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官吏斗法(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年,对华夏的百姓来说,意味着太多了,在远话传说中,“年”本是一种怪兽,喜欢在过日时出来,无恶不做,无人能敌,好在,聪明的华夏人发现“年”害怕红色,也怕听到巨大的响声,于是百姓每年都会放鞭炮、贴春联、挂红灯笼,把“年”赶回大山去,传说有不少没法解释的地方,可这里却体现华夏人民不怕困难、敢于挑战的宝贵精神。

    “年”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

    其实,对华夏的百姓来说,新年也赋予更多的意义,例如团圆、奋斗、希望等等,不管怎么说也好,辛勤劳作了一年,无论收成是好是坏,老百姓就是勒紧裤带、节衣缩食,也会在过年时拜天地、祭祀祖先,也让自己吃得好一些,玩得高兴一些,置一二件新衣裳、给家里的孩子一点压岁钱,探访一下亲朋好友,犒赏一下自己等等,就是债主,也会下意识避开新年那些天追债,免得引起别人不快,尽管不少人在过年前为了追债把人往死里逼,让他们感觉到过年()如过关的滋味,这也是一些地方称过过为“年关”的来由。

    一言概之,老百姓容易满足,只要天还没塌下来,这个时候心情还是不错的,可是,初十这天,江油县有“财神爷”之称的周大源,却一点也笑不出。

    周大源笑不出的原因,那是那位陆县令把自己叫进他的办公的房中,没有说话,反而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看,虽说眼光有些玩味,但周大源却感到浑身不自在,在他眼中,这位陆县令眼光如刃,好像能刺入自己的身体,看穿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那嘴角的浅笑,好像在冷笑一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

    今天是年初十,陈县丞带人去监督上元节的准备情况,陆浩山就是趁这个空档把周大源叫走,还让刘金柱守住门口,不让别人靠近,不知为什么,周大源感到有些不妙了,心中更是大呼倒霉。

    大过年没休假已经很惨了,现在看样子县尊大人还要找自己麻烦,大过年的,能不倒霉吗?

    “大人,不知请小人来,有何吩咐?”在僵持中,周大源终于打破了僵局。

    民不如官斗,户部司吏,说起来是一县的“财神爷”,可是细说起来,那是吏,连官都不是,那俸禄还是县衙的私钱发的,说到底,就是县令大人请的长工,不过比那些长工、马夫高级多了,哪像陆皓山,七品县令,那可是在户部登记在册,手执大印的。

    陆皓山微微一笑,突然念道:“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念完,盯着周大源说:“周司吏,你觉得这首诗怎么样?”

    周大源心头一紧,不过表面不动声色,对陆皓山行了一礼说:“这页诗出自《诗经.国风.南风.硕鼠》,虽说是无名氏所作,但是通俗易懂,朗朗上口,是一个上乘佳作,没想到大人一下子背出来了,大人博学多才,下官佩服。”

    陆皓山笑了笑,并不接受他这一记马屁,开口说道:“本官翻了很多古籍才找到这首诗,没想到周司吏一下子就道出这首诗的来龙去脉,这才是博学。”

    “不敢,小人只是区区一老童生,大人乃是进士,不敢在大人面前班门弄斧。”

    “周司吏”

    “小人在”

    陆皓山笑着说:“你既然知道这首诗,自然了解这首诗的含义,对吧?”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