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寝室里,碧波和碧月已经被两个大耳光抽醒,此时正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用湿帕子给昏迷不醒的简诗擦脸!

    “娘,这香是妓,咳,院里常用的香丸,叫一脉酥,是,呃,助兴的药!”简知洲手里捏着一点药渣,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脸上的表情既尴尬又气愤!

    顾名其意,一脉酥是一种春,药,它药性温和不伤身,对女子的效果尤其有用,妥妥不形容,算是简知洲平日常用的药物之一,逛院子遇上要开苞的小妓子时,总是要点上一炉,即有情趣,又免了雏儿挣扎败性!

    在所有助兴的药里,简知洲是最喜爱一脉酥的,因为这药用上之后,虽会骨软无力,但神志却是清醒的,每每看见用药的女子在身下或流泪或羞愤的表情时,简知洲总是特别兴奋,可是……当这药用在他闺女身上时,简知洲就(*﹏*)……

    “娘,还是让我去把那大夫叫回来吧!”

    看着满脸潮红,不自觉夹腿的两个丫环和床上还昏迷着却不时呻,吟出声的简诗,难得的,简知洲脸上都泛出几分红色!

    背转身,他迈开腿就准备去请太夫!

    “不许去!”简老太太一声厉喝,声音大的让人侧目!

    “啊?为什么?”简知洲被吓了一跳,转头问!

    “咱们府里的小姐,出个门就中了春,春药,这说出去能听吗?”简老太太这一天脸上都没放过晴,现在更是青筋暴出,黑如锅底了,那感觉,好像随时都会爆血管一样!

    “可是,不请太夫,她们怎么办啊?”简知洲吱吱唔唔,他是常客啊,这药的药效他太清楚了,要么就用些醒神丸,要不就泼凉水,否则,十二个时辰药效妥妥的,丫环好说,泼点凉水不要紧,可是简诗现在正发着高热呢,在泼水,要不要命了?

    “让她们挺着!”

    随着简老太太一声大吼,碧波碧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上的热度都退下去几分,就连昏迷着的简诗,呻,吟声都小了不少!

    见老太太发了真怒,房中众人俱都静若寒蝉,缩头耸肩!

    “那个淫,贼呢,把他带上来!”简老太太拍的桌子啪啪直响!

    看简如一直没发话,吴海就自觉的把脸肿男拖到屋中央,往地上一摔,然后就退了下去,像个门神一样守住门口了!

    借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脸肿男身上时,简玲将脸凑到杨嬷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杨嬷嬷连连点头,几步便到了含翠身边,嘀咕着说了些什么!

    抬头望向简如,简玲的眼中闪过几分在意,本来她已安排的很妥当了,简府众人都被她使计支到别的地方,简诗身边应该只有碧波碧月的,按计划,那男人应该是污过简诗后才会被发现,哪曾想……

    她这个没用的便宜大姐,是发现了什么不妥才派人来看的吗?还是纯属偶然?简玲眯起眼,好像刚才小杨氏推她的时候,也没成功吧!

    看来,她这便宜大姐还挺不简单的,简玲眼中闪过一丝遗憾,这一场到底让简诗躲了过去,虽说中春,药,屋里进了男人这样的事也够毁名节的了,但到底没直接污了效果好,而且,这便宜大姐既然躲过推人这一计,又派人抓住了那男人,罪名什么的恐怕也扯不到她身上了!

    可惜了,本来是一箭三雕的,现在竟然飞走了一只半!

    就在简玲遗憾莫名的时候,简老太太已经开始审上了肿脸男!

    一捅冷水从头到尾,脸肿男貌似不适的蠕动了几下,这才清醒了过来,然后,他……泪流满面,滔滔不绝!

    水月庵一个私娼馆,他到这儿来找乐子有什么不对,在说了,那个房间本就是他包下的,也没人跟他说今天睡床上那个不是新来的小姑子啊,凭什么揍他啊,欺负他家里没人啊!

    “我要到官府去告你们!”脸肿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

    所有人,包括简玲都囧囧有神的看着跪扒在地上的脸肿男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手帕,按着眼角擦着泪!

    据此脸肿男自己交代,他叫安冉,是京城人士,今年二十有六,乃是皇商家的庶子,人生目标跟简知洲一样,日遍四方!

    今天他是听说水月庵新来了批小鲜肉,过来尝第一嘴的,像平常一样,他来到后门,就被一个丫环引进包房,虽然那丫环他不认识,包房里的情况也跟往常不太一样,但是看见简诗那种冲击性的美貌,他的理智就彻底卡死了,飞扑上去,正准备脱裤提枪的时候。

    安冉痛哭流涕抚摸着自己的脸,然后,他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太残酷了,因为他没拼命的护住脸,他英俊的相貌就没能保存啊!

    次奥,这傻货竟然还是个娘炮富二代,不是交代好了找个没背景的吗?简玲狠狠用眼睛横了下含翠!

    含翠转头耸肩,她本来是买通了庵堂安排了一个地赖的,可惜,这货来的正巧,简诗那房间挑的又太好,这不属于技术失误,完全巧合,跟她无关。

    简老太太用劲全力控制着暴起的冲动,这是个有背景的*,不是家里的下人,默念了好几遍,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沸腾的打死此人的念头,用温和到扭曲声音问:“冉,公,子,你说有人引你到老身孙女的房间中来,那你还记得,引你的人是哪个?”

    简诗在此房中休息的事,庵中所有尼姑都知道,如此还有人引这个冉安来此,简老太太首先就排除了意外的可能,百分百是有人在背后谋算,不过,这样一个私娼庵,脏的没下脚处的地儿,简知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