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安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十六章

    夏景行瞪着面前的帐本已经很久了。

    好歹他打小也是读书长大的,虽然他那样的家庭,不必走科举之路,但也没道理连个核帐都不会吧。

    他翻了半日,眼前是一堆芍药花名,什么宝妆成,冠群芳,叠香英、积娇红、醉西施、妒娇红……足有上百种芍药名字,价格也不尽相同,只看的他眼花缭乱,不知如何下手。

    就算是同一种花,隔得几日卖出去的价格也不尽相同,累加核算倒数字没问题,但想也知道,必不是这么简单的累加。

    夏芍药敲门的时候,他正头大如斗,想也没想立刻便将摊开已经翻了好几遍的帐本子立刻合上,才亲去开门。

    门外的小丫头一脸尴尬的瞧着他,似乎略带些讨好道:“书房里坐着气闷,不如我带夫君去后花园子里转转,将晚饭摆在水榭里,凉凉快快的用些小菜冷淘,可好?”绝口不提核帐的事情。

    夏景行为难的朝书房瞧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帐都没核完呢。

    这下她面上的尴尬之色更浓了,想也没想道:“这些事儿留着我来做就好,咱们去吃饭吧。”

    有人解救,夏景行巴不得离帐本子远些,就怕吃完饭了这小丫头再提出让他看帐。

    夫妻两个出了书房的门,并肩而行,夏芍药也不问他看帐看的如何了,只指着家中景致给他瞧。

    才进了园子门的那棵金桂树是她去何家做客,吃过了何家香香甜甜的桂花糕,看到何家满园的桂花树,死抱着一棵小树不放,唐氏好说歹说才将她劝回家,从外面买了棵金桂树苗来栽了,“没想到自栽下至今,也不知怎么回事,树冠子都长的老高了,就是不开花。”可不出奇。

    夏景行还特意围着那树绕了一圈,论理这时节正是桂花盛开的时节,但这棵树长的郁郁葱葱,却半个花苞也无。

    “这个……不会是买错了树苗吧?”

    夏芍药对芍药花在行,对桂树可半点也没研究,也仰头去瞧,“不会吧?”这颗金桂树从栽在这里她就盼了多少年,只盼着秋天满园桂花香,还能亲手摘花做桂花酿,桂花糕吃,那必是乐趣无穷的。

    年年空盼,浪费她多少关注。

    夏景行顺势牵过了她的手,见她还关注那颗桂花树,便指着不远处的荷塘道:“这荷花栽来也不会是为了吃的吧?”

    夏芍药大为惊讶:“你从哪知道的?难道是爹爹告诉你的?”感觉到握着自己的大手上掌心还有茧子,她小时候倒是看到过爹娘偶尔牵手,只当这是夫妻寻常之事,便也不在意,还曲起小手指在他掌心里挠了两下,见夏景行猛的将手缩了回去,顿时笑出声来。

    这人原来这么怕痒。

    夏景行莞尔一笑:“猜的!你这么爱吃,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花了,总不会是为了赏花吧?”她对桂花糕这么执著,以岳父宠女的态度来瞧,很有可能。

    夏芍药大起知己之感,兴兴头头道:“我小时候爱吃外面的莲子糖,三四岁上知道了莲子是从哪来的,就缠着爹爹家里要种荷花。后来爹爹就雇人在后院开挖了荷塘,引了活水进来,种了荷花给我的。不过有一次,我坐在小舟上采莲蓬,一头栽到了塘里,我娘吓个半死,就禁着我坐舟子玩了。”

    那次之后,唐氏就将她的奶娘给辞了,身边留了几个丫环,自己亲自看着,倒恨不得整日将闺女拴在身边半米之内。

    提起这次的溺水事件,她一脸遗憾:“我后来倒是想学泅水来着,可惜我娘不让,只得做罢。”双眸亮晶晶问他:“夫君可会泅水?”

    夏景行倒是会,只不过他学泅水并非为了玩乐,而是为了危机时刻保命。在她的温柔注视下,当初为何学泅水的痛苦似乎如云淡一般淡去,还能有兴致逗她:“学泅水并不好玩,我当初学的时候灌了一肚子水,被人倒提着控水,特别难受。”

    夏芍药顿时一脸钦佩的看着他,还安慰他:“夫君其实很厉害的,都会泅水,不会看帐本也算不得什么。”

    夏景行:“……”

    夏芍药话都出口了,才觉得自己高兴之下失了言,眨巴着眼睛见他一脸无奈的样子,便只好加大力度安慰他:“其实看帐也没什么有趣的,只看帐之前要知道家里所有的芍药花的品种,价值,以及外面的花价,等知道了这些再看起铺子里的帐来就没什么难的了。”

    她原本在外人面前是很端庄慎言的性子,在家里便十分随意。自与夏景行成了亲,见他性子随和,又以对方乃是一生要相伴的人,陪着她在护国寺熬过了最艰难的几天,便对他不知不觉亲近起来了。

    寒向荣与她打小关系融洽,可也没有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陪着她一起守护夏南天。独夏景行做到了,这在她心里便生出了感激之心来。

    “没事,反正家里只要你会看帐就好了,我会不会都不要紧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