟嬷嬷你来摆棋局。”

    钟嬷嬷就呆住了,她好歹是嬷嬷,不是。

    “老奴这……”

    “来摆。”冯怜容小脸一板。

    钟嬷嬷只得坐上去。

    只是这手还没摸到棋子呢,太子妃那里来人传话,说叫她一起去赏花。

    冯怜容怔了怔。

    她自打重生这一回,太子妃也就早上见见她们,其他时辰从来不会这样的,这有点儿诡异啊。

    钟嬷嬷也奇怪,问道:“别个儿贵人可叫了?”

    来人说也叫了。

    钟嬷嬷松口气,对冯怜容道:“幸好不是叫主子一个人,奴担心呢,都说树大招风,主子这一连得了殿下三回赏,娘娘心里定是不太快意的罢?主子觉得呢?”

    冯怜容心说这还用问么。

    喜欢才叫奇怪呢。

    只不过,做了太子的正室,又有什么办法?就像她,她也不甘心为人妾室,谁知道就被选上了,就是死了重活了,还是妾室,她这一肚子的冤也没处说。

    冯怜容叹口气。

    她懒洋洋站起来:“给我找身衣服。”

    宝兰就去了。

    钟嬷嬷想了想,不太放心,也过去给她挑来挑去的,最后选了一件湖色缠枝花的夹衫,一条月白素裙,鞋子也不是显眼的,柳黄色绣竹纹的绣花鞋。

    冯怜容一看,这比她现在穿得还要素。

    好歹是赏花啊,怎么弄的自己像个罪人,做贼心虚呢?她可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大错。

    “嬷嬷,我这是宫人呢,还是贵人啊?别过去了,娘娘都认不出我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