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最后所以遗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十九章

    客房中,陆小凤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床上,花满楼则端坐在椅子上,手指不断地摩挲杯沿……

    “我还是不懂,萧秋雨的死能有什么意义?难道仅仅是为了嫁祸给小神医……”许久,陆小凤吐出这番话。可是,这个手段未免太低劣了些。

    叶珩来历不明,乍看一下疑点重重,但换一处想,这些也成了他清白的依据。他和萧秋雨素昧平生,与上官丹凤素不相识,对大鹏金王一概不知……他们没有理由去毒杀萧秋雨,叶珩就跟没有可能了。再说了,要杀萧秋雨有很多种方法不被发现,何必弄得人尽皆知。

    花满楼摇摇头道:“或许对方是希望秋晚对我们产生怀疑……”

    “我懂你的意思。”陆小凤一下子坐起,“毕竟有一个神医在身边,要取我们性命难了点。”

    “不过这样也好。”陆小凤继续道,“跟着我们未免太过于凶险,把她牵扯进来我已是过意不去,要是有什么不测我陆小凤就要成罪人喽!”

    花满楼轻轻一笑:“看来,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陆小凤也笑道:“既然我们的想法一致,那么你一定能猜到我现在要做什么?”

    花满楼笑着点头。

    西门吹雪重伤归来,带回了一个消息。独孤一鹤不是青衣楼的主人,幕后黑手另有其人。而独孤一鹤是真凶的消息是上官丹凤透露给他们的,两个答案,两个人。比起上官丹凤,陆小凤显然要更偏向西门吹雪一些。

    与其被人牵着鼻子走,不如主动出击。

    趁着夜色流淌,陆小凤熄灭了房中的烛火,与花满楼踏着月色离开客栈往珠光宝气阁的方向而去。

    这一去就得到了不得了的答案……

    话说另一厢,如花满楼所说。叶珩此时背上了“命债”,心情不太爽利。若说五天前的那场袭击,他尚能安慰自己说是因为别人要杀他,他只是为了自保和保护别人。但萧秋雨的死,死在他的面前,他连救治的机会都没有。

    他心中不免有些难受。从上官飞燕的惊呼到他和陆小凤、花满楼的到来其中间隔不过几秒的时间。

    仅是几秒,萧秋雨就死了……

    自傍晚他为萧秋雨看过后就没有在进房门过。复诊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异常,若是凶手提前下毒他不可能不会发现。

    花满楼、陆小凤、柳余恨、上官丹凤……还有上官雪儿。但是上官雪儿除了在坐马车之外他们之间没有接触。

    余下靠近萧秋雨的,就只要他们几个人了。

    肯定不是他自己,陆小凤和花满楼估计也不太可能。他们是上官丹凤亲自请来助她们讨回公道的,在请人帮忙之前总归是要调查清楚的。而且,依照那日在秦月楼的事情看,陆小凤古道热肠不像是坏人。而花满楼……若果是他的话,叶珩只能说,这人不是普通人,是个变态。

    轮番排除下来,就剩下上官丹凤和柳余恨了。

    上官丹凤是金鹏遗脉,理应不会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别有内情的话就难说了。至于柳余恨……

    叶珩翻了个身,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床板。

    奸细、叛变、因爱生恨?

    好像都有可能啊!

    叶珩的床对着窗户。窗户半掩,依稀能看见天边的一轮孤月。

    叶珩从床上坐起,穿上鞋在房中来回踱步。他的步子很轻,很慢。

    整件事想起了总有那么一两分不对劲。

    一切由上官丹凤的一声惊呼开始的,当时他正准备回房,听到呼声后就即刻赶去。那时,柳余恨站在床边,上官丹凤在哭泣,花满楼、陆小凤和上官雪儿后脚赶到。

    他的病人出现了问题,他自然有了动作要去诊治。

    可是……是什么妨碍了他……

    是柳余恨……柳余恨站得位置正好挡住了萧秋雨的上半身,萧秋雨痛呼一声后他没有给叶珩让路。叶珩上前推开他,然后萧秋雨就用怨毒的眼神瞪他,就是一瞬间,他就死了……

    好像就是在等他来一样。

    叶珩疏开紧皱的眉头,望了眼窗外。

    天快亮了。

    他把窗户关紧,推开门往萧秋雨的房里走去。

    他要去验尸……

    萧秋雨的身体就放在客房内,等待天亮处理后事。

    他的尸身盖上了白布,叶珩拿着幽幽烛火,掀开白布。

    入目的是一句冰凉的尸体。

    手搭在萧秋雨的脉搏上,已经停止跳动。

    叶珩拿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刺入他的心脏,银针飞快的拔出,不见变黑。

    没毒!

    叶珩不死心,又刺进他的喉咙。

    银针寒光凛凛。

    他没有中毒,可他的身体分明呈现出中毒后的样子。

    难道……

    叶珩把油灯放在一旁,动手解开萧秋雨的衣服。

    除了以前的伤痕外并不新伤。

    叶珩心知,只要功夫深,牛毛针也能杀人。因此他检查的格外仔细。然后,他发现了不对劲。

    萧秋雨的头顶被□□了什么东西。

    伤口一定是在他们走后造成的。灯光微弱,叶珩无法断定,却可辨别是什么尖锐物体。

    尖锐物体刺入脑中,真的是连大罗神仙都治不了了。

    叶珩冷笑一声,拿着油灯转身离去。而然就在这时,禁闭的房门忽然被推开。柳余恨表情木然,他走近屋内,合上门扉。他望了眼床上的萧秋雨,又盯着叶珩道:“你发现了……”

    叶珩怕他做出什么毁坏尸身的举动,不动神色地移到萧秋雨的床前:“是谁杀得?”

    柳余恨不带语气道:“是我。”

    叶珩质问:“你不是上官丹凤的护卫么?为何要杀他?”

    柳余恨道:“我是青衣楼的人。他必须死。”

    “那上官丹凤呢?”

    柳余恨的眼睛低垂:“是我骗了她。”

    叶珩暗道不妙。什么人才会在敌人面前吐露真相,不怕暴露。柳余恨怕是要解决他。

    柳余恨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抬头望他:“陆小凤和花满楼离开了,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叶珩冷眼看他,手间碎秋现出:“就凭你一人?”

    柳余恨摇摇头:“我打不过你。”

    莫非有下招,叶珩暗自警惕。

    “所以呢?”

    “所以……”柳余恨重复这句话,身形倏尔晃动,一招擒拿手威武出击。

    他袭击的对象不是叶珩而是门后。门板被银钩勾得碎裂,另一只手掐住了一人的脖子提了出来。

    叶珩顿时大惊:“快放开她!”

    上官雪儿被掐着脖子,眼泪泛出,泪光盈盈。她强挤出一个笑容冲叶珩道:“我看柳余恨鬼鬼祟祟的,我就跟出来了。”

    叶珩急道:“你放了她,我放你走!”碎秋指向他,缕缕寒锋剑意透出。叶珩不是在开玩笑。

    柳余恨擒住上官雪儿,他森冷道:“不需要。”

    话音落地,门外穿出一阵脚步声,叶珩神色冷酷,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大喊:“不要进来!”

    柳余恨动了,禁锢住上官雪儿一起飞身往外。叶珩的动作比他更快,先他一步。可是柳余恨使劲勒住上官雪儿,上官雪儿一声痛呼,叶珩暗骂一声“卑鄙”停止了动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