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V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

    夏景行第二日起了个大早,去后花园打了趟拳,活动完筋骨回房,夏芍药就不见了。

    桌上摆着丰盛的早膳,素娥表情十分为难:“姑娘……姑娘说有事儿,一大早就出门去了。”也不知道姑娘跟姑爷闹什么别扭,问了姑娘也不说,真是凭白让人担心。

    夏景行无语凝噎:他也不是豺狼虎豹,何必躲他躲的这般厉害呢?

    他哪里知道夏芍药心里的惊涛骇浪,是完全无处诉说的。

    家里倒是有老嬷嬷,可那都是粗使婆子,上夜的守门的厨下打杂的,园子里照看花木的,唯独没有贴身照顾她的。

    对着身边的丫头就更说不出口了,她在家里发号施令惯了的,这些丫头们自来只有听从的份儿,在她眼里这些丫头知道的还没她多呢。

    至于远在护国寺的夏南天……这等污人耳目的事情,就更不好拿出来问了。

    夏芍药一大早的也无处可去,坐着马车在街上瞎转悠,有那卖早点的铺子,这会儿摆出了芝麻胡饼,两边烤的焦黄,上面密密洒着芝麻,令丁香下去买两个来,隔壁就是豆腐脑儿,浇了肉酱洒了葱花,嫩黄翠绿,诱人的肉香,就着一碗豆腐脑儿吃了个芝麻胡饼,胃里充实了,心情似乎也从容了许多。

    再想这事儿,其实也没什么吓人的,他都没皮没脸敢将这类书拿到自己面前来了,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何不摊开了来问?

    思来想去,还真只有夏景行一个人可问。

    只不过等马车到了夏家老宅子,她又改主意了,催促车夫:“还是去铺子里吧。”

    车夫这一大早就被夏芍药揪着起来满洛阳城的转悠,好不容易空着肚子到家门口了,还过门而不入,他倒是想问问:姑娘您这到底是要做甚折腾我啊?!

    府里守门的小厮远远看着马车回来了,还记着往内院传话,说是姑娘回来了,等夏景行从思萱堂一路出来,到得府门口,哪里还有夏芍药的影子?

    跑腿的小厮这会儿面红耳赤,脑袋都恨不得垂到地下去,讷讷不成言:“小的……小的确实看见府里的马车回来了嘛,丁香姐姐还坐在车辕上呢。怎么一眨眼,就又不见了呢?”他也不过往二门上传了一回话,就不见了府里马车的影子。

    姑娘待姑爷多郑重,夏府里有眼睛的都能瞧得见。别家的赘婿会遭下人白眼,就算是外面提起改了姓的赘婿,那多半也是看不起的,但夏府这些仆人可不敢对夏景行有一丝一毫的不敬之处。

    夏景行板着一张脸在小厮的胆颤心惊中往回走,过了二门才可见压下去的唇角弯了上来,显是在忍着笑。

    *******************

    这日倒不必何娉婷盯着,铺子才开,夏芍药就上了门,“我今儿是来蹭点心吃的。”

    何娉婷:“……”

    等到点心上了桌,夏芍药果真埋头吃起点心来,一盘子红豆糯米糕,一盘子桂花糕,她足足吃了一半儿。丫头上得茶来,她还要嫌弃,“你这什么茶?居然是陈的!”

    何娉婷:“……”

    这种氛围,让她怎么解释那日丢脸的事情?

    实在不合适拉家长,而夏芍药似乎也没什么心思同她寒喧,坐在何家铺子二楼的雅间,窗户正对着夏家的铺子,她的目光便一直盯着自家门口,看偶尔有零星客人进进出出,伙计们客客气气将人迎了进去,又客客气气送了出来。

    间或有人买两盆还未结苞的芍药,伙计们替客人抱了出来,送到车上。

    她以前就好坐在茶楼里看自己家铺子里的动静,有时候安安静静坐一两个时辰。

    何娉婷还不知道她有这习惯,第二日铺子才开门,大师傅的点心还没上笼屉,她就踩着晨光踏进了何家铺子,径自上楼进了雅间,还吩咐店里的伙计:“上两盘点心来,昨日的点心有点甜了,今儿做淡一点。”

    一连三日,夏芍药躲夏景行,早出晚归,在何家铺子里耗了整三日,到了中午还要从外面酒楼叫菜,等饭菜摆上桌,她还招呼何娉婷来吃:“何妹妹也来吃一点吧,这家的八宝鸭子不错。”

    何娉婷气结!“夏姐姐好胃口,你自己吃吧我还不饿。”

    她这开的是花铺子,可不是茶楼点心铺子,哪有人整日耗在这里的,关键是夏芍药……她也不买花啊!

    反正这等厚脸皮的事情,何娉婷是做不出来的。还暗示夏芍药:“夏姐姐怎么也不去自己铺子里看一眼?”

    “我家铺子里的掌柜伙计都是做熟了的,不必人看着的。”

    ——那你还日日盯着自家铺子门口?

    她哪里知道夏芍药这是在盯着夏景行呢。

    夏景行这三日可往自家铺子里跑了五六趟,每回来掌柜的都摇摇头:“姑娘没来铺子里。”是没进来,一大早开门的时候他就看到姑娘进了对门的何家铺子。

    可姑娘吩咐了下来,不能跟姑爷说她的行踪,掌柜的就只能表示:姑娘没来我这里,至于她到了哪儿,对不住您啦,这不是小的该知道的!

    晚上回去,夏芍药都是洗洗直接上床睡了,就连晚饭也是在外面一并解决的。

    这三日功夫,夫妻两过的形成陌路,直让素娥揪心不已,暗自思量是不是应该往护国寺报个信,好让老爷来调停调停。

    她心下忧愁,跟华元悄悄透了个信儿,华元便将夏景行拦在了外院,委婉的表示:姑娘虽然年纪小,但最是明理懂事,若真有偶尔任性的时候,还望姑爷多迁就担待!

    夏景行……唯有苦笑!

    ***********************

    第四日头上,何娉婷十分含蓄的向夏芍药表明态度:姐姐你倒是天天耗在我这儿算怎么回事啊咱俩不熟!

    夏芍药将栗子糕咽下去,再喝一口茶,十分诧异:“不是咱们俩在吴家桂花宴上一见投缘,妹妹这才在我家对门开了花铺子吗?我还当妹妹喜欢我来,所以天天来陪你呢!”

    何娉婷气个绝倒,有心想说:我跟你一点也不投缘!可这话也只能在肚里过一过,真讲出来就不合宜了。

    看着夏芍药笑眯眯继续吃点心,还跟自己的丫头研究中午要叫哪家的席面,何娉婷觉得心好累。

    回家向何大郎抱怨夏芍药脸皮之厚,闻所未闻,讲她日日耗在自己铺子里,就连点心也不知道白吃了多少,还说自己与她一见投缘,这才来陪她。

    “投个鬼的缘啊?!我最看不得她这种假惺惺的样子了,明明不喜欢我,就是故意来找我麻烦的,偏还说来陪我的,黑白颠倒,简直有媒婆之能!”

    最近何夫人往家前前后后招了好几个媒婆,官媒私媒都有,就为着替儿女寻一门好亲事。

    何大郎对成亲不感兴趣,倒是在外面流连花丛,何娉婷的理由是:兄长都未娶,怎能轮到我?!

    何夫人头疼不已,将媒婆的那些话儿当来教育儿女,未见效果,倒让何娉婷对媒婆之能领略深刻。

    何大郎大笑不已,心知自家这个妹妹不是夏芍药的对手,人家有本事天天跑来给她添堵,生意场上就更不必说了。他倒是有把握在夏芍药手里抢生意,但自家妹妹就别指望了。

    好在这铺子就是遂了她的心愿开了给她打发时间的,赚钱倒是其次了。

    “好了好了,估摸也就这两日,近来城里已经有不少人前来求购花苗,行宫里已经往外传话了,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