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讲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眼见天儿渐渐暖了,冯怜容便让珠兰叫大李折一些梅花来。

    这儿虽是皇宫,可一入冬,也是显得阴沉沉的,非得到春天,整个宫殿才亮堂起来,柔和起来。

    再摆些花,便更叫人喜欢了。

    珠兰很快就拿了好些梅花回来,有淡红的,有黄的,还有一些绿叶,笑眯眯说道:“奴婢想着光是花儿不好看呢,就叫大李还摘了绿叶。”

    伺候冯怜容的除了钟嬷嬷,四个宫女,还有四个小黄门,李善平,李石,方英孙,曹寿,那两个姓李的,就被称为大李,小李。

    “是不好看啊,幸好你想到叫他摘叶子。”冯怜容夸道,“真聪明,这糖醋胡萝卜赏你了,吃去罢。”

    现在也没什么水果,胡萝卜用盐腌一下,再烘干了,吃时拌些糖醋跟酒,那是很好吃的,酸酸甜甜,十分爽口。

    冯怜容就拿这个当零食。

    珠兰谢了,把胡萝卜端走,叫上宝珠,金桂,银桂一起吃。

    冯怜容在那儿插花玩。

    红的插一支,黄的插一支,再配些嫩嫩的绿叶,也是好看。

    混到晚上,小钟嬷嬷来了。

    冯怜容刚吃了晚饭,正在院子里散步消食呢。

    钟嬷嬷奇怪,问道:“怎么不伺候你主子那,跑来这里?”

    小钟嬷嬷笑得那是一个得意:“刚才黄门来接咱们孙贵人啦,你们没听见动静那?”

    原是炫耀来着。

    钟嬷嬷撇撇嘴:“孙贵人害怕的惨叫了还是?不然咱们为什么要听见呀?我还当什么呢,咱们阮贵人都去了两回了。”

    小钟嬷嬷哼一声:“孙贵人以后也一样的。”

    钟嬷嬷就不说话了,不过在心里鄙夷小钟嬷嬷。

    他们阮贵人被召了侍寝,还被太子赐蹄花跟棋谱呢,她也没有四处招摇呀,孙贵人不过是第一次,又有什么好说的?

    钟嬷嬷扶着冯怜容的胳膊:“主子,天黑了,咱们进屋去罢。”

    她懒得理小钟嬷嬷。

    小钟嬷嬷讨了个没趣。

    冯怜容没有说话,倒不是对于孙秀被召见,有什么不高兴,说起来,两个人上辈子也算同病相怜呢,都不怎么样,以后也是看各自的运道。

    冯怜容与钟嬷嬷进屋。

    结果没过多久,银桂进来小声道:“孙贵人回来了,刚才曹寿在门口,看得清清楚楚的,说孙贵人一进来就哭呢。”

    钟嬷嬷瞧瞧天色:“这还早啊,怎么就回了?”

    上回冯怜容第一次,起码比这个晚了一个时辰。

    钟嬷嬷想到刚才小钟嬷嬷的言行,嘴角微微一挑,淡淡道:“这下那嬷嬷也要哭了,哎,就说凡事别急么,都有变数。”

    这语调少不得有些幸灾乐祸。

    冯怜容斜睨她一眼。

    钟嬷嬷又叹气:“看来孙贵人怕是触霉头了,倒不知为何呢。”

    冯怜容便想去看看孙秀,可是一想,好像又不太好,她去的话,这会儿一定不是个好时机。

    她拢一拢袖子睡去了。

    第二日早上,冯怜容去给太子妃请安,顺路就去看看孙秀有没有走。

    结果孙秀饭还没吃好,两只眼睛有些肿,像是昨儿哭了一阵子的。

    冯怜容嘴巴张了张,想问昨儿到底出什么事,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她知道自己不太擅长安慰人。

    万一孙秀说了委屈,她怎么劝她呢?

    冯怜容就只笑了笑,温温柔柔的道:“你慢慢吃啊,我等你。”

    她在椅子上坐下来。

    孙秀随便就吃了两口:“走罢,再吃就迟了。”

    冯怜容便同她一起走了。

    孙秀见她仍是一句没问,倒是憋不住,伤心的道:“我肯定在被人笑话了,以后都没脸见人。”

    冯怜容吃了一惊:“怎么了?我……”她顿一顿,“我只听说你哭过,别的都不知呢,又有什么事要被人笑话?”

    孙秀白着脸道:“殿下没碰我,就叫我回了,这事儿能不传出来么。”

    冯怜容眼睛瞪得老大。

    她们这些贵人去侍寝,旁边都有宫人记录的,以便将来有喜了对得上号,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孙秀第一天侍寝会这样。

    “那殿下叫你去做什么呢?”

    孙秀道:“下棋。”

    冯怜容心想,这不是挺好的,看来太子是喜欢下棋,便奇怪道:“后来怎么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