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将西维带到了安珀被隔离的地下室的入口处时,木南克制着松开了抓着西维的手。

    作为一个alpha,这里已经是他所能接近一个发情中的omega,所能到达的极限距离了,再往前的话,说不定就会被omega的信息素所强烈吸引。

    而介于他和安珀都绝对不希望彼此之间发生点什么,因此,他就只能在此止步了。

    “……我不会承认的。”在西维即将转身进入地下室的时候,木南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认真申明道。

    原本已经将地下室的门推开了一道缝隙的西维停下了脚步,她转过了头来,疑惑的望着他,不知道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诶?”

    木南身子笔挺的站在她的身后,他语气强硬道:“……安珀发情是特殊事件,如果你事后因为这件事情而选择了他的话,我是不会承认的。”

    西维:“……”

    木南抿了抿嘴唇,“我不会承认,那位东北军区总司令想必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西维:“……呃。”

    “更何况,安珀也绝对不会希望以这种事情来捆绑你的心意。”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语气稍缓,“……你也清楚,他有多么憎恨发情期的不可控制。”

    见他说完,西维想了想,发现自己此刻好像也只能说:“……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她朝着木南笑了笑,然后终于推开了那紧闭的门,朝着安珀所在的地方走去。

    那个笑容,在木南眼前合上的门,她消失的背影,以及空气中混杂着的属于omega的信息素,都让站在门外的木南,心情极为复杂。

    与此同时,自我封闭在房间深处的浴室中,将自己蜷缩在充满了冷水的浴缸里的青年,正处于一种极端分裂的状况中。

    他的身体热的简直像是快要融化一般,但他的思绪却极其冷静而又漫无边际的思考着各种奇怪的事情。

    比如说,发情……和生病,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种无法自控的状态,这种无力,这种体温异常……

    就像是,高烧加上极度肌肤渴求症的感觉?

    什么嘛,不过是高烧和……肌肤渴求症这种程度而已……

    那么,应该可以,再忍耐住的……

    安珀一边冷静的思考着,一边努力无视全身上下都像是有一团火焰在体内灼烧的感知。

    他坐在浴缸里,抱着膝盖,从手臂和双腿彼此相触的地方传来的热度,让他自己也明白自己的皮肤烫的惊人。

    这种灼热,即使全身都泡在冷水之中,也毫无半分缓解的意思。

    更何况,虽然冷水一开始多少还有些镇静的作用,但现在,安珀不知道是他已经习惯了冷水的温度,所以已经感觉不到冰凉,还是他灼热的体温,已经把四周的水都变得温暖,以至于现在即使他坐在水中,也没有感到有多好受。

    可是,要让他站起来把水放掉再重新装一遍冷水?

    ——别开玩笑了!!

    能够安静的僵在这里坐着几乎已经要花光他所有的自制力了,他根本动不了,也不想动。

    好不容易才终于强行忍耐了下来,如果稍一动摇的话,下一次就更难以控制了。

    即使是勉强还能控制自己坐在水中的现在,周围的水流与肌肤轻柔相触的触感,都让安珀感觉有些难以忍受了,他不得不绷紧肌肉,全身心的警戒防备。

    可是……

    这样真的好累。

    就像是一根绷紧了的弦,若是再无不能得到松缓,崩断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可以再忍耐一会儿,再忍耐一会儿,也可以忍耐一天,两天……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omega成功忍耐过一整个发情期的事情。

    极端的纵欲伤身,但极端的忍耐也是一样,那对omega的身体来说,也是巨大的损耗。

    好想她。

    好想她啊……

    然而这个在心头萦绕不散的念头让安珀感觉更加难熬了。

    他咬紧了牙关,用力的抓紧了自己的手臂。

    大概是太想念她了吧,安珀觉得自己,似乎在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嗅到了一丝属于她的气息。他太过于专注控制自己身体的异常了,甚至都没有听见西维推门而入的声音,以及她渐渐靠近的脚步声。不过,也许是安珀在忍耐着发情期的这些日子里,已经出现过许多次这种听见有人来了的错觉,所以他已经学会了无视。

    总之,直到西维踏入浴室看见他嘴唇发紫目光涣散的模样,顿时有些发怒的抓住他的手臂,要把他从浴缸里拽起来的时候,他才像是从梦里惊醒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