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失忆后醒来我就变成万人迷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br />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南沛话音一落,就见着个剃了个板寸,头发灰白夹杂,看上去像是有些年纪了,但是精神抖擞的老人家,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开心的朝两人笑起来。

    安东尼一阵欢呼:“太好啦,南沛这下你没有理由了吧,那么明天到时候我会来接你哒,就这么决定啦,么么哒。”

    好家伙,安东尼没给南沛一点反驳的机会,只把他的背影留给南沛的尔康手,几步一蹦达的飞快的跑走了。

    南沛不由得在原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只是等他转过身,就见着老伯尼又要一副偷偷摸摸的溜走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猥琐,其实南沛第一次见着老伯尼的时候,他也是十分不的愿意相信,这就是组织替他过于艰巨的任务和这个世界的意识做了几次艰难的沟通才给他开出来的外挂的。

    我们现在又要倒叙一下,先说到南沛从大主教派出的要做掉他的人手逃出生天开始,主要是南沛那时早有准备,所以在森林里藏也好藏,而也多亏了伊曼当时很快的就派了人过来,所以迫于压力,那些人并没有对南沛穷追不舍,而南沛也借此辗转到森林附近的小镇。

    之前在宫中他不是老跑藏书阁嘛,在哪里找到几本魔药书,森林里找齐了材料,顺便救了个同样是来采药但是遇见的危险的女孩儿,在他们一家人的帮助下,主要是没有了魔力的南沛他炼药失败率太高了,这多亏了那女孩儿的哥哥才最终能完成,这剂魔药喝下去后能够掩盖住身上属于自己的气息。

    而当时南沛要从小镇出发到芒斯特来的时候,帝都的人却也没放弃要找他,而南沛遇到的第一个守城的人居然是布莱特,他一边感叹着难不成伊曼的左右手都这么闲吗?一边庆幸他准备好了魔药,否则就凭布莱特契兽那鼻子,他非得当场被揪出来不可。好在过程虽然惊险,但是到底过关了。

    于是南沛这就进入第二关了,之前组织说让他来打汤姆苏的脸,他这一没钱二没实力的,实在是难度有点大,所以组织就说了,想办法让他恢复实力吧,给他找个老师,就是教授过当初他为国捐躯天赋同样刚刚的父母的老师,指定了个地点让南沛在那儿等。

    等了半天也没见人来,结果倒是捡了只猫,或者只是外表看上去像猫,还有喜欢吃鱼这点像。因为南沛第一眼见到这只猫的时候,这么小小软软的一个,当时正骑在一头熊的脑袋上,又是小肉球biubiubiu的几下就把那只魔兽给揍趴下了。当时把南沛给吓的啊,他连那头熊都打不过,这只喵呜要是回过头来揍他怎么办,所以他当即撒丫子跑了。

    只是他跑太快了,于是就没见着那只骑在熊脑袋上的喵呜十分委屈十分不解的模样,就像是,你看我多厉害啊我实力一点都没退步,你见着我没认出我也就算了,你还敢再扔下我一次。

    所以这也是后来这只喵呜老对南沛傲娇一下的原因,而南沛也是在后来才想起来这只喵呜是他的契兽,只是他看着手心里小小的一团,忍不住从脑海中那些很模糊的回忆里扒拉点印象出来:“我记得你以前比那只熊还壮啊小白!等等你好像以前不叫小白,算了反正这个名字也挺不错的,叫起来怪爽的!”

    其实原因想想也简单,南沛是在护送王后出行遇刺的时候将他的契兽弄丢的,那时他的魔力和灵魂已经很不稳定了,加之他的契兽也受了很重的伤,于是契约崩溃自动解除,但是这是被动解除的,一人一兽隐隐还有着羁绊,自己流浪着刨地吞了几十颗兽石,慢慢的恢复过来的小白就过来找南沛来了,而因为南沛的魔力还未恢复,所以他的小白自然也无法恢复到它当初威风凛凛,走一走地抖三抖,甚至于把伊曼那只白狮轻松压趴的模样,当然啦,肯定是那只白狮让它的啊,物似主人型嘛。

    只是就是这样南沛也很开心啦,能够找回他的契兽,所以他也暂时不去想那个可以帮助他恢复魔力的外挂为什么还不出现了,小白喵呜喵呜的卖着萌,于是南沛就去给他抓鱼吃。

    只是,就在鱼肉的焦香扑鼻而来的时候,南沛就看见不远处的树丛发出一阵窸窸窣窣令人惊觉的声响,小白站了起来,竖起尾巴。然后南沛就见着一位老人家从那儿里边儿走了出来,他呸呸几下吐掉嘴里的树叶,拄着拐杖,慢悠悠的朝南沛走来。

    怎么说,当时这老人家看上去,有点像碰瓷的。

    不过南沛又想了,他总不能以貌取人把人想得这么坏,说不准这老人家只是刚跳完广场舞,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呢?这么想着,好像也没什么了哦,所以南沛专心烤着鱼,顺手呼噜一把小白的脑袋:“快好了哦,你再等等。”于是小白喵呜了一声,只是那猫眼圆溜溜的盯着鱼看,南沛也吸溜下嘴,俩吃货。

    可下一秒,这老人家就来到了南沛面前,他很和蔼,笑起来的模样就想让人跟他唠唠嗑:“这位小哥,我看你烤的鱼,外焦里嫩,色泽诱人,小小年纪就烤得这么一手好鱼,不知小哥是否师从新东方?”

    “哪里哪里。”南沛将鱼又翻了一面,那鱼油滴下来,炭火噼里啪啦烧得更旺,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发,小白这只魔兽扒拉在南沛腿上拼命挠,只是对着这老人家的称赞,他谦虚道,“小子无门无派,不过是在中华小当家剧组跑了两个月龙套罢了。”

    老人家瞪大了双眼:“竟有如此奇遇?汝子定命格不凡!”

    “哪里哪里。”南沛依旧谦虚道,随后他的话顿了顿,“不过我们聊归聊,您想吃鱼能自己去抓吗?”

    “讨厌啦,人家就吃一点点都不行哦。”老人家说得一口俏皮的港台腔。

    “……”

    只是这老人家手还想再伸第二次,小白立刻嗷呜了一声,就把这人给挠了。老人家嗷嗷嗷的喊疼:“哇,你这只加斯顿猫豹小小的一只,怎么这么凶!”不过这老人家还是拼着快的让人花眼的身手抢了小半条鱼,他那胡子擦擦嘴,站起来倒是颇有智者风范,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既然我吃了你的鱼,我也不能白吃,对吧?所以我就收你为徒吧……”

    “……这么任性?”

    “对,当初我也是这么收你爸你妈为徒的啊!”

    “原来就是你啊!害得我好等——”终于等到了人,南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其他的,就光凭这些日子他呆在这森林里风餐露宿过得苦兮兮的,还不敢乱跑就怕找不到人,他觉得也是该动手算算账了,“你别跑!”

    “略略略略来抓我啊——”

    “……”

    只是还别说,虽然这老人家看起来是不靠谱了那么点儿,但是人不光跑得快,治愈术还了得,南沛这破身体跑几步就开始喘,被他带到芒斯特镇的家里,然后几副药剂灌下去,渐渐的他都感受到身体好了许多,血液里更是隐隐的有股力量在流转,只是他还是没办法使用魔咒,而他画出来的魔纹也不存在任何效力。

    有时候南沛也觉得焦躁,可是那时老伯尼就只是摇摇头,笑着说:“你没病,身体是不是倍儿棒,看看,你最近扳手腕都能赢过我了,这魔力的事儿吧,你得受点刺激……”说白了,当时南沛在狱里自杀喝的那瓶药,是战场上魔法师为了不成为俘虏所准备的,喝下会使得魔力暴乱,最后爆体而亡。

    而当时因为伊曼去得及时,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南沛危险的魔力稳定下来,而之后他的魔力就凝固在他的体内,像是一个死胎,只有将他排出来了,他的体内才能生成新的力量,只是这些靠外力的作用都不不行,顶多是个辅助,只能靠他自己。

    不过先不想这些糟心的事儿了,南沛也的确是受不住安东尼几天过来一打滚,加上老伯尼确实也回来了,店也不必要他守着,所以他只好答应了去参加那场晚宴,安东尼似乎也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在那儿拍胸脯保证:“这是个化妆舞会,到时候大家都戴上面具,谁也认不出谁——”

    后来南沛想想也是,他不想遇见的那些人都是在帝都见过大场面的,这么个乡村趴体估计他们还不乐意参加,所以南沛也略微放下了心。

    只是万万没想到啊,我们再把时间倒回去一点。

    布莱特看了眼更漏,其实不必看时间也知道此刻已经很晚很晚了,只是皇帝陛下仍旧没有停下他的工作,布莱克走过去,一开始谁都没说话,他也像当时他们还在学院的时候那般,只拿出一本书坐在伊曼面前静静的读,但是那个时候,通常还会有个人在,他总有办法让他对面的这个工作狂停下他手中的事,命令他去休息。

    布莱特叹了口气,他直接称呼着年轻的君王的名字,这就代表着他此刻是以朋友的身为在劝慰他:“伊曼,你不能这么下去了。”这些日子以来,布莱特几乎再没见过伊曼有着笑的影子,而他冷冰冰模样,更像是一座雕塑,像是此刻他在夜里似乎是为了躲避什么,从而让工作麻痹自己的模样,都隐隐的让布莱特有些不忍。

    “他肯定还活着,我们都相信这点——终于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到时候他见到你的样子,你敢想象他生气起来的模样吗?别忘了他有多么在乎你的身体——”布莱特最后令自己的语调变得轻松一些。

    “或许他不会了。”许久,伊曼才垂着眼眸,淡淡的说出这一句。

    或许他不会什么呢?布莱特猜想着伊曼的表达,或许他们不会和他再见面,或许即便是见了面,他大概也不会如过去那样再毫无芥蒂的关心和在乎他们了。

    布莱特一时间觉得有些酸涩,他只好又提起了另一个话题:“总之,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放松一下,还记得下周的芒斯特集会吗?那几乎可以和都城庆典的热闹相媲美,而且塞缪尔他……不是很早就计划要参加那个集会吗?”见着伊曼始终对于这些兴趣缺缺的模样,布莱特接着瞎编,他才不管是真的假的,反正能把伊曼骗出去散散心才好,“我总觉得塞缪尔肯定还隐瞒了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他现在表现得这么积极,你说会不会……”

    伊曼抬起头,看向布莱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