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我是想着,咱们和振庭一起租房子的话,房租可能会比学校的便宜。”谢嘉远轻咳了一声,欲盖弥彰的补充,乔白露忍不住笑:“我又没说别的,好了,我出教学楼了,你到了没?”

    “到了,你挂电话吧。”谢嘉远笑着说道,将耳机摘下来塞到领口,加速蹬了几下,看见乔白露了就挥挥手,慢慢的减速停车:“走吧。”

    乔白露上车,和谢嘉远一起去食堂。吃完饭分来,约定一会儿图书馆见,然后各自回寝室。

    乔白露拎了自己的笔记本,本打算直接走人的,可想了想,到底是有些不甘心,就又顿住:“我问你们,这段时间,咱们班有没有什么关于我的不好听的话?”

    周梦瑶先迷茫的眨眨眼:“啊,不好听的话?有人传你闲话了?”

    赵晓琼和楚薇薇则是对视了一眼,楚薇薇露出惊讶的神色:“有这回事儿?那我还真不知道,你也清楚,上次期末考试我成绩不太理想,开学之后我除了去教室上课,其余时间都是去自习室或者图书馆了,还真没听说什么不好的话。”

    赵晓琼倒是有些为难:“白露,你也别生气,只是,这话不好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了你肯定要生气的,对身体不好。再说了,我也相信清者自清,那些话传几天,看没有证据,就不会再有人传了。”

    乔白露挑了挑眉:“你确定再传几天就不会有人提了?”

    “这个,只要你没有再被人看见有什么不妥当的事情,肯定就不会有人说了。”赵晓琼忙说道,乔白露还没说话,周梦瑶就跳起来了:“你这话真奇怪啊,什么只要别在被人看见不妥当的事情,你意思就是白露之前被人传闲话,就是因为自己做事不妥当?是白露自己的原因,被传闲话就活该?”

    赵晓琼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周梦瑶撇嘴:“你真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听不出来你这言下之意?”

    说着又看乔白露:“看看,你以前还总是替她们说好话,我就给你说过,她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你非得不相信,这次传你闲话的事情,说不定也是她们两个搞的鬼!”

    楚薇薇不乐意了:“周梦瑶,你话里话外的带着我是什么意思?我得罪过你吗?我怎么不是好东西了?我背地里说你坏话了吗?”

    周梦瑶冷笑了一声:“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再说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天天和赵晓琼在一起,谁知道你有没有给赵晓琼出什么主意!”

    乔白露忍不住挑眉,伸手揉了揉周梦瑶的头发:“行啊,都会说俗语了,进步不小啊。”

    周梦瑶刚露出个得意的笑容,又忽然想起来现在的状况,忙咳嗽一声,止住,抓住乔白露的胳膊解释:“白露,你也知道,我这两天都是回家去住的,而且,我在寝室也不经常和她们说话,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别生我的气啊。”

    说起来,乔白露还真没怀疑过周梦瑶,这姑娘倒是会骂人,背地里传闲话可不像是她这智商干的出来的。就算是她能想到,估计也没耐心去布局。

    “没生你的气,我就是问问。”乔白露不在意的说道,又问赵晓琼:“我问你,你既然听过这些话,你是听谁说的?”

    “这个,我当时没看见,我当时正写作业,前面有两个女生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出去了。”赵晓琼不好意思的说道,乔白露皱眉:“就算是只看见背影,咱们班的同学,一年了,你都认不出来是谁?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

    赵晓琼讪讪的笑道:“那个,我没太注意……”

    周梦瑶嗤笑了一声:“哎哟,没好好听都能将人家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要是好好听了,是不是隔壁说什么悄悄话,你都能听见啊?”

    赵晓琼有些尴尬,抿了抿唇,有些歉意的对乔白露说道:“白露,这事情,我真不能告诉你,她们也不是故意说你坏话的,我要是告诉你了,岂不是就成了挑拨离间的小人了?”

    “别玷污了挑拨离间这个词,人与人之间,之所以能被挑拨,是之前有感情,这种说我坏话的,连朋友都算不上,我找她们是算账,可没有什么挑拨离间的事情。”

    赵晓琼正要说话,乔白露摆摆手:“算了,我觉得,咱们两个道不同不相为谋,为了保护一个重伤自己室友的人,连室友都能舍弃出去,等哪一天,我真碍你的路了,估计你也能做出传我闲话这种事情来。”

    周梦瑶忙点头:“对,说不准这事情就是赵晓琼做的!”

    赵晓琼就有些急了:“哎,白露,你误会了,我不是保护她们……”

    乔白露却不愿意听了,她原本还想查清楚这事情,可赵晓琼不愿意说,那她也不勉强,总不能来个严刑逼供吧?之前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她也是说真的,她都打算搬出去了,和赵晓琼她们也没必要维持表面的和谐了。最最重要的是,她是真的怀疑赵晓琼和楚薇薇。

    班里的同学虽然不怎么熟悉,但她是确信自己没得罪过人的。可赵晓琼和楚薇薇都不是那种心眼大的,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得罪她们了。

    转身出门,周梦瑶忙追出来:“你去哪儿啊?”

    “去约会啊,梦瑶,你在咱们班朋友多不多?”乔白露问道,周梦瑶摇头:“我经常回家,在咱们班,也就和你比较熟悉了,怎么了?”

    “我想一个个问下去,看这谣言的源头是谁。”乔白露笑了笑:“我自己去问,她们说不定是抹不开面子,但若是个不熟悉的人去打听,说不定就能打听出来了。”

    “原来是这个啊,小事儿!我帮你去问。”周梦瑶立马拍胸脯:“你一出门,我自己留在寝室也没事儿做,索性就帮你打听打听,你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

    不等乔白露说话,周梦瑶就兴冲冲的找了个开着门的寝室进去了,这一楼道基本上都是她们班的同学,倒也不用担心周梦瑶走错门。

    还是这种急脾气,乔白露无奈的摇头,想了想,也没去叫周梦瑶,给谢嘉远打了电话,自己也找了个寝室过去,班长是住在那个寝室的。

    “哎,白露你怎么过来了?晚上不和你男朋友约会了啊?”谢嘉远和乔白露都没隐瞒的心思,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的事情,大家也多多少少都遇见过,所以全班都知道乔白露有男朋友。

    “嗯,有事情想问问班长。”乔白露笑道,将之前听到的传言说了一遍:“这事情,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得生活了,班长也知道,奖学金评选,还有一方面是同学打分,看道德品质的,我都成了被包养的人了,这奖学金还能拿吗?说严重点儿,这属于不正当竞争,有人恶意抹黑同班同学,另外,班长,听说院里要开始选党员了?正在这个档口,传出这样的话来,我是不是能猜测,是有人想要竞选党员?”

    这比竞选奖学金更严重!

    班长脸色都变了:“不至于这么严重……”

    “不是我危言耸听,是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入党申请书我都已经写好了。”乔白露从背包里拿出一沓稿纸:“事情若是解决不了,那我就能怀疑所有和我竞选过奖学金和党员资格的人了,咱们班,有这样资格的同学有几个,班长比我更清楚吧?”

    “可能说你得罪人了……”班长有些不满的说道,乔白露嗤笑了一声:“班长,大家都不是蠢的,你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我能来和你说这样的话,就是能确定我没得罪过人。班长,我为什么来找你,而不是去找其他人,或者是直接找班导找主任,你还不明白吗?”

    能当上班长的,真不是笨蛋,沉默了一会儿,点头应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不用担心,这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正好,明天上午有主课,我会在班里说这事情的。”

    乔白露点头:“那好,我相信班长能说清楚,咱们班的人,有不少太单纯了,被人当枪用了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我不愿意一个个追问下去,就是不愿意暴露他们的智商问题,不是说我就不想追究这事情,我还没那么大度。”

    班长干笑了两声,她寝室的另外几个人脸色也有些不怎么好,那话全班都传遍了,谁都说过两三句,现在被人骂到脸上来了,还不能反驳,脸色能好看吗?

    乔白露起身摆摆手:“那我就先回去了,班长,明天就看你了的,若是这事情解决不了,我就要采取别的手段了,总不能因为某些人的嫉妒阴暗心理,就毁了我自己的前程,好了,晚安了哟,祝大家都有个好梦。”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