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已是四月!

    不比去年的世事纷纷,过了年后,简老太太安心调教孙女,连氏乖乖打理家事,简府的日子很是平淡,唯一能让人觉得惊讶的,便是简府当家,简知洲,他竟然已经半个月没去过妓馆了!

    这简直比他半个月不吃饭,不排便都让人觉得惊悚!

    简府下人中流言不断,府中老仆版是老爷浪子回头,洗心革命,重新做人,奋勇向前,喜闻乐见版是老爷入花丛这么多年,终于马失前蹄,那啥彻底烂掉了!

    当然,这些都属流言,无甚证据之说,简府中大多数人认可的版本是天降妖姬,缠的老爷在无精力!

    通房含翠,是太太嫁进门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推出来争宠的丫头,这丫头刚被推出来时,有多少笑话太太是黔驴技穷,连个正经绝色的都找不出来,可半个月过去,在看现在的光景,谁不竖起大拇指暗叹太太有眼光,一个相貌只不过中上的丫头,太太竟能看出其隐藏技能,那是何等了不起的眼神!

    什么接溺尿、吊双足、行后庭花,品的一嘴好箫,每每老爷宿在含翠那的第二天,府里就能把他们xx的姿势,表情嚼出花来,说的似模似样,甚至还有不少仆妇嘻笑着说,她们伺候茶水的时候,曾亲眼见过,亲耳听过呢!

    反正不管传闻是真是假,含翠将老爷把持的如生了根般,让老爷整整半个月没离开过她的房,当真算得上是后宅第一人了,不过,也因为这个名声,就算是在得宠,她还是没提成姨娘,简府到底是要脸面的人家,这样比娼妓优伶还荡儿的,私下当个玩物儿就罢了,正经上谱,简老太太是决不能准的!

    “小姐,白总管刚才给我回话了,说近来含翠私下跟杨嬷嬷走的有些近,而且,有个守夜的婆子还看见她们晚上偷偷见面了呢!”宁玉气喘须须的禀报!

    溜溜儿的跑了一上午,才问着这些消息,她鞋都磨薄了!

    “哦!”简如无意识的回了一声,手指轻叩桌案,陷入深思!

    “怎么了?含翠有哪儿不对吗?我听说她挺听太太的话啊!”宁香偷摸的捅了宁玉一下,好奇的小声问!

    “我哪知道啊!小姐让打听的!”宁玉无奈的摊摊手!

    两人的对话简如听见了,但却没有解释,因为就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打听这些,只是莫名觉得府中气氛不对!

    含翠不合常理的高调,杨嬷嬷的四下游走,给老太太请安时,简玲偶尔露出的让人心寒的眼神,这些,都让简如异常不安。

    且不说旁的,就含翠那身‘本事’,也不像是基本没出过府中的人能掌握的啊,这样‘身历百战,经历丰富’的人,终她一生,也只见过一个!

    思绪飞转,简如的眼眸转深。

    “宁香,宁玉!”半晌,简如招唤一声,将两人叫至身边,低声吩咐道:“你们去将那人找来,如此这般……等到时候……”

    “小姐,这,这行得通吗?那丫头可是她们那边的人啊!”宁香惊呼!

    “你放心,宁嬷嬷的消息不会错的,你啊,可别小看仇恨的女人。”简如用手指点了点宁香的鼻尖,失笑着摇摇头。

    宁香虽似懂非懂,却也不在多问,听从吩咐与宁玉开始行动起来!

    看着两个丫头走出房门,简如抬手揉搓着抽痛的额头,她以应允了婚事,想必会如前世般在六月份嫁出去,在娘家,满目亲缘,打不得骂不得的坑爹状态让她非常苦逼,她觉得,她很是需要赶紧离开这里,到那个她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酣畅淋漓的来上几场,以解她心中难言的郁闷和寂寞。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绝对不能允许娘家在生风波,不管家中谁在谋算什么,有多大的张成,可以等她嫁出去在轮圆了使,现在,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简如重重的锤了一下桌案,眼中射出那骇人的光芒,足以闪瞎任何的人钛合金狗眼!

    野火烧荒,春耕农忙,这一日,简府全员出去,连主子带下人,晃晃当当好几辆马车向位于远效的耕神庙而去。

    简府乃乡绅,说白了就是地主,远效亦有良田千顷,佃户无数,此时正乃春耕之季,一家人俱都要去拜祭耕神,以求未来一年风条雨顺!

    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祭耕神乃是一年中仅次于过年的重要节日,这关系着他们未来一年的衣食生活,而似简家这种地主之家,耕地是他们最要的经济来源之一,自然也不会不重视!

    耕神庙位处于远效,这日又是大祭,人潮众多,简家不是什么权势人家,也没法包庙单独拜祭,就只能早早的出门,以求不赶上人流最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