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自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的胸膛很宽阔,他的手臂也很有力。

    冯怜容的脸靠着他胸口,只觉自己好像在做梦。

    那时候,她多久没有再碰到他了啊,一直到死都没有。

    可是,现在他在抱着自己。

    “殿下?”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恍惚,“殿下是真的呀?”

    “嗯?我还能是假的?”太子笑了,有点儿怀疑她还是醉了,不然怎么会说胡话呢,他手指抚到她脸颊上。

    冯怜容感觉到他的手指,身子像被电了似的,抖了一抖。

    太子察觉,低头看她:“害怕了?”

    她记得,第一次可疼呢!

    冯怜容把头埋在他怀里,点头:“怕。”

    样子娇憨娇憨的,惹人怜惜。

    太子怔了怔,以前侍寝的没哪个会说怕啊,不过看起来,是很疼的,他摸摸她的头:“别怕啊,我会轻点儿的。”

    他伸手把她头上的金簪拔了。

    乌黑的头发落下来,又滑又软,带着淡淡的香气,冯怜容抬起头,杏眼含着水汽,雾蒙蒙的,像是黑夜里被云遮住的星星。

    太子低头就吻了下去。

    冯怜容的脑袋里轰得一声,本来还乱七八糟的,一下子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就像外面的屋顶,下满雪,白茫茫的一片。

    直到那刺痛袭来,她才找回一点儿知觉。

    她伸手紧紧抱着太子的后背,好像要把自己嵌入他胸膛一般,到最后也没有放开。

    这时已是夜深。

    冯怜容躺在那里,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太子俯身看着她问:“可有哪里不适?”

    冯怜容听到他声音,一下就把眼睛睁开来,可是刚动一下,她就轻哎了一声,人都弓了起来。

    比上一次还疼好多。

    冯怜容都要哭了。

    可这儿是太子休息的地方,像她们这种身份是不适合留下来过夜的,她对这个很清楚,双腿一屈便想坐起。

    太子皱眉道:“不是还疼么,急什么,再休息会儿。”

    “可是……”冯怜容犹豫。

    “你那么想走?”太子问。

    冯怜容连忙摇头:“不是。”

    “那就别走。”

    太子手臂一伸,把她揽过来。

    冯怜容的头靠在他肩膀上,哪里还记得什么规矩了,整个人都窝到他怀里,手抱住他的腰,就跟抱住一个软枕似的。

    太子好笑。

    这小贵人挺自在啊,一点儿不拘束,叫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两个人躺着一动不动,太子不说话,冯怜容也不说,她有个太子殿下抱着,正舒服呢,就在她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太子忽然道:“你娘后来有没有酿出好葡萄酒了?”

    冯怜容还在困着,回道:“酿出了,我入宫前,还喝过呢,很甜,有点儿酸,那颜色也好看,我娘本来说咱们家不富裕,爹不是会挣钱的,哥哥念书还要花钱,便想去卖酒来着,到时候咱们家指不定就能开个酒庄,我也能帮娘卖酒……”冯怜容说着说着就哭起来。

    可惜酒还没卖呢,她就被选入宫了,再也没见过娘亲,见过父亲,见过哥哥,连死都没有。

    冯怜容悲从心来。

    太子吓一跳,俯身看她。

    这哭虽哭,却是梨花带泪,一点儿不丑。

    他叹口气,这丫头被选入宫,估计想家里人想狠了。

    “别哭了,以后有机会,我让你见见你家人,可好?”他安慰她。

    “见我家人?”冯怜容听到这句,一双眼眸好似能蹦出天上的光来,她直勾勾的盯着太子问,“殿下,您,您说的是真的?是真的么?”

    太子下意识便道:“当然。”

    冯怜容立时就跪下来,给太子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妾身先谢谢殿下了!”

    她的眼泪还没有止住,可嘴角却已经溢出笑来。

    那模样叫人心酸。

    太子轻轻一叹:“人之常情,你收拾收拾回去罢。”

    冯怜容这会儿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可是她却不能不抓住这次机会,她道了声殿下恕罪,赶紧把衣服穿好。

    外面两个宫女一见她出来,就领着去外头了。

    太子看着她走,暗道,原先不过是随口安慰的一句,如今看来,以后倒真要兑现了,不然那丫头不知道会怎么伤心失望。

    大冬天的,越晚越冷。

    冯怜容到院子里时,牙都在上下碰着了。

    钟麽麽倒是很高兴,这待得越晚越好啊,可惜啊,还是回来了,不过像这种殊荣,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她印象里,皇上是太子那会儿,也就一个贵人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