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江油首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就怕他们不闹事,正想好好磨磨他们的锐气呢,往日他们仗着陈贵的势力,作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我们不找他们麻烦就都偷笑了,他们还敢闹事?”

    周大源在一旁冷笑道:“第一大族?他们也配?”

    “咦,江油还有比陈氏一族更显赫的家族?”陆皓山一脸好奇地说。

    “陈氏一族,也就是出了一个陈贵,最近这几年才冒出来的,准确来说,是陈贵担任县丞一职才发达兴旺起来,时间太短了,现在陈氏一族也就多了二个不成器的童生,别说进士,就是举人也没有一个,没有丝毫底蕴,顶多就是一个暴发户,也就吓唬一下普通的老百姓,要说江油的第一大族,那非赵氏一族莫属。”

    “赵氏一族?什么来头?”陆皓山好奇地追问道。

    一说起赵氏一族,周大源眼里多了几分尊敬,正色地说:“要说江油第一族,赵氏一族自认第二江油县就没人敢自认第一,据说赵老爷子是举人出身,饱读圣贤之书,行为举止,彬彬有礼,就是家中的婢女仆人,一个个也大方得体,透着一股豪门世家的味道,有人说他祖上有人做过大官,有人说他们有弟子做大盐商,不过赵家的人从不谈论,也从不张扬,显得非常低调,再说他们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江油人,所以说名气没陈氏一族大,依小人看,无论是人才或家底,陈氏一族还不如赵氏一族一个指头呢,赵老爷子才是江油首富。”

    “他们不是本地人?”

    “嗯,据说他们是四十多年移来的,一下子就买了一大片土地安家乐业,当时还是一个同知出面办妥的,看得出他们人脉很广,也有不少人说他们是某个大家族的分支,到这里开枝散叶,不过他们税赋交得很准时,劳役也从不推却,治安非常好,几十年连打架都没有一例,县衙的人摸不清它的底细,慢慢赵家村就成了一个比较特殊存在。”

    这小小的江油,还有这样的一个家族?陆皓山一听,马上有了兴趣,心里已打算有空去摸一摸他的底。

    众人谈论了一下县衙的情况,在曹虎的强烈要求下,陆皓山同意把一度成为陈贵心腹的张春年给踢出县衙,周大源也建议把县衙里几个陈贵的死忠调得远远的,对于这个要求,陆皓山也同意了。

    现在刚刚起步,还需要依靠这二人替自己出力,自然要表示对他们的信任。

    快要结束时,陆皓山一本正色地周大源说:“周司吏,本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一看到陆皓山这般严肃,周大源马上站起来,一边行礼一边说:“大人,请吩咐。”

    “现在灾害年年,物价飞涨,估计未来很长一段日子,情况只会更差,正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其它的本官不理,那江安仓一定要经营好,不能食用的、坏掉的全部处理掉,本官看过资料,据说江安仓最高可贮三万石,此事就交与你了。”

    周大源有些吃惊地说:“大人,古人有言,一年好景一年坏景,遭灾了几年,应有一个风调查雨顺的年景了吧,小人同意经营好江安仓,不过现在积得多,只怕赔得也多,按照规定,贮一万石已经足够。”

    按照往常,那自然没有错,可是偏偏碰上小冰河时期,那遭灾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过这些话陆皓山没办法和他说明,只好唬弄他说:“这事是一个很有名的的道长所说,还让本官保密,周司吏,你照做即可,所需银子,就在县衙里支取。”

    “是,大人”现在周大源对陆皓山言听计从,反正花的不是自家的银子,说完,他眼珠快速转了几下,小声说:“大人,若是今年还是歉收,那粮价还会涨,放在江安里,若是上官巡查看到,有可能会调走,就是不调走,粮价涨了,帐面不好操作,我们何不另找一个地方,把粮食藏在哪里,反正,赔了是县衙的,若是赚了,那就是大人的了。”

    周大源说到后面,那脸都笑成一朵花了,真是笑容可掬。

    “好,还是周司史想得周到,就这样,尽可能多贮藏一些,本官保证,有赚无赔。”陆皓山闻言大喜,马上就同意他的提议。

    要成就霸业,先要做的,就是深挖墙,广积粮,到了后面,粮食比黄金还金贵,有粮就有人,现在陆皓山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是,大人。”

    三人一边说,一边吃,快要吃完时,外面突然有人敲门:“少爷,少爷”

    是刘金柱的声音,陆皓山马上应道:“进来。”

    刘金柱一进来,不待陆皓山发问,马上说道:“少爷,张云辉张主簿有急事找你商议,请你马上回县衙商议。”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