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7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2170章

    等到尔芙一行人到别院的时候,这屋里屋外的,半点尘土都不见了。

    该赏得赏……

    尔芙不是个吝啬的人,她让诗兰将准备好的银角子和铜钱用红纸包好,庄头双份,院里伺候的仆妇一份,庄上的耆老贤孝人家送一份,这些都送完,还剩下不少崭新崭新的铜子,她又让诗兰从箱子里找出红绸带来,将铜子穿成串儿,打上漂亮精致的络子,送给庄上不满七岁的孩子们,直到将带过来的银角子和铜钱都彻底花光,她这边儿也彻底闲下来了。

    不过她还是闲不住,她总不可能忘掉自个儿过来的本来目的,招呼着诗兰将整理行李的差事交给随行过来伺候的玟慧等人负责,边说边往外走去:“走吧,咱们去后面瞧瞧怜儿吧!”

    后罩房里,怜儿小脸蜡黄地窝在炕上,旁边还有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伺候着。

    她知道主子今个儿过来,早早就让小丫头替自个儿找出干净利索的袍服换好,喝过药就靠着软枕,巴巴望着房门口的方向,一瞧见尔芙进门,更是挣扎着要下地给尔芙请安,要不是尔芙反应快,怜儿都快要折腾到地上了,她生怕怜儿不安心将养,故意板着脸教训道:“好好躺着,你这身上的伤不轻,本福晋花了好多药材才保住你的小命,你可得好好养着,不然本福晋这钱就白花了,本福晋还等着从你的月例里把银子都扣回来呢!”

    “主子,奴婢都好得差不多了!”怜儿苦笑着答道。

    天知道那些老大夫开出的药是有多难吃,她真是恨不得立刻就回府当差去。

    “别胡说了,我刚刚问过济世堂过来照顾你的宋大夫了,你这伤还且养着呢,看着是已经封口,但是内里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稍微有点大动作,你身上的那些伤口就有裂开的风险,你就别折腾了,安安心心地养着就是。”尔芙笑着按住怜儿,柔声道,她这可不是顺口胡说的,她过来之前就已经清清楚楚问过宋大夫了。

    “主子……”

    怜儿还要分说,尔芙直接摆摆手,命小丫头将炭炉上温着的药罐取了过来,亲自盯着她吃过药,又让跟着她一块从府里过来的胡太医替怜儿诊过脉,确定怜儿的身体在渐渐康复中,这才总算是松了口气,笑吟吟地和怜儿说闲话。

    不过喝过药的怜儿精神不好,只是说了一会话,便困得睁不开眼了。

    “你也别强打精神和我在这说话啦,好好躺下睡会儿,等精神好些,再让小丫头扶着你起来走动走动,刚刚胡太医说的那些话,你也是都听到了的,别不当回事!”说句实话,尔芙还真是不大会劝人,她正发愁要和怜儿说些什么,见怜儿打哈欠,竟然生出一种被解救的感觉,忙不迭地劝小丫头扶着怜儿躺好,笑吟吟地说道。

    说完,她也就直接领着诗兰等人回到正院上房里躺下休息了。

    尔芙不亲眼过来看看怜儿,她这心里就不放心,过来了、看过了,她也就安心了,这一直不知道蹲在哪里偷懒的周公就出来了,她掩唇打着哈欠,交代诗兰看好门户,整个人就都缩到了被窝里,直接睡了过去。

    等到她在醒来时,外面的天儿都黑下来了。

    “怎么不早些叫我起来呢,这一个午觉就睡了整个下午,怕是晚上就难睡了!”打着哈欠坐起身来的尔芙瞧着外面黑乎乎的天儿,招呼着诗兰点起烛台,靠坐在炕头摆着的软枕上,带着几分困意惺忪的呢喃道。

    诗兰笑嘻嘻的应付道:“主子,您昨个儿晚上都没有睡好,难得好好睡一觉,奴婢可不敢吵您。”说完,她也将屋里的几盏烛台都点起来了。

    暖暖的烛光洒下,尔芙有些不适应地眯眯眼儿,随即就趿拉着鞋子,离开了被窝。

    这趟出府,一来是她要来看看怜儿,二来也是她在府里待得闷得慌了。

    尔芙本来还想要领着孩子们一块来散散心的,但是她考虑到庄上的条件和孩子们的功课不能耽搁,只能自个儿出来转转了,而这趟出来就是为了放松的,她自是怎么舒坦怎么来了,不梳发髻、不穿礼服,虽然是晚上,她仍然是穿着柔软舒适的锦缎棉袍,下着软底小棉靴,脚步轻快地在屋子里绕起了圈圈,散散步,一会儿才能胃口大开。

    只不过她忽略了小生子被她留在府里这件事。

    等到有些单调的饭菜摆了桌,走得脑门挂汗的尔芙就哀嚎起来了。

    吃惯小生子做得那些珍馐美味,这些看起来就不甚开胃的大碗饭菜,还真是让人没食欲呢,好在她这人随遇而安,只是略微皱皱眉,便大口大口地吃起白菜炖宽粉了,正儿八经用大锅炖煮的菜,虽然看起来不好看,但是却是很入味,搭配着有些粗糙的玉米饼子,尔芙还真是越吃越香,足足吃了四块玉米饼,这才拍着鼓溜溜的肚子,撂下了筷子。

    “把我特地让你收拾起来的话本子找出来,我一会儿要看!”尔芙还真是做惯了甩手掌柜的,丢下筷子,随口吩咐一句,便又一次在房间里绕起了圈圈。

    饭后散步消食,这也是早就养成习惯的事儿了。

    尔芙这来来回回地走了有一炷香工夫,诗兰那边将碗筷都收拾好了,诗情也将她要的话本子找出来,齐齐整整地摆在了炕边的角几上,她也就直接甩掉鞋子,重新爬回到了炕上,半躺半坐地靠着软枕,捧着话本子去打发时间了。

    ------

    这边儿尔芙过得有多潇洒,府里就有多么得风起云涌。

    静思居里的李娉婷听说嫡福晋出府、一位侧福晋被禁足,直觉正是好时机,连夜去上房里见还在熬夜写功课的茉雅琦,开门见山地说起了她和李家的打算,她带着几分嘲讽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