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当了通房被开了恩典放出去的妹妹……

    含翠亲娘早逝,后娘当家,她和妹妹一母同生,后娘看她们姐妹情深的样儿分外不顺眼,便早早指使她们进府中当差,含翠长相干净漂亮,被挑进了连氏的院子,妹妹却进了大厨房,当了个洗菜的粗使!

    太太院里的踩高捧低,大厨房的劳累辛苦,一年一年的,姐妹俩相扶相持,困难的往前走着,直到含翠提了一等大丫环,她们的处境才算是好了些!

    本以为这一生就是嫁人生子,平凡着过去了,可含翠却被提成了通房,妹妹也被连氏当做恩典拉笼般的放了出去,可是,她那后娘却看放到家中,无法在挣银子的妹妹百般碍眼,直接找了个借口,把妹妹拉出去,卖到了下等的妓馆里!

    含翠的亲爹是庄子的管事,等闲不来简府,对含翠这个名声尽毁的通房并不在意,又被后娘把持的水泼不透,竟然没说什么,直接就同意了后娘的做法!

    等含翠知道的时候,妹妹已经被卖到妓馆里好几天了,她疯了一样的去求连氏,只求太太能为她做主,教训她后娘,将妹妹赎出来,可是太太她却着急回娘家,只敷衍的说了一句‘明天在办’!

    当然,后来她才知道,妹妹早就被杨嬷嬷赎出去了,并没受到伤害,可是她却没法忘记太太当时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她有多感激三小姐,就有多恨太太!

    “连氏,含翠说的可属实?你把如儿订给了连家?”简老太太沉声问!

    连氏无力的软在椅子上,张了张嘴,确说不出话来,药,她确实派人去买过,因为含翠说她出门不方便,又需要那药固宠,银子,她也给过,是为了奖励含翠,让她更加忠心!

    至于那死丫头订给诚儿的事,她该怎么说?说没订过?可这事她房里的下人基本都知道,说订过,那不正好合了含翠的说?

    难道要她说,因为那死丫头打了诚儿哥,她跟娘家闹掰了,连她爹娘都为诚哥儿的事牵怒她,她去道歉几次都没进的了门,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去陷害二丫头吗?可是,可是,这事根本就不能往出说啊!

    要是让简老太太和简知洲知道她跟娘闹掰了,那后果的严重性完全不会压于她陷害二丫头没成功,娘家的事不能解释,二丫头的事也不能认,连氏发现自己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蛋疼境界!

    解释不了也不能就这么认了啊,连氏振奋精神,开始跟试图无中生有,舌战群雌,无奈嘴皮子不够利落,被逼问的节节败退,狼狈不堪!

    简如眯眼看着眼前这一幕,心生不由的升起了几分佩服,至此,事情已经清晰,她算是完全了解简玲所有谋划了!

    毁去跟她争夺资源的简诗,彻底打下未来有可能会操控她婚事的嫡母,甚至在含翠明显犯了大错的情况下还能洗白她……

    想必今后这犯了大错的含翠就会成为简玲手里的一杆枪吧,完全可以指哪打哪,或许还可以为她在简知洲耳边吹吹枕头风,让简玲那‘最受老爷疼爱的闺女’的地位坐的更稳。

    不止这些,甚至连她都是简玲计谋中的一环,只不过她机警躲过了而已!

    不错,简玲轻挑着嘴角扫了简如一眼,本来,便宜大姐推简诗下水是她计谋中很重要的一环,便宜大姐不愿意嫁楚家,也不愿意剁指,于是便和亲娘一起谋算简诗,然后嫁到连家什么的,不是很友爱吗?

    可惜……湖边的事让便宜大姐躲过了,还派人抓住了安冉,让她完美的计划出现了瑕疵,不过,即使如此,她依然笼络住了含翠,泼了连氏一盆洗不干净的脏水,还有简诗,虽然没彻底毁了她,但只要把今天的事往外传一传,呵呵。

    她那便宜大姐,就是有所察觉又怎么样?一个古代土著,还想跟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生活于爆炸信息社会的现代人比吗?

    唉,叹了口气,简如垂下眼帘,简玲确实不简单,够厉害也够狠,害起人来一点不手软,就连对自身都能下去狠心,见她未被小杨氏算计成,便干净俐落的跟着跳下去,就算现在连氏有证据能洗脱嫌疑,但却永远不会有人把此事跟简玲扯上关系,谁会怀疑为救姐姐不幸落水的十一岁少女呢!

    那湖长达几里,深不可测,掉下去或许直接就淹死了,就算会游水,初春的湖,刚刚解冻,那水凉跟冰差不多,泡在湖里那么长时间,一场大病在所难免,若身体差一些,一命呜呼也不是不可能的!

    她承认,简玲确实比她心狠手辣,可是,太小看她们这些古人的话,可是会吃亏的!

    余光扫过被宁玉领进来的粉裙丫头时,简如不由的露出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容!

    那别有意味的笑让简玲不安起来,她猛的回头,然后,看见了一双满含愤怒的眼!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