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6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2169章

    不过这样的误会,她觉得还是要早些解释清楚的好。

    次日一早,尔芙简单洗漱收拾一番,便特地早早来到西小院等待入府授课的柳氏,耐心地坐在上房里等着书房那边散了课,笑着让诗兰将柳氏请到了上房说话。

    要不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虽说柳氏知道自个儿做的事是出于好心,但是却也知道她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会引起府中嫡福晋尔芙的不满,所以当她听诗兰说起尔芙请她过上房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不过她却也并不是太担心,不管怎么说,她不是府里头签了卖身契的奴仆,大不了就是丢了这份待遇优厚的差事罢了。

    而凭借她的才情和文采,丢了这份差事,也不是找不到下家,抱着这样的想法,柳氏的心底生出了几分舍生成仁的豪情,她对着进门来传话的诗兰浅浅一笑,柔声道:“劳烦福晋等我这么长时间,我真是不好意思,只不过我这边还有功课要交代给小七格格,还希望姑娘在此稍等片刻。”

    说完,她歉然一礼,转身回到了教课的内室里。

    虽然她不怕尔芙夺了她的差事,她却不放心留小七一个人在府里头面对可能心机叵测的继福晋,想着可能过了今个儿就再没有机会和小七说话,她将已经收拾好笔墨纸砚准备离开的小七,重新交回到了身边,低声交代着,直说得小七整个人都傻愣愣地呆滞在原地,她这才拍了拍小七的脑袋瓜儿,随着诗兰往上房走去。

    上房里,柳氏还没来得及发表她心底慷慨激昂的演说,小七就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她揽住了一副豁出去样子的柳氏,扭头看着坐在上首嘴角噙笑的尔芙,娇声道:“额娘,您和先生之间,好像是有点误会。”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误会,所以我这不是特地来解释了么!”尔芙顺势起身,来到柳氏的身边,揽住了小七的肩膀,笑着说出了请柳氏和小七一块过正院用膳的邀约。

    “福晋见谅,妾身家里头的琐事缠身,实在是无暇分身。”

    “柳先生,不必如此着急拒绝,有些事情,我想要和你仔细说说,至于你家里头那边,我早就已经安排人过去传信。”尔芙能看出柳氏眼底的戒备,她笑着揉了揉小七的脑袋瓜儿,低声说道,也不管柳氏是否已经答应,牵着小七胖嘟嘟的小手就往外走去,她相信柳氏真心关心小七的话就会追上来,如果没有追上来,诗兰也会再三催促柳氏,绝不会给柳氏掉头就跑的机会。

    左右柳氏这顿饭是吃定了,不管柳氏是否情愿。

    西小院前,两顶早就准备好的软轿,尔芙和小七同坐一顶,另一顶软轿是给柳氏准备的,现在这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了,她如果不是想要快点解决这件事的话,真是一刻都不愿意离开温暖如春的暖阁呢!

    如尔芙所预料的一般,柳氏到底不放心小七和尔芙单独相处,站在堂屋里咬了咬牙,扭头瞧了眼旁边站着等候着的诗兰,拎着裙摆就追了出来,因为太担心小七的安全,连挂在厢房门口的披风都没有穿,便直接追出了门口,坐上了早就等在外面的软轿。

    而先柳氏一步就和尔芙一块坐在软轿里的小七,并没有如往常似的赖在尔芙怀里说话,而是一直低头琢磨着柳先生留下的那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好一会儿工夫,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仰着小脑袋瓜儿,将柳氏对她说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轻声发问道:“额娘,柳先生之前说您可能会害我,她该不会是以为你对我疼爱有加是想要借我争宠吧,您刚才怎么不和先生说清楚呢,要是她去和阿玛胡乱说些什么,那怕是会影响到额娘吧!”

    “你这丫头,你觉得你阿玛是那种被人几句话就能说动的么?

    再说你这担心来的也太晚了,她都已经和你阿玛说过了,要不是你阿玛和我说起,我又怎么知道你的柳先生会对我有这么深的误会呢,该不会是你这丫头故意在你先生跟前告你额娘我的刁状,这才弄得她误会了吧!”尔芙笑着敲了敲小七的脑袋瓜儿,柔声道。

    “您留先生在家里用饭,难道是想要告诉她您的真实身份?”小七笑着接茬问道,她还是更担心额娘些,只要阿玛不会误会额娘就好,至于说额娘会不会因此不喜欢博学多才的柳先生,她倒是并不担心,毕竟尔芙留在小七的印象是很明理的,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迁怒于柳先生身上。

    对于小七的问话,尔芙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在尔芙看来,她本来的身份是什么,早就已经不是个秘密,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之前不认识她的人,也都纷纷从交好的手帕交那里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提醒,而大家都稀里糊涂地当做不知道,无非是不愿意提起而已,原因自然是因为康熙老爷子的那道赐婚圣旨,既然康熙老爷子说她是钮钴禄氏,那么她不是也是。

    至于说要不要告诉柳氏她的真实身份,那肯定是必然的选择。

    她可不希望这个误会越来越大,弄得柳氏不知不觉间就做了其他人手里的刀子,尤其柳氏是个经常出现在小七身边的人,有些话说一次,可能没有人会当真,但是如果有人经常提起,而且这个人是你很信任的人,你难免会听进心里去,众口铄金、三人成虎,这种事不可怕,最怕就是有人不断地在你重视的人身边吹些不利于你的枕头风,何况皇家血脉亲情单薄,本就不甚牢固的亲情,哪里能撑得过日积月累的闲言碎语,这才是尔芙这么快就决定去找柳氏说清楚的原因。

    小七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绝不想和小七闹得母女反目。

    这边尔芙和小七一路无话的到了正院上房里,被独自留在西小院的柳氏也很快就过来了,只不过她的心里,却并不平静,早就没了她往日见到尔芙这位嫡福晋的那份从容。

    短短时间内,柳氏想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