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日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日蚀的消息不久也传到扶玉殿。

    钟嬷嬷一大早起来,就在那儿双手合十的拜老天,冯怜容看她神神叨叨的,自然觉得奇怪了。

    “嬷嬷是在求什么呢?”她问珠兰。

    珠兰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主子,听说明儿有日蚀呢!”

    也不怪她们惊慌,实在是因日蚀的名声很不好,自古以来,只要提到日蚀,必定连带着厄运二字,就连皇上都要避着日蚀,这天一切从简呢。

    所以殿里的人都很害怕。

    唯有冯怜容很从容,她想了想,哦一声,原来是这一天了啊。

    她记得上一世也有日蚀的,她那时也害怕,生怕自己看一眼日蚀,以后一辈子都倒霉,那天宫里一切问安都停止了,她就躲在屋子里。

    现在回想起来,看不看日蚀,跟倒霉不倒霉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不看,还不是一样呢?

    冯怜容吃着金玉羹,问钟嬷嬷:“嬷嬷,这日蚀怎么看?听说光这么看,眼睛会瞎的,是不是?”

    钟嬷嬷脸色发白的问:“主子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主子还要看那?”

    “好多年才出一回的,为什么不看?”

    钟嬷嬷嘴巴张的能吞进一个鸡蛋,她几步上来,拿手往冯怜容额头上一摸,叫道:“哎哟,也不烫,主子怎么就说胡话了!”

    冯怜容道:“我就想看,嬷嬷给我问问去,怎么才能不伤眼睛。”

    钟嬷嬷死都不去,各种吓唬冯怜容。

    可冯怜容是死过一回的人,能怕什么啊,她这会儿就在跟上辈子赌气,指不定看了还不会那么早死,谁知道呢。

    然而,钟嬷嬷仍是不配合,四个宫女也是胆儿小的。

    冯怜容把羹喝光了,抹抹嘴出去外面,眼见大李在外头靠着墙头发呆呢,就叫道:“大李,你过来。”

    大李一听这温软的声音,高兴的都没魂了。

    他在这儿当差,都是听钟嬷嬷,宝兰几个的吩咐,寻常冯怜容连话都不跟他讲,这会儿竟然亲自出来喊他名字。

    大李一溜烟的跑过来,恭谨道:“主子,有什么吩咐奴婢的?”

    冯怜容问:“你知道怎么看日蚀么?”

    大李以前是个男儿,没去势前,也是到处混的,这日蚀的看法么,他听人说过,当下就道:“回主子,这容易得很,拿一大盆油就行了,到时候天狗出来,主子不要抬头,光看油,听说里头清清楚楚的。”

    冯怜容很高兴:“你说的是真的?”

    “奴婢可不敢骗主子。”

    “那你明儿去帮我办,弄一大盆油来。”冯怜容让宝兰取银子给他,“剩下的就给你了。”

    大李谢了,连说办妥。

    钟嬷嬷在屋里大呼小叫,劝冯怜容不要看。

    冯怜容不理她。

    结果钟嬷嬷中午还抗议,说不吃饭了。

    冯怜容还是不理。

    钟嬷嬷呢,人是不坏,可她以前这几年,都是钟嬷嬷叮嘱她要这样,要那样的,一直到她去世。冯怜容心想,这辈子她不要钟嬷嬷管了,可是钟嬷嬷必定不愿意,那这次就当给钟嬷嬷提个醒儿。

    她是可以不管钟嬷嬷死活的,哪怕钟嬷嬷不吃饭,她也不会屈服。

    这天下,本来就不该奴婢管着主子啊。

    虽然这奴婢打心眼里是为主子好。

    冯怜容叹一声,继续看棋谱去了。

    钟嬷嬷气得头疼,眼见她打定主意,最后没法子,晚饭还不是照样吃进肚子。

    后来孙秀听说她要看日蚀,也是来劝,可冯怜容仍是没有改变主意,孙秀不敢看,也就管不了了。

    到得第二日,大李去东宫膳房弄油,厨房的奉御孙俞便问怎么要这么多油,虽说宫里油不算精贵的,可这也太多了。

    大李就说冯贵人要看日蚀,这话把孙俞吓一跳。

    大李把银子掏出来:“您说这油要多少银子,这些足够了罢?”

    孙俞笑了笑:“要什么银子啊,李小弟,你就把这油拿去罢,反正多着呢,就记得给我在冯贵人面前说个好,你看成不?”

    他们膳房平常也没什么人好高攀的,孙俞给冯贵人热过蹄花,反正他知道太子就只赐过冯贵人一个人吃食,这也是不同罢。

    他舍点油算什么。

    大李想一想划算,便答应了,端着油回去。

    结果他没走多久,黄益三又来要油。

    孙俞这回不太奇怪,问道:“莫不是殿下也要看日蚀?”

    黄益三是太子身边的随侍,反倒是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冯贵人身边的小黄门也来要油了,就是说冯贵人要看日蚀呢。”孙俞笑道,“冯贵人胆子还挺大的。”

    黄益三点点头:“那你这儿油还够不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