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吃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7

    纪念帮雅歌修改设计图,俯身时,露出锁骨下方的皮肤,雅歌眼尖的瞥到了点点红痕,不由得啧啧感叹:“这蒋兆东可真够狠的啊,这是打算吃了你的节奏吗?”

    纪念拿着铅笔的手指一顿,有片刻的失神,随即扯了扯领口,故意岔开话题说:“腰部这里可以做一点修改,把腰线再提高,胸部下方收紧。”边说着话,边用笔描画着。

    雅歌瞧出了她那点小九九,说:“来来来,跟姐姐好好说说,他身上被你抓了多少道痕迹?”

    雅歌聊起荤段子来简直脸不红心不跳,纪念一脸黑线,把雅歌戳着自己领口的手指头给拍开,说:“先把工作解决完再说,你不怕赵小悠再找你麻烦呢?”

    提起赵小悠,雅歌才把心思收了收,那女人真是矫情到死。

    设计图稿还没完成,蒋兆东就来了电话。

    纪念咬唇,考虑再三,才把笔放下,到会客室去接电话。

    “有……事么?”纪念心扑通通跳得厉害。

    “现在在哪儿?”

    他的声音很低沉,不知怎么的,纪念突然想起昨夜,他在她耳边低语时沙哑的性感的声音。抿了抿唇,说:“在工作室,很忙。”

    电话那端的蒋兆东并未立刻说话。

    纪念只觉得气压低沉,他不语,她更觉得心焦,又问一句:“有什么事么?”

    蒋兆东捏着手机站在窗边,左手指间夹着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吐出成片的烟雾,他皱着眉头,看楼下车水马龙的街道,密密麻麻的,心情忽然很烦躁,不对,应该说从早晨醒来,看到怀中闭着眼睛安静的睡着的女人时,他就开始烦躁了。

    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他怎么会稀里糊涂的上了她的床?

    他明明那么厌恶她,不是都要离婚了么?

    又抽一口烟,差点被呛到,尼古丁的味道并没有让他觉得舒服些,眉头皱的紧紧的,下颚的线条紧绷着,是那杯水,没错,是那下了药的水。

    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如果不是不能控制的药效,他怎么会允许自己犯这样的错误?

    眯起眼睛,将烟蒂狠狠地捻熄了,他开口,声音平稳而冷静,他说:“我昨晚没做措施,你记得自己去买药。”

    几乎是一瞬间,纪念脸色煞白,心疼得无以复加。

    嘴唇都在发抖,纪念咽了咽喉咙,逼自己镇定,苦笑着回答:“你放心,我不会忘的。”

    先一步挂断电话,因为怕自己忍不住哭。

    不想让自己显得更加无助,不想让他更加看轻自己。

    冲到洗手间去,躲在隔间内,捂着唇,掉眼泪。

    干嘛让自己陷入到如此境地呢?

    话还没说完,电话被她挂断,听筒里传来忙音,蒋兆东随手将手机甩到墙面。

    急需蒋兆东签文件、敲门n次没有得到回应的秘书小姐恰巧推门进来,蒋兆东转身时,眸中的戾气让秘书小姐忍不住发颤。“蒋总,市场部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下颚点了点,蒋兆东示意秘书将文件放到办公桌上:“先放下。”

    “是。”

    秘书小姐将文件放下后,立刻退出去。关门后,拍着胸脯顺顺气,天呐,小蒋总是吃了火药了么?

    纪念从洗手间出去后,眼睛都是红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哭过的。

    雅歌怒了:“蒋兆东都把你折腾成这样了,还敢让你哭?他还算不算男人啊?”

    纪念捂着她的嘴巴把她推进办公室,说:“姐姐,我拜托你,别大声嚷嚷,你就怕别人知道我过得不好是么?”

    把门关上。

    雅歌撩了撩及肩的短发,斜着眼睛瞟她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得咧,我知道我这说什么都没用,你们俩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纪念轻叹一口气,过不了多久,再也不会听到雅歌这种阴阳怪气的腔调了。

    接到纪翊的电话时,震惊又欣喜。

    总算有值得开心的事。

    “刚刚到家,晚上回家吃饭。”纪翊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愉快。

    “好啊。”今早起,纪念第一次会心的笑。

    “可以带家属。”纪翊打趣。

    纪念愣了一愣,讪讪笑两下,说:“今晚恐怕不行,他先前说过的有应酬。”

    纪翊倒也没坚持:“那就下次吧,以后机会还多着呢。”

    纪念想了想,问他:“哥哥,给我带嫂子回家了么?”

    纪翊笑起来声音很愉悦似的:“你回来不就知道了?”

    纪念跟着笑起来:“听起来,好像是真的嗳。”

    一下班,就急切的赶回家,雅歌也同行。

    许久不见,哥哥果然还是如记忆中高大帅气。

    雅歌跟纪翊也是极为相熟,一见面,手臂就勾上去了。“哟,帅哥,两年不见,更有味道了!”

    纪翊早就习惯了雅歌没个正形,视线落在妹妹身上,纪念也在笑,他细心的发现,她的笑容里有隐藏的负担。纪翊伸手揉她的头发,她的长发被揉的乱糟糟的,不满的撅嘴:“哥,为什么你每次见面都要弄乱我的头发?”

    纪翊笑容爽朗:“因为我妹妹生气的样子最可爱。”

    纪念忍不住扑哧一笑。

    雅歌搓了搓手臂:“纪翊,你够了啊,这么热的天你都能让我觉得冷。”

    纪念挽着雅歌的胳膊,两个人往屋里走,边走边道:“走走走,看看我新嫂子去!”

    雅歌挑眉,不忘记回头揶揄纪翊一下:“嗳,我们家念念可说是新嫂子,大哥,这几年看来是没少祸害小姑娘呢!”

    纪翊简直拿雅歌没办法,摇摇头,说:“雅歌,你嘴巴这么厉害,小心嫁不出去。”

    雅歌“切”一声:“嫁不出去老娘自己包养一窝小鲜肉,每天一个个的翻牌子!”

    纪念忍不住乐。

    结果,俩女人在屋子里瞅了一大圈,除了罗芸之外

    ,根本没找到第四个人影。

    雅歌几乎要咆哮:“纪翊,你这个大骗子!”

    纪翊倒是不甚在意:“我怎么骗你们了?”

    雅歌气呼呼撸起袖子,一副要上战场的样子:“女人呢?女人呢女人呢?”

    纪翊但笑不语,罗芸恰巧走来了,听见几个人聊天,略有些讶异的问:“什么女人?”

    雅歌说:“就是阿姨您的未来儿媳妇呀,在哪儿呢?”

    罗芸一头雾水,转头问自己儿子:“纪翊,我怎么没听懂,你带女朋友回家了?”

    纪念适才想明白,原来是她想当然的以为纪翊带了女朋友回家,才搞了个大乌龙。连忙站出来打圆场,说:“妈妈,没有,雅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