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教授之死(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7章教授之死(三)

    卢佳麒回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开始回想今天下午与邢天正的谈话。

    他的脑海里首先浮现出来的是两具无头的尸体,一男一女,穿着睡衣,血液在脖颈处向四周漫延,一直从床边流到了门口。男的是他的导师康一介,女的是他的师母潘素云。

    “死者的头好像是被某种锋利的牙齿齐根咬掉的,在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参差不齐的齿痕,”邢天正是这样描述的。当然,他并不是在饭桌上讲的,而是在饭后送卢佳麒回家的时候。然而,卢佳麒还是把中午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据邢天正说,昨天上午9点40海淀区110报警台接到报警,对方是用公用电话打来的,而且还用了变声器。警方接到报警20分钟后赶到现场,发现了康氏夫妇的尸体。两具尸体分别在不同的卧室被发现。其中男性尸体下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倒栽在床下,根据痕迹学来分析,当时教授睡眠中被惊醒,发现了危险起身反抗,不料对方太凶猛,结果一招致命。而女性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则是门边,上半身朝外,下半身向里,应该是听到丈夫房间的异动,起身查看时被袭击的。

    “有没有可能是电锯之类带齿的工具所为?”与被某种动物一口咬掉脑袋相比,卢佳麒更愿意相信是人为。

    “也不完全排除这种可能,”邢天正说道:“其他警官也有提出这种假设的,不过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两枚比藏獒还大一倍的犬科动物的足迹,这就使得动物说的可能性更大了。当然,我们咨询了一些动物学专家,他们都表示,这样的犬种在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

    邢天正还告诉卢佳麒,因为死者已经没有亲属,他们警方得到校领导的许可,对尸体进行了解剖,确定死因就是头部脱离,推测死亡时间为夜里11点至第二天凌晨1点。

    “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卢佳麒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卢佳麒还请邢天正帮忙,带他去教授的家里看一看,邢天正爽快地答应了,但是去的时间得由他来定。

    “什么时间?”卢佳麒问道。

    “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邢天正回答道。

    卢佳麒倒抽了一口冷气,问道:“为什么?”

    邢天正淡淡地说道:“在死者遇害的时间去犯罪现场是我的习惯,可时真实地感受到被害人的心境,从而获得信息量也最多。如果运气好的话,没准还有可能碰到凶手,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凶手有返回凶杀重温旧梦的心理。”

    卢佳麒心说,碰到凶手应该是运气不好吧,我可不想和能够一口咬掉人脑袋的家伙面对面。不过他还是同意了邢天正的提议。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邢警官好像对自己完全不设防,作为当事人,很多信息应该是不能对自己泄露的,但他却事无巨细,有问必答。虽然觉得有些反常,但无形中也又增加几分对对方的好感。

    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卢佳麒的眼神渐渐迷离,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卢佳麒猛从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坐在床上,浑身已经湿透了。

    窗外已经漆黑如铁,梦中的情形已经忘记了,但他的心还在紧张地咕咚咕咚地跳个不停。

    这时,手机上设定的闹钟也响了,已是夜里十点整。

    昨天上午和今天中午的饭都吐了,这两天算下来,实际上被身体消化的食物也就今天早上那包泡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