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go-->    可是……西维明明感觉得出来对方实力不弱,但制服对方的过程却意外的顺利,顺利的让西维简直怀疑他有没有真的试着反抗。

    她将塞西利亚压倒在地,扣紧他的要害,然而对方除了一开始显得有些错愕之外,几乎毫无反抗的意思,温顺的让西维觉得有些……奇怪。

    以防万一,即使他如此配合,西维还是将他的双手扭按在背上。

    以前被这招制服的人不无剧烈挣扎,反抗自己的生命遭受到的威胁,但塞西利亚却只是安静的躺在地上,任她动作。

    “你……”西维坐在塞西利亚的背上,感到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你怎么……?”

    他对她似乎全无敌意,这种打不还手的态度,让西维多少感觉有些心里没底。

    她试探着放松了禁锢着对方的力量,但塞西利亚仍然没有任何打算挣脱的意思,他温驯的躺在她的身下,银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俊秀的侧脸,然而露出的那只白玉般的耳朵,却很明显的能够看出染上了一层粉色。

    看着这抹粉色,西维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微妙的感觉,她伸手将挡住了塞西利亚侧脸的头发拨到了他的耳后,露出了他的侧脸。

    只见这个遗传了——说遗传好像有点奇怪——她秀丽长相的青年颤动着眼睫,抿紧了嘴唇,看起来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

    ……等等你羞涩啥啊!!!这样的表情把原本很正直的战场都变得奇怪起来了啊!!为什么要脸红啊!有什么值得脸红的事情吗!!!一脸红他们现在这种很正常的战斗压制姿势不就变得很奇怪了吗!!

    西维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这个复制体,怎么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啊?

    她忍不住俯下身去,皱着眉头靠近他的脸庞,似乎是想要切实的观察他究竟是在演戏,还是真的这么……傻乎乎。

    然而她越靠近,塞西利亚的脸便随之涨的越红,他的眼神飘忽,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被压在西维身下的身体,都因为某种莫名的激动而微微颤抖了起来。

    ……好像是真的傻。

    西维顿住身体,终于确定了。

    “你是叫……塞西利亚是吧?”

    她回忆起刚才他所说的自我介绍,试图套些情报出来。“还有多少个和你相似的人存在?”

    “相似?”塞西利亚因为西维对他近距离的说话,神色之间都是愉悦轻松的样子,他毫无戒备的回答了起来,“不知道……但是之前我见过一个‘你’,可是很快她就死了。”

    可是和他的轻松比起来,西维严肃的皱了皱眉头。

    一个“我”?

    那么也就是说,木嘉所说的十几个复制体里,起码有一个已经死去了?

    “那么其他的人呢?”

    她发现眼前这个名叫塞西利亚的复制体似乎特别好套话。

    “没有其他人。”

    而正如西维所感觉到的那样,塞西利亚对她的问题几乎有问必答,毫无隐瞒。

    木嘉其实并没有对塞西利亚透露过关于复制体的事情,可是塞西利亚和其他的复制体之间,隐隐有着一种微妙的联系。

    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之前的复制体寿命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也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除他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复制体了,可是托塞西利亚之前那些复制体几乎没有自主意识和情感的福,科研人员提起这类话题的时候,并不会刻意避开她们,于是塞西利亚若是愿意,便能大概的知道这些情报。

    于是,他毫无所觉的就把木嘉完全的给卖掉了。

    正在这时,从前线远远传来的炮火轰鸣声慢慢的归于了寂静——看来是双方都暂时的停火休息,继续僵持下去了。

    这停火的讯号,同时也是召唤西维回归的信号。

    而在得知了木嘉手里根本没有十几个复制体,唯一的底牌此刻正被自己按在身下后,西维顿了顿,然后将手中的激光剑高高举起,准备刺入他的心脏。

    这个明明一脸精明相的青年,不知道为何,性格就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虽说现在看起来傻乎乎的没有什么杀伤力,可是谁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道木嘉在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后招?没有确定这一点,他就像是个□□一样,因为那令人忌惮的力量,连当俘虏都可能让人不安。

    西维考虑过要不要跟当初在监狱里标记那些囚犯一样标记他,但是只是想了想,都有一种极大的莫名抵触。

    果然……对待敌人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投入死神的怀抱吧。

    这个复制体一死,木嘉的败局便已经近在眼前。

    西维在心中以一个军人的思维冷酷的盘算着这一切,但塞西利亚对待杀气的敏感度却并不比她弱,西维才刚刚举起长剑,身下男性原本发软发热的身体便猛地一僵,他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

    “……你要杀我?”

    ……

    “她要杀我。”

    塞西利亚一脸冰霜的站在中央军区指挥部里,朝着视频通话中的木嘉,以一种深受伤害的语气说道,“她要杀我!”

    塞西利亚对西维的怨气,让木嘉心里一阵轻松愉快,但他表面上却是一脸沉重,“塞西利亚……”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我跟你说过,她被人蒙蔽了。”

    但这个理由似乎不足以平息塞西利亚所受到的创伤,他悲伤的说,“就算有人对我说一万遍她的坏话,我也绝对不会想要杀死她,可是,她对我为什么没有丝毫的温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