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床第之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陈霖霖哭得一塌糊涂,出门的时候见原本放在走廊长椅上的雨衣不见了,想着自己目前的身份,也不敢在外面逗留,于是,她只得迈着沉重的双腿往易府赶。好不容易从人山人海排队挂号的人群中挤出来,陈霖霖一推转门,就撞见易少泽那辆拉风的黑色跑车。

    瞳孔仿佛被针刺一般的疼!

    穿过那冰冷的雨水,她可以清晰的看见易少泽和林尚妍在车里纵情激|吻,他执着且专注的侧脸竟然是那么优雅,跟昨夜恶魔一般的**相径庭!

    他们的吻缠绵不绝,那才应该是情侣之间柔情的对待,而昨夜自己和他所谓的床|弟之欢,不过是一时兴起的逢场作戏。

    她舒了口气,扭头阔步走进雨里,纵然脸上再平静,也难以掩饰内心的痛如刀割。

    *

    陈霖霖站在雨里拦车,每当司机听说她要去半山别墅,都面含难色的直摇头,说雨大路滑,那里不好通车。

    陈霖霖一咬牙,决定走回去,偏不巧雨点渐大,且愈加稠密。

    她沿着盘山道一路往上走,由于没有雨伞,在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浑身湿透,她抹了把额头的雨水,不经意间仰头往山上一看,不禁吓了一跳,眼前的板油路和台阶多处出现断裂,露出松软的黄泥,黄泥浆和着雨水一路纵横的流下,眼看就要淹没了自己的脚踝。

    陈霖霖眉头一锁。

    这里是易家一掷千金买下的半山别墅,山顶修建了专用的小型飞机场以及高尔夫球场,这里更有天然温泉,郁郁葱葱的树林里除了可爱伶俐的松鼠,还能偶见几只梅花鹿奔跑嬉戏,也正因为这里非同寻常,因此,除了易家的车,别的车辆很少进入。

    如果他开车到这里,若果车速太快又未曾留意是肯定会发生意外的。

    陈霖霖叹了口气,纵然昨夜的他那样对她,可是,她还是鬼使神差一般的替他担心,毕竟,三年来,她给他的,是自己最纯粹的感情!

    陈霖霖刚挪开一小步,便见前面猛然碎石滚落,那些碎石沿着马路滚落很远,才缓缓停在路中间。

    好险!她下意识的一躲。

    想着至今下落不明的易思青,想着一夜之间便破碎不堪的易家,陈霖霖最终还是弯下屈辱的腰,认真的清理路障,并且,还在危险的路段前用心的摆了几排石子,以提醒易少泽减速缓行。

    可是,忽然,陈霖霖只觉得地动山摇,她站在马路中间左右摇晃站不稳,抬眼定睛一看,前方的整个山体已经开始坍塌了,排山倒海般的,正朝着自己的身体碾轧而来!

    *

    车内暖风吹拂,易少泽深深的吻着林尚妍的耳唇,意迷到无休无止的境地。

    他本没有那么痴狂,可是,眼睁睁看着陈霖霖从自己的车前熟视无睹的经过,他的内心就莫名其妙的有一股邪火在蔓延!

    她凭什么让林韩轩那个傻子舍了性命,又凭什么让自己屡次失眠头痛难捱!

    易少泽情不自禁的加重了吻的力道,仿佛自己啃咬的人是她一般。

    “少泽哥——呜呜——痛——”

    当自己被林尚妍狠狠推开的时候,易少泽才恍然,脸上带着几分抱歉,轻轻的在她唇上一点,淡淡的说道,“对不起。”

    他说完就端坐了回去,摆出一副从容无比的样子,却心慌的点燃了烟,他清楚的很,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心慌,因为她,因为那个叫陈霖霖的可恶女人!

    从前,他最喜欢吻的人是眼前的女友,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却变成了那个杀人犯的女儿!他狠狠的攥着拳头,在内心一遍遍的咒骂着自己。

    林尚妍抹了下嘴角,羞赧一笑,“少泽哥,如果你想我住进易府陪你,我是愿意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