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差点做强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对于范彊的拒绝,我不仅没有沮丧,反而信心大增。

    这个阵仗,明明就是看货的架势啊。如果我没有表现出能够打动他的地方,他也不会这样仔细思考我的当前实力了。

    所以我只需要展现我的肌肉,把我的真正实力告诉他,相信他就更加有兴趣了。

    当下我呵呵一笑:“将军此言差矣。在下虽然实力稍差,但目前我只有6级,跟你有着5级的差距,假以时日,实力超过你是必然的。而且我麾下已经有大将十员,雄兵数十人,能够战胜将军的兵力将军用手指头加上脚趾头也数不过来。同时就以在下的实力,也有信心接下将军二十个回合。如若不信,将军可以试试。”

    我的自信是有根据的,升到7级之后,我的防御已经达到117点,血条则超过了1270点。范彊的攻击为200出头,普通攻击打我也就80点伤害,起码要十来次攻击才能带走我的所有血条。

    更加关键的是,我的闪避已经高达940点,这意味着范彊对我的实际命中率至少是十中一。说破天20次攻击中也最多能够打中我五次。

    同时我的移动速度现在已经高达1.47,高出范彊近一半。依靠移动速度,还可以躲过至少两次攻击。

    而我最大的依仗,则是我在以往的游戏生涯中,曾经苦练截脉流,面对大招的时候,只要拥有多出对方20%的移动速度,我就可以破击成功。

    不仅如此,我还有最后一道保险。在我跟范彊说话的间隙,三分钟的时间,我早已偷偷画好三张大饼,500点的血条恢复,就算大招不能破击成功,也足以让我的生存能力大增了。

    而范彊则比我更加有信心。他的理由更加充分,以他魔门刺客的职业,刺客技能一旦成功使用,是有可能打出十倍的伤害的。随后再补上一招普通攻击,我的血条也就铁定空了。

    范彊的眼珠子狡猾地转了几圈,忽然笑道:“既然你这样说,我们不妨来打上一个赌。如果二十招之内我赢不了你,我就跟你走。但如果我在切磋中打空了你的血条,你就要跟我走。愿不愿意赌?”

    我大笑:“赌就赌,谁怕谁?今天为了将军,我就豁出去了。”

    范彊沉声喝道“好”,我的眼前已经出现了切磋的面板。当我点下“同意”之后,切磋正式开始。既然是赌范彊打不倒我,当然我就采取守势了,让范彊来攻。

    而范彊一出手,高手的风范立见。短剑连虚影都没有留下,直接就奔我当胸而来。

    我则早有准备,一招太极拳的胸前抱球,划拉了一个圈,范彊就刺在了空处。

    太极拳的招式不是游戏的正式招式,但却是截脉流玩家经常使用的,没有技能加成,但非常好用。

    范彊显然没有见过我的招式,一下子就懵掉了。

    只可惜我现在攻击力不能破防,要不然以范彊现在的状态,我完全可以在切磋中直接搞定范彊,也就没有那么拖泥带水了。

    终于范彊回复过来,这一次他不仅右手的短剑继续刺了过来,左手也多了一把匕首,短剑和匕首一起舞动,每一式都快若流星,向我发动了猛攻。

    只不过我现在移动速度非常快,加上先天的闪避值优势,七八个回合之内,范彊硬是没有碰到我一根毫毛。

    只是在第九招的时候,我一个躲避不及,被匕首划拉了一下。但也就是80点的血条不见了,跟长长的1270点的血条比起来,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一下范彊终于意识到不妙了。整个人化作虚影,忽然从我身边消失了。这是标准的刺客作战方式,隐身之后忽然强袭,往往伤人于无形之间。

    但作为一个苦练截脉流的玩家,练得最多的也就是对付刺客的方式了。对于什么样的刺客会有什么样的走位,基本上可以猜一个**不离十。

    但最为有效的对付刺客的手段,还是在刺客隐身的那一瞬间,预判刺客的走位,立刻发动攻击。

    攻击未必会奏效,但却可以逼迫刺客的技能用实。只要技能一出来,破击成功的希望就大增了。

    这时候依靠眼睛是跟不上破击的节奏的,甚至单单是在心里进行判断也是来不及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