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徐杰的回国规划(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徐杰辞别彭氏父子后,回到了暂住的旅馆。而维托里奥等人则把意大利军方暂时不打算装备x级装甲巡洋舰的情况告诉了徐杰,并且暗示,布林部长在徐杰回国的问题上已经有所松动。这对徐杰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强压着兴奋,徐杰吃过晚饭后便一头扎进了卧室中,开始了他的回国做准备。

    同意他回去只是为他改变历史提供了一种可能。徐杰距离自己的目标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说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一点也不过分。按照当年他在军队中考虑问题所养成的习惯,他取出一张纸,用铅笔在纸上写下他可能面对的问题,和解决的办法。

    问题一,自己的到来,是否会受到北洋上下的重视。他们将如何对待自己这个外来户呢?先说北洋方面的首脑李鸿章,自己又薛福成的推荐李鸿章自然会重视,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作为北洋的首席幕僚和智囊。(个人感觉薛福成在北洋中智囊中的地位要高于张佩纶,虽然张佩纶是李鸿章的女婿,但是无论从资历还是水平上来说薛福成要高于张佩纶,张佩纶原本是清流。虽说后来去南洋干过,不过在中法战争时,福州船政局和福建水师的情况证明了,这位老兄水平欠佳。而薛福成早年无论是兵事,吏事还是治政都干过,更有极其灵活的外交手腕。)但是老李绝对不会因为薛福成的一纸推荐就委以重任。要是这样的话,他就不是李鸿章了。试探,敲打甚至在某些方面可以刁难都是很常见的。因为老李必须保证他任用的人不会威胁自己的地位,确实有才能,并且不会跳槽(话说当年老李成立淮军的时候,就曾从老师曾国藩哪里挖走了不少人)李鸿章以下,在他身边,并对他能起重大影响的就是张佩纶,这位从清流而入淮系的幕僚在老李心中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李鸿章相当欣赏此人的风骨和才干,即使是张佩纶因为马江之战而永不叙用后,老李依然接纳了他,并把大女儿许配给他。要知道,张佩纶可是有过前妻的。这在当时可是颇招人非议的。而自己去北洋后,老李肯定不可能直接召见自己,而用别人去试探的话,张佩纶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北洋海军方面。闽党!!徐杰把两个字重重的写在纸上,如其说刘步蟾是北洋的右总兵,到不如说是北洋实际之提督!!北洋舰队从各舰管带到大副管轮枪炮长,几乎所有位置都是闽党控制。丁汝昌出身于淮军陆师,本身对海军的了解远不及这些从科班毕业的专业海军军官,所以在实际事物的处理上丁汝昌必须倚重这些专业海军军官,而如果这些专业海军军官都出自一省的话,那把持北洋舰队,那就易如反掌了!!而随着1890年的到来,如果撤旗事件随着历史车轮的前进而发生的话,那失去琅威理帮助的丁汝昌,对闽党的一家独大将没有任何办法。而一旦自己真的进入了北洋水师体系。自己会不会像邓世昌那样被闽党上下视为异类呢?自己如何与之相处?对抗肯定是不行,连淮系出身的丁汝昌和英国背景的琅威理都不行,老李本人都无可奈何,自己一个外人加新人更是想都别想。所以徐杰对自己的定位是不轻易得罪,不过分靠近,求同存异,除了一些关键性的问题。徐杰可做必要的让步。

    问题二,清廷对北洋海军军费的挪用。那个老佛爷为了自己享乐,按照历史的轨迹,醇王眼看就不行了,而代替他上任海军衙门的庆王,则是一个无论才能还是品德都是一个烂的没法的人,在他眼里,除了上下钻营后为自己捞取好处外,就没有别的本事。而那个老佛爷则在趁这个时间,由于李鸿章有仇的翁同?出面,军机大臣和庆王支持。上了一个《请停购船械裁剪勇营折》。彻底堵死了北洋购买新舰的可能。要说这个折子可是厉害啊,区区500字不到,就让北洋这一大清第一强藩束手无策!!折子中先说北洋海陆二师声势已足!!短时间内用不着再添购军械了,然后顺利成章的说现在户部缺钱,要把银子用在更重要的地方,最后说,这只是暂时停购,3年为限,3年后可以再行购买新船。好个冠冕堂皇忧国忧民的折子!!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个翁师傅是个好人!!

    先说北洋海陆军已经完备,直接堵死了老李等人反驳的理由,如果你承认,那就只能顺着老翁的意思走下去。如果你不承认,那老翁又该问你,你北洋水陆二师不算购舰款,每年都要花几百万两的银子,银子都到哪去了?至于一条战舰是否需要保修,是否要更新,以及当今世界上战舰发展的速度,这些老翁为代表的统治者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他们也只是为了找个借口。仅此而已!!然后就是户部缺钱,需要挪用一部分北洋的钱去干别的。听起来多么大公无私??但是去干什么呢?自然是老佛爷的园子!!但是这话谁敢说出来?把慈禧太后搬出来,就连老李想不扯破脸皮也没辙吧?得,北洋再吃一个哑巴亏吧!!至于最后一段更是绝妙。停购3年,第四年就可以买了,y的第四年就是老佛爷60大寿了,老李还能拿到钱?况且熟知历史的徐杰非常清楚,倒时候,你就算有钱都没地方买啊!!就这样,一道折子,在各方面势力的运作下,成为了压垮北洋这一大清最强的势力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皇太后六旬庆典》档案资料记载,慈禧六十大寿的费用主要来自二个方面:一是“部库提拨”:从“筹备饷需、边防经费两款”中提用一百万两,从铁路经费中挪用二百万两;二是“京外统筹”:即向京内外臣工摊派的银两。据档案记载,宗室王公、京内各衙门、各省督抚将军等文武官员共计报效银两二百九十八万余两。至于贡品和账面下的隐形费用,那就真不知道有多少了!!仅仅就这近600万两银子,就足够买3条吉野的了!!)

    至于应对方法,徐杰现在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办法。至少在北洋和中枢扯破脸之前,想通过正常渠道拿到这些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中枢没人,其它的要么是没权利的,要么是和老李有仇或者和慈禧一伙的,你说这钱咋搞??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看这道折子下来之前,钱能搞到多少。

    除了自己可能要面对的清国两大势力外?至于南洋的张之洞和刘坤一,徐杰暂时还和他们打不上交道。即使以后联系上了,徐杰也打算本着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看法,能结交就结交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