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倾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亲眼看着一个陌生人死在自己面前,并不是一件愉悦的事。

    李流光微微皱眉,打马走到霍节身侧。对面的两拨人俱都来历不明,一方看着像训练有素的私兵,另一方虽然打扮成地里农人的样子,行为做事却一点不像农人,反而更像是亡命之徒。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无意胡乱插手。只是……这里属于他的私人财产,死人多了总不是一件好事。

    李流光用眼神询问霍节,霍节同他交换着视线,轻轻摇头。李流光眉头微挑,霍节比了一个手势,两侧的黑骑卫进一步持刀护在李流光左后,但也仅仅只是如此。霍节意图明显,摆明不打算搀和对面的事,却也没有立刻离开。李流光不清楚霍节的想法,但霍节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原因。

    两人打着哑谜,远处的青衣骑手已经逼到近前。他们似乎无意招惹黑骑卫,看都不看李流光这边,径直将追捕的几人围在中间。

    李流光的视线落在其中一人身上,似乎是青衣骑手的头领。对方年纪看着不大,眉眼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翘。明明是俊美秀逸的一张脸,却无端多了一分讥诮的感觉。吸引李流光的并非是这张长得不错的脸,而是对方手中黝黑古朴的长弓。他看的清楚,之前的两支箭便是从此人手中射出。如果他没记错,这个人叫沈倾墨?

    李流光打量的专注,然名为沈倾墨的男子似习惯了这种视线,对一旁的黑骑卫视若无睹,跃马逼近了场中犹如困兽的几人。谁也没有看清他如何出手,下一秒他手中的长弓已套住其中一人的脖子。李流光只见他手腕微转,黑色的弓背微微用力,被套住的俘虏立时被拽离马背,狠狠跌落在地。

    细小的碎石扎入身体,俘虏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仰头恶狠狠地瞪向沈倾墨。

    沈倾墨微微俯身,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俘虏,嘴角上翘的弧度加大,嘲讽的意味愈发明显。

    “不服气?你想骂我什么?也是狗杂种?”

    这是李流光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声音如玉石叩击,清冽却没什么感情。让李流光不解的是,沈倾墨提到狗杂种时居然没有任何愤怒,反而着意加重了读音。

    地上的俘虏咬牙不说话,沈倾墨讥诮地笑笑,黑色的长弓在他手中如灵蛇,再次套住了俘虏的脖子。

    李流光听到沈倾墨满是恶意的声音响起:“骂呀,多骂几句。怎么不敢?我倒是觉得狗杂种挺合适的。”

    明明是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周围的人却同时变了脸色。几名俘虏仿佛听到什么骇人的话,充满惊惧地看着沈倾墨。便是他身边的青衣骑手,也纷纷垂下头,恨不得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李流光眨眨眼,极快地扫过众人的反应,无意发现身边的霍节也表情诡异,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在这样古怪的情形下,他意外对上了沈倾墨的视线。大概是他的反应不同寻常,只是单纯的疑惑,并非众人这样古怪而激烈。沈倾墨眼神微闪,竟是冲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

    李流光必须得承认,沈倾墨的这张脸配合着孩子气的笑容,实在具有欺骗性。他下意识便要微笑,然下一刻,沈倾墨手腕飞转,原先卡在俘虏脖子处的弓背换成弓弦。李流光便看着沈倾墨修长白皙、骨肉均匀的手指握紧长弓的一端,只是稍一用力,地上的俘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便双目圆睁软软瘫倒在地。

    到了此时,一道血线才冲天而起。不过须臾,沈倾墨竟是一言不发突然杀了一人。

    眼前的变故太过突然,李流光脑海里上一刻还是沈倾墨明亮的笑容,下一刻便看到又一人死在他面前。他不适应地移开了视线,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李流光的反应落在沈倾墨眼中,沈倾墨脸上孩子气的笑容消失,目光重新回到活着的几名俘虏身上。“一人骂十遍狗杂种,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他声音冷冽,说完径直打马离去。剩下的青衣骑手沉默地挥起武器,竟是真等着被俘的几人骂完。

    李流光:“……”

    不知道大唐怎么形容沈倾墨这种人,李流光只想到一个词-变态。他皱眉看向霍节,霍节仿佛牙疼般呲着嘴,无语地说:“七哥儿咱们先走,这些话还是不要听的好。”

    一场赛马下来,两人亲近了很多。霍节对李流光的称呼也从七少爷变成了七哥儿。李流光挑眉,故意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