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隔日清晨,林阅八点没到便睁开眼睛。一旁的陈麓川还没醒,她瞅他片刻,翻身起床。

    先往厨房里看了看,厨具一应俱全,然而干干净净的,抽油烟机更是半点油污都没有,一看便知极少开火。再拉开冰箱,里面除了啤酒饮料之外,还有半袋没吃完的吐司面包。

    林阅便又将冰箱门关上,打算洗漱之后,到楼下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像样点儿的早点铺子。

    暮春天气晴好,早上半天,外面日头已升得有些高了。林阅心情跟这纯净日光一样,分外敞亮。

    她将头发束起来,往镜子里看了看,因为来大姨妈,额头上爆了两个痘。她洗了把脸,去客厅将自己的提包拿进来,翻出常备的祛痘霜,往额头上摸上一点儿。

    正要盖上盖子,外面茶几上的手机嗡嗡振动起来。她怕吵醒了陈麓川,忙将手里东西往流理台上一扔,赶紧跑出去接起来。

    是何珊打来的,叮嘱她早点儿回家帮忙,又说:“你三婶和林展也会来。”

    林阅不由蹙眉,“不是请徐堃吃顿便饭就行吗,怎么这么兴师动众?”这架势哪里是吃便饭,简直像是见家长。

    “这不是顺便吗?我好不容易做一顿好的,四个人又吃不完,岂不是浪费。”

    林阅一时没吭声。

    “就吃顿饭而已,”何珊叮嘱道,“总之赶紧回来,我马上到菜场,先不跟你说了。”

    林阅心里不悦,然而转念又想,这也是个机会,不如当面把话说清楚了,免得何珊以后继续瞎忙活。

    回到浴室,那祛痘霜的盖子不见了。林阅四下找了一圈,发现滚到了流理台下面的板子底下。她蹲下.身捡起来,正要起身,忽瞅见里面还有个什么东西。这儿是个死角,如果不是专门做大扫除,平常很难看到。

    她心下好奇,伸手一摸,举起来一看,是支唇彩,大红色的。

    林阅心里一个咯噔,似被那火似的红刺了一下。

    “起这么早?”

    外面身影一晃,忽响起陈麓川的声音。林阅急忙将唇彩往包里一藏,慌慌张张地将祛痘霜的盖子盖上,笑了笑说:“不早了。”

    说着将提包一收,不动声色道:“我已经洗好了,你用吧。”她捋了捋头发,垂下目光,嘴角的笑容立时便垮了下来,也不看他,从他身旁挤出去,走出浴室。

    待陈麓川洗漱完毕,换了衣服,两人一道出门吃早饭。陈麓川今天中午也有个局,耿浩然和他表哥请陈祖实吃饭,谈生意合作的事儿。

    吃完之后,两人在早餐店门口道别,各自上了车。陈麓川从驾驶座探出头,朝她一扬手,“明天见。”

    林阅笑了笑,“明天见。”

    说罢发动车子,挂档,一踩油门。

    车子驶出去一截,后视镜里陈麓川的车子再也看不见了,她紧咬着后槽牙,继续往前开,直到拐了一个弯,彻底驶离这片住宅区的范围,方靠边停了下来。

    她瞅了瞅放在副驾驶上的提包,心里一时挣扎难定,然而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她掏出那支唇彩,轻轻旋出来。极为正统的红色,色泽艳丽,才用了不到三分之一。她又瞅了瞅底部的品牌和型号,掏出手机,输入搜索。

    yls一月的新品,上市不过三个多月。

    而陈麓川去年十二月归国,并租下了这套房子。

    林阅心脏一路地往下沉,瞅着手里的这只唇彩,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一股脑儿地往上冒。

    又想起昨天与陈麓川开玩笑,他自信笑说:“你随便找。”

    她愿意信他,可在一个单身男人的住所里,出现了这明显不合常理的东西,正常的女人都会揣测一阵。

    末了,她想,即便陈麓川这几个月里有过别的女人,也该是在她之前,她相信以他的人品,总不至于脚踏数条船。

    而要是跟他的过去较劲儿,就没意思了。

    车在路边停了许久,她想一会儿,发一阵呆。最后叹了声气,打开车窗,将那唇彩一下掷了出去。

    ·

    到家的时候,何珊正在厨房里洗鱼,周遭一股子腥味儿。林阅放了东西,自觉去厨房打下手。

    何珊问她最近的状况,她意兴阑珊,答得敷衍。何珊自然不高兴,指着她一顿数落。放在平时,林阅肯定也要顶上两句,然而此刻情绪恹恹,怎么也提不起劲。

    何珊瞅出些不对劲,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大姨妈来了。”

    “哎呀你早说啊,”何珊赶紧将她浸在菜盆里的手捞出来,“别沾凉水,菜我来洗,你帮忙切吧。”又嘟哝两句,“你这好不容易调理好,小心回头又乱了。”

    早几年,林阅还是个小策划,加班的日子比现在还多。作息不定,生物钟紊乱,内分泌也跟着出了问题,一到生理期就疼得满地打滚。何珊按着她灌了三个月的中药,又听说有个叫天.喜丸的药效果不错,特意请人从香港代购了好几大盒。多管齐下,好歹帮她调了过来。

    快到中午时,陶美芹和林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