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失忆后醒来我就变成万人迷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南沛是在他醒来的一个月后才见着名叫做塞缪尔的汤姆苏,和那个他爱人家爱得死去活来可人家偏偏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大皇子伊曼。

    那时南沛已经不像刚醒来时身体那么虚弱,即便是不用人扶着,他也能自己用脚踏地溜达几圈,而那个留在这儿照顾他的宫侍,也不再和他对视五秒就脸红得不像话,这一跟南沛聊天就忍不住结巴的毛病也治好了不少。

    那天呢,南沛正跟这小宫侍商量着他们晚上也许可以再去一次隔壁那藏书阁,因着地方比较偏,那守在那儿的宫人成天不是在打牌就是在打瞌睡,所以南沛溜进去几次都没人发觉。

    而因为南沛他这回过来,又是急匆匆的被人架着走了,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设定都没能了解清楚,就想着到这儿多看看书,可是呢,等站在那一排排书架面前,关于这个异世大陆的地理风俗志他倒是没找到几本,反而全是些什么《皇室秘史》、《我与大皇子伊曼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这些书南沛抱着猎奇的心态翻了翻,到底不是他想要的,有时候坐的屁股疼了,就把那书塞底下垫着,只是他有时候缩在那阁楼上看书呢,也能听见楼下的宫人们在聊着他的事。

    一个说:“听说南沛殿下已经醒过来了。”

    另一个再说:“可别再叫他殿下啦,你忘了他是个罪人的事实了吗?如今大臣们正在上书,只要说动了王后,他就会被驱逐出都城,而后也再不能使用他原本的贵族的姓氏,届时,他就只是一个比庶民还不如的下等人——”

    “啊,这真是相当沉重的惩罚啊。”那宫人似乎有些不忍。

    “这不算什么呢,谁让这个卑鄙的小人胆敢这么恶毒的对待我们的塞缪尔殿下——美好的爱情也因为他,都变成了罪恶!”

    也是到了这儿来南沛才知道,原来在更多的人心里,他让人厌恶的原因不是他的叛国,更不是他的忘恩负义,而是因为他之前种种针对汤姆苏,也就是塞缪尔的恶行。

    而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皇室并没有公开塞缪尔的真实身份,所以在大家看来,他就只是一个被大皇子从猎场带回来的庶民,而后他的善良和美好吸引了大皇子,而大皇子对他的爱护更加表明了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爱意,那么从中阻挠的南沛就成为了可恶的第三者,被所有人不耻。

    当然,除了这些,南沛也从宫人的口中了解到伊曼此刻确实不在宫里,他原定就是在这个时刻去边境线巡视,以及去检阅驻扎在那儿的军队。是的,因为这些年来伊曼的战无不胜,无论是在贵族当中,还是在民间,他的声望都非常的高,而身体孱弱的老国王也早早的就将权力下放给了他十分满意的继承人。

    而宫中现在大部分的事务,因为这些年王后的倦怠,有人说是因为王后被南沛这个养子伤透了心从此不问世事,也有人说这是王后对于塞缪尔这个“准媳妇”的疼爱,就将大部分的权利交给了他。

    这些八卦南沛都听得津津有味,只是在那些宫人们没了唠嗑的兴致的时候,南沛也没闲着,除了那些脑洞其大的小黄书,南沛也在这当中找到几本关于魔药古卷,他所处的奥多诺大陆设定的就是人人都会魔法,而你的魔力越强大,你的地位也越崇高,总之就是靠力量说话,像是南沛这样已经失去了魔力了,那些咒语和魔纹的卷轴已经对他失去了作用,但是这些魔药他倒是还可以学着做做看,只不过没了魔力的他失败率较之常人会是一个相当高的数字罢了。

    所以,南沛这次再要去一次藏书阁,就是为了把那本魔药书的下半卷再给偷出来看看,毕竟这几卷魔药书还挺重的,所以南沛一次性还真搬不动,但是他又老惦记着,就希望辛西娅给他望风。

    而经过了这么些日子和偶像的相处,辛西娅的脑残粉症状似乎已经好转了不少,这不,她就差点能够拒绝南沛了,只是他们的对话最终没能进行下去,辛西娅是最先发现来人的身影的,她不由得惊讶了几秒,接着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对着来人就跪了下去。

    ~

    若不是无意间听见宫人们的闲话,伊曼恐怕还没这么快知道南沛已经醒过来的事,当时他正走在通往议会厅的长廊上,有那么一瞬间,伊曼就想停下来,然后转过身,立刻去看看已经醒过来的南沛,这个虽然和他并无血缘关系,却一直被他教养了这么多年的弟弟。

    可是在看见他身旁,随着他的动作一起停下来的人们疑惑的目光时,伊曼又很快的打消了这个念头,那过去会跟在他身后跑着,即便是摔倒了也从不喊疼,却比谁都会撒娇向他寻求一个拥抱,再亲密不过的叫着他哥哥的孩子,也只是存在在过去了。

    所以当伊曼拿着由国王最终批准的驱逐令来到南沛所处的偏殿时,他原本以为看见的会是如不久前的那些日子里,一个人沉默而苍白的沉睡在床上的虚弱的模样,又或者,就只是用阴沉的神色,满是怨愤和不甘的,一见着他,就不住的诉说,充满让人抗拒的怨气的模样。

    是的,伊曼本以为会看见这些,但是统统没有。

    他见到的站在庭院里的南沛,就只是侧着脸,嘴角带着笑意,静静的听他身旁的小宫侍说着什么的模样,他的脸色还带一点大病初愈的苍白,而这份苍白在冬日的阳光的包裹下,显出一点透明来,或者是纯粹,而紧接着,他为着身旁人的话语,神情里露出的快意,让他整个人都明亮起来,美的就好像一幅画。

    伊曼也不知道在那儿驻足看了多久,直到庭院当中的小宫侍发现了他,随后跪下向他行李,而她身旁的人也发现了自己。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