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真没有,”林阅从兜里掏出手机,“不信你翻。”

    何珊将信将疑,然而林阅既这么说,估计是真没有。

    “那你们开始多久了?”

    “没多久。”

    何珊瞪她,“没多久是多久?”

    林阅无奈,“不到一个月。”

    何珊与林立明对视一眼,“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林阅顿了顿,“公司同事。”

    何珊笑道:“你工作五六年都没从同事里找,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林阅没吭声,但一点儿不影响何珊自己发挥,“同事好啊,日久生情,比外面认识的知根知底。”

    陶美芹忽然开口,“林阅,你找到男朋友,三婶为你高兴。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何珊留她,“要不睡了午觉再回去?”

    “不了,这回去还要跟徐堃她妈赔礼道歉呢。”

    何珊有些讪讪,将她送到门口,“三妹,对不住。林阅就这性格,三棍子闷不出一个屁,让你白忙活一趟了。”

    陶美芹没吭声,回头看一眼还在沙发上稳坐的林展,“林展,还坐着干什么。”

    “我就在这歇会儿,下午还要去趟电视台。”

    陶美芹撇了撇嘴,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何珊关上门,接着对林阅说道:“回头你让他来家里吃顿饭吧。”

    “这才一个月不到。”

    何珊笑笑,“也是……我就是高兴,真没想到能有这么一天。”

    林展接腔:“那下回可也要喊上我啊。”

    林阅眼见好歹应付下来,叹了声气,往卧室走,“我睡个午觉。”

    她今天一赌气将这事儿抖出来,也有些逼迫自己的意思。她知道自己性格很怂,稍微遇到点风吹草动就想后撤。现在既然话都放出来了,总不能再自打嘴巴。

    ·

    耿浩然显然势在必得,一出手便是大手笔,江城最贵的五星级酒店,一席不下几千。陈麓川原本不爱做这些保媒拉纤的事,然而好歹四年同窗,总不能拂了人家面子。临行前,陈麓川先叮嘱陈祖实,说只是做个顺水人情,会一会面就行了,要对方不靠谱,不用勉强合作。

    陈祖实早年在三三零化工厂做技术工人,后来逢上“下海”的浪潮,便辞了职,跟着几个朋友做生意,渐渐发家。又过两年,在城中心买了套学区房,举家搬离三三零家属区。如今年过半百,生意上的事慢慢也就放了,只小打小闹,打算再干个两三年,去郊区弄套房,再辟个院子,种菜养鸡。

    陈祖实其实一直有心想让陈麓川接他衣钵,当年使劲怂恿他报考金融专业。然而自家儿子极有主意,说什么都要学计算机。如今学成归来,工作找得倒也不错。虽不足以大富大贵,在江城这地,衣食无忧,还尚有余裕。如今,他也觉得自己大约是老了,竟然也开始和冯蓉一样操心起陈麓川的婚事。丁露晞之后,他有明里暗里地介绍过几个,全被陈麓川以工作繁忙搪塞过去。数次下来,只能作罢。

    这些日子,陈麓川提起说有个局,陈祖实还心中暗喜,以为陈麓川打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是不太好意思,所以随便诌了个“生意合作”理由。

    结果到了酒店包厢一看,大会所望——实打实的两个大老爷们儿。

    耿浩然急忙起身将陈祖实迎去上席,斟了茶,介绍道:“伯父,我是麓川的大学同学耿浩然,以前和他一个寝室的;这我表哥,冯楷。”

    冯楷笑着与陈祖实和陈麓川握了握手。冯楷不似耿浩然这般吊儿郎当,西装革履气度儒雅,谈吐彬彬有礼,极为持重。

    坐下之后,耿浩然唤来服务员上菜,不一会儿,翅鲍参掌便堆了满桌。

    几人边吃边聊,最初得先打一轮太极,酒过三巡,便开始讨论正事儿。商人说话都是虚虚实实,云山雾罩。陈麓川对这些不甚在意,听得索然无味。

    除他之外,倒是宾主尽欢。

    谭楷让服务员撤了盘子,又端上一壶上好的明前龙井,恭恭敬敬地给陈祖实斟了杯茶,“陈先生,那今后还得仰仗你多多提携。”

    陈祖实呵呵笑道:“客气客气。”

    他慢悠悠喝了一盏茶,问耿浩然,“小耿,你结婚没有?”

    耿浩然笑道:“还没呢,这如今合适的对象真不好找。去年,这生意出了点问题,成天愁得头发都揪完了,当然更没时间找对象了。”

    陈祖实笑说:“我发现你们这辈结婚都晚,麓川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耿浩然笑说:“所以嘛,既然还有麓川这个难兄难弟,我当然不着急。反正怎么着,我都不会排到他后面。”

    陈麓川正在喝茶,闻言手一顿,搁了茶杯,淡淡地说:“那恐怕你输了。”

    耿浩然一愣。

    陈麓川瞥他一眼,语气仍是平淡,“我已经找到了。”

    这下陈祖实也是一惊,忙问:“真的?”

    陈麓川笑了笑,“当然是真的,您认识,”他顿了顿,看向耿浩然,“你也认识。”

    耿浩然张了张,半晌,哑声问:“林阅?”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