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大年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待到晚上,冯怜容又要用饭,刚坐上饭桌,赫然就见午时吃了一半的蹄花还在摆着,那形状看起来已是有些惨不忍睹。

    “这个怎么还在呢?”冯怜容问,她们这些贵人虽不至于很奢侈,但也不会说,一道菜还能吃两顿的。

    更何况,这还是蹄花,吃过一回,模样实在是难看了些。

    钟嬷嬷却道:“这可是殿下赏的,怎么好扔了?扶玉殿里,哪个能吃到这些,扔了可不是遭人恨么。”她把蹄花端到冯怜容面前,“奴已经专门叫厨房热过了,主子吃光了才好呢。”

    可午饭时,她已经吃得够多了。

    冯怜容皱眉:“又不是什么多贵重的,能招什么恨,嬷嬷把蹄花拿去厨房叫人热,才好笑呢,那些宫人不知道怎么说我。”

    钟嬷嬷道:“他们敢说,主子这是对殿下的恭敬!”

    听到这番言论,冯怜容无言。

    恭敬什么呀,她觉得跟捧人臭脚一样的,后来还是没吃一口。

    但这事儿倒是在东宫传遍了。

    这日去给太子妃请安,太子妃都提起来,问道:“怎么会是蹄花呢,你瞧着不似爱吃这个的。”

    冯怜容道:“便是没吃过这道菜,当日见到就有些馋。”

    她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提晚饭的事儿,太丢人!

    阮若琳听了撇撇嘴,当真是小家子气,见个猪蹄都忍不住,后来还舍不得扔,叫厨房热了晚上再吃,真真是恶心。

    太子妃笑了笑,没有再说。

    孙秀面色却有些黯然。

    现在就她没有侍寝了,本来也不是很急,可小钟麽麽天天的说,往外探头探脑的,倒是弄得她很紧张,好似再不侍寝,以后这日子都没法过了,又听到太子赏吃的给冯怜容,心里也是免不了失落。

    但是,她很快就打起精神来,下午跑去找冯怜容玩象棋。

    她知道冯怜容喜欢玩这个。

    结果冯怜容连输了五盘,抓着她就不给跑了。

    孙秀又同她玩了好一会儿,冯怜容勉强赢到一盘才舒服些。

    她玩这个,斗争心有些强,就是很不厉害,可偏偏就是喜欢,总觉得把这个玩好的便是聪明的人,她也爱看别人玩。

    只是自己常输,弄得有些郁闷。

    孙秀笑道:“姐姐多练练就好了,其实也不是多难的。”又揉自己的肩膀,“哎哟,真是不能再玩了,我这儿都酸了。”

    “珠兰,你给她捏捏。”冯怜容夸珠兰,“她手艺好呢,跟钟麽麽学的。”

    孙秀被捏了几下,果然浑身舒服,扭过头道:“让白莲给珠兰学学,成不成?”

    谁料钟麽麽道:“那是我祖传的,学什么,我只教给这屋里的,珠兰,你可不能到处乱教啊,不然看我怎么罚你。”

    孙秀撇撇嘴:“嬷嬷还真凶呢,我跟姐姐像亲姐妹一般的,你这么见外。”

    钟麽麽笑了笑,云淡风轻似的:“只是像,要真是亲姐妹也罢了。”

    小钟麽麽看不过眼:“咱们都姓钟,往上数是一个祖宗呢,你这小气婆子,咱们还不屑学呢,主子,奴没那祖传的,一样揉的你舒服。”

    小钟麽麽胖墩墩的身子就挪过来,两只肉手给孙秀按压。

    孙秀在那儿直咧嘴。

    这两方的人,自打各自主子被选入宫,就常在一块,耍嘴皮子是见惯的,不过冯怜容不愿强迫钟麽麽,也就没提这事儿。

    等到孙秀几人走了,雪儿又来了。

    她是阮若琳跟前的宫人,不过并不是来见冯怜容的,而是跟钟麽麽说话,钟麽麽听了一会儿就把她赶走了。

    “什么事儿?”冯怜容问。

    钟麽麽没好气道:“还不是那位主儿,不是没炭了么,想出钱问咱们买,说是外头三倍的价。”她呸的一声,“臭钱还使到宫里来了,咱们能惦念她那点银子?”

    冯怜容也道:“自是不能卖的。”

    “本来就是么,娘娘都知道的,要卖了,不知道怎么看主子呢,就是手里紧,也不能贪图她这些。”

    “紧也不紧的。”冯怜容道,“一个月都有十几两呢。”说着想到什么,“宝兰,你把那些银钱都拿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