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简知洲竟然还敢把她们领来,简老太太狠狠瞪了一眼儿子!

    简知洲愧疚的底下头,全是他的错,他竟然如此不熟悉自己的技术领域,这地方有这么一家姑子娼,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简直不能原谅!

    “带我来这房间的丫头?”冉安跪坐在地,歪了歪脑袋扫视一周,然后一伸手,准确的指中一个地方,嘴里说着:“就是她,就是她带我来的!”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去看,只见那尽头,简知洲一脸无辜的站在那儿!

    “啥?我?”他指着自己的鼻尖,蠢呆的让人不忍直视!

    “冉公子,请你不要说笑好吗?”简老太太几乎想挠墙了!

    房中众人也都目瞪口呆,老爷给这人带路,老爷领这人去嫖他闺女,最重要的是,老爷是丫环?这是把他们是傻子吗?

    “不是他,不是他!”冉安连滚带爬从地上起来,窜到简知洲身边,一把将他拽开,随后,才指着一直躲在简知洲身后的含翠说:“是她才对!就是她带我进来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含翠身上!

    含翠不安的眨了眨眼睛,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可是这一瞬间的注视还是让她有些不适应!

    “含翠,这是怎么回事?”简老太太眼若厉刃,声若洪钟,这一天的憋屈可算是找到了发泄口!

    “这,这是不是弄错了,怎么会是含翠?”同一时间,简知洲回头,脸上的表情跟见了鬼一样!

    众人一片哗然,简如却皱起眉,目光在简玲和含翠身上徘徊,这么轻易就被抓住了,含翠是这要舍身为人?她有这么高的节操?拜托,千万别告诉她,含翠对简玲是真爱!

    “奴婢,奴婢……”含翠低着头,暗自调整了一下表情和语调,这才楚楚可怜的跪在地上,面向着简知洲,轻启红唇,欲言又止的说:“老爷,求您别问了,这件事全是奴婢做的!”

    她声调婉转,哀哀凄凄,嘴里说的全是她做的,可那神态作派满满的写着‘有隐情’三个大字!

    “你从实招来!”

    “翠儿,别怕,老实说是不是有人威胁你,老爷给你做主!”

    简老太太和简知洲眼神都很不错,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声!

    “没有,没人威胁奴婢,是二小姐屡次辱骂责打了奴婢,奴婢心中不愤,一时糊涂,这才做下错事,求老太太,老爷恕罪!”含翠跪趴在地,频频的叩头!

    简诗曾辱骂责打含翠之事,还真是有的,这段时间,含翠在简家‘名声’颇亮,‘战果’昂扬,自然的就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这其中以亲姨娘被遣走的简诗为最,尤其有好几次,简诗去找简知洲给陆姨娘求情,却都被含翠打断,甚至直接把简知洲拉走。

    简诗那是什么脾气,嫡长姐都敢张嘴就骂,伸手就打呢,就算被老太太调,教过,知道眉眼高低,却也不会把个通房放在眼里,寻了个机会,在小花园里堵住含翠,连打带骂,几乎没掐出火星子来,含翠当时没反抗,可转过天就在简知洲面跟下了眼药,让他大骂了简诗一顿,至此这两人就结了仇,每每见面都火花四射!

    可惜,含翠在得宠也是奴婢,简诗仗着主子的身份,在两人争斗大占了上风,把含翠逼的很是狼狈,这些事,简府众人都看在眼里,因此含翠说了陷害简诗的理由,大伙都有种恍然的感觉!

    含翠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下人站出来说,她们曾看见含翠偷偷往香炉里扔了什么东西,当时只是一恍眼,没怎么看清楚就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那扔的就是一脉酥吧!

    人证物证据在,连动机都有了,众人,尤其是正春水泛滥的碧波和碧月,一时连生啃了含翠的心都有了!

    “含翠,你这是认罪了?要知道,陷害小姐可是大罪,就是发卖了你也不为过!”简老太太若有所思的问!

    含翠并不说话,只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时偷眼瞄着简知洲,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这,老太太,含翠也是情有可原,反正诗儿没出啥大事,要不,就从轻处理,罚她半年月俸吧!”简知洲被电的麻酥酥的,不由的陪笑着求情!

    开玩笑,他好不容易才得了个尤物,还没亲近够呢,哪里舍得就这么发卖出去啊!

    被儿子不着调的话气了个倒仰,简老太太索性不去理他,她直视含翠,气势磅礴不怒自威:“含翠,你可是家生子,一家子全在简府当差,你要想清楚,这事若真是你自己做主办下的,你家里人可是要受连累的,可是,若你是替什么人顶罪……”

    很明显,简老太太并不相信这事是含翠主谋的,落水,姑子庙,换衣,迷香这些事串起来,显然早有预谋,怕连这庙里的姑子都是被收买过了,这些事,可不是含翠一个连府门都轻易出不得的通房能做出来的!

    至于巧合,简老太太冷笑一声,她却不相信这世上有这样奇妙的巧合!

    “是啊,翠儿,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就跟老爷说,老爷给你做主!”简知洲急忙开口!

    “这,这……是……”含翠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和犹豫,很明显的她被简老太太的话吓住了,她慌张的四下扫视,却在看见简知洲的自信的眼时,仿佛得了勇气一般,几下膝行到他身边抱住他的大腿,崩溃一般的喊道:“是太太,是太太让我这么干的,是太太逼我的!”

    被点了名的连氏茫然的抬起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面目呆滞的想:又她妈是我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