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子时擒九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十四章

    傅婉想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他出手相救,擒住了一干人等。望着满地的尸体,她倍感绝望而又痛彻心扉。她那时在想,倒不如此刻随她们一起去了。可她不能,她要复仇,她为她冤死的姐妹们报仇。她抓起地上的散落的钢刀,泄恨地砍上去。叶珩及时制止住她,她对他怒目而视。

    他对她说,他们是官府的人杀了他们会有麻烦,官官相护,他们或许会倒打一耙。傅婉冷静了。叶珩问她之后准备怎么办。她说,她要去长安找青天包大人伸冤。回忆起叶珩当时的表情,真的很有趣。然后,叶珩就一路护送她到长安,击鼓鸣冤。那几个府衙官差被叶珩剥了官服,打扮成衣衫落魄的模样,掩人耳目。到了长安,上了公堂,他们就成了证人。

    此案疑点重重,秦月阁女子的获罪太快、太不符合常理了。判决迅速就像是在掩人耳目。蛊惑之事牵扯到外族,又有知府的搅和,公孙先生建议暗访,保密案情。江南走一趟,秦月阁的冤情洗刷的轻巧,没有作案动机,没有作案手段,就连蛊毒之说都谈不出一二三来。开棺验尸,公孙先生得出了真相。蛊虫事先已经在冬霜的肚子里产下了卵。潜伏期在,探查不出。

    卵虫十日破腹而出,啃食殆尽。

    冬霜的尸身惨不忍睹。

    包大人连夜严加审问,地方官员是个孬种,一见到包大人的一张黑脸就吓得抖抖索索,叶珩暗地里一威胁,他就全招了,称受知府大人的操控。公孙先生欲请叶秋晚来府衙谈话,只因她是帮冬霜拿出蛊虫的人。最了解蛊虫的,就是她了。但那时,江湖上传出了因大鹏金王一案叶秋晚无辜害死的消息。此事便不了了之。陆小凤本是在邀请一列,但当事人傅婉清楚的很,陆小凤对此一窍不通,对蛊虫来历幕后一概不知。包大人、公孙先生和展大人都觉此事不同寻常、背后牵连甚广——谁能有权力让在百姓眼中清清白白的知府做出诬蔑受害人的行为呢。线索断掉,案情不得外泄。可傅婉没有想到,她原以为死了的人居然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叶珩……叶秋晚……真是她命中的贵人。

    在他们去抓知府的时候,对方早有防备,分三路逃跑。三个方向,不知知府在哪一路。傅婉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在真相得知的情况下,鲁莽、没有理智。知府一行人抓住了她。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往西,展昭往北,叶珩往南……傅婉就在往南的方向上。

    春日的日头很暖和,他们藏身在一个破庙里。因为傅婉,叶珩处处受制。傅婉头昏脑涨之下,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她忽然死命抓住横在她脖子上的剑,不停后退,死死抵住身后之人。剑刺向自己的腹部。

    “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叶珩慌乱地冲开拦住他的人,一剑甩开了傅婉手中的剑。为了救她,不防之下一刀穿透了他的胸口。

    他用最后的力气,把知府的爪牙都杀了,自己倒在了身后的血泊里。

    傅婉悔不当初,失声伏在叶珩的尸体上恸哭。

    然后,她有幸得见一个奇迹。

    阵阵白光从他的身上泛出,泛着浅浅的蓝色。之后,那个眉眼稚嫩却可靠的少年不见了,留下的,是熟悉的绿衣少女……

    傅婉清晰的记得,在那一刻她没有恐惧,没有排斥,没有荒谬;她有的只是奇迹到来后的喜悦和感天谢地。她的恩人有个秘密,而她有幸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她势必要保守它,保护他,偿还她的恩情……

    …………

    …………

    傅婉的眼神渐渐放空,思绪飞到了天边。花满楼满腹哀伤。

    她的一时沉默无疑是给了他答案。

    花满楼神色落寞,勉强对傅婉一笑:“在下随口一问,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傅婉呆呆地反应过来,随口一应。叶秋晚再世重生的秘密,她不会随意散出去,哪怕对方是陆小凤和花满楼。叶珩从不向外界透露,应该有他自己的道理,她不会多加干预。

    夜,子时。

    天幕漆黑,高高的圆月挂在天空,寂寥,苍凉。临近中秋,那轮明月越来越大,越来越圆,也越来越亮。

    十里坡城隍庙。破败的庙宇,灰尘覆盖,蜘蛛网横行。叶珩拿一片大树叶扫开斜对面一个硕大的蜘蛛网,弄死碍眼的蜘蛛。杨宗保年纪轻轻,但毕竟是个军-几代,这种小儿科的鬼屋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黑洞般的大门就在眼前,叶珩鼻尖轻嗅,旋即一挑眉。一手横在欲提枪而入的杨宗保面前,手指上捏着一个棕色药丸。

    “先把这个吃了。”说话间,他自己先往嘴里喂了一颗。

    杨宗保接过,一口吞下。两人做好准备,一同推开摇摇欲坠的残破木门。“吱呀”一声响,入目的是一个塑像。彩色的漆已经掉落。沙千里许是白天吓怕了,对这个阴森森的地方感到十分恐慌害怕。从靠近这个地方开始,他就有些不清醒,嘴中嘀嘀咕咕地念叨些什么,身体不停得哆嗦。

    破庙里寂静无声,杨宗保和叶珩四下打量并无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杨宗保总觉有一丝不对,他的鼻尖始终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味道。当他细闻时,却又不见了。

    杨宗保问道:“叶兄,你可有闻到一股似有似无的气味……”

    “我……”

    “哈哈哈……哈哈……”

    叶珩调整了下面具,撇脸吐槽:反派就是爱打断别人说话。

    尖锐刺耳的笑声起,杨宗保即刻防备。

    声音是有能量的。

    九尾狐夹杂着内力的大笑,让房梁上的灰尘簌簌落下,浇了叶珩一头。

    叶珩一模帽檐——满手的灰……

    擦,不能忍!

    他面无表情,暗自调出仓库,袖口滑出了什么东西。

    杨宗保皱眉看着头顶。一声轰隆声,九尾狐从天而降。

    她一身桃红衣扎眼无比,也很暴露。

    叶珩目不斜视,手里多出了一柄短剑:“我带着沙千里来了。”

    九尾狐收回冷笑,望向叶珩的身后,寻找他的师弟。这一看,她马上怒不可遏:“叶珩!你对我的师弟做了什么!”这个缩在后面低头颤抖的人竟然就是他的师弟?!

    九尾狐怒火滔天,可她耐力不俗,迅速冷却:“枉我以为,江湖侠士多为光明磊落之辈,想不到居然出现了你这么一个败类!说,你对我师弟下了什么药!”

    叶珩哂笑:“枉我相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