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go-->    在别人眼中,贝兹利一直都是一个诡异危险的人,但对于西维来说,她却一直都觉得贝兹利是个很有趣的人。

    这大概是因为她比贝兹利强,所以并不觉得他有哪里能够造成对她的威胁,而会令她感到害怕。

    但她也能够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对于这个东北军区总司令敬而远之。

    因为贝兹利跟常人并不一样。

    他的性格,逻辑,生活方式,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神,评价别人的方法,都和一般人大不相同。

    他说喜欢她,然而西维却怀疑,贝兹利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喜欢。

    这种凑热闹一样的说法,让她觉得自己为了木南和安珀的告白纠结烦恼,多少显得有些犯蠢——说起来,其实这是她在abo世界第一次触碰“喜欢”这种情绪。

    被贝兹利这样轻易一说后,她突然有些控制不住的怀疑起abo世界的喜欢和她所认为的那种“喜欢”,到底能不能画上等号了。

    想到这里,一直往前走的西维陡然顿住了脚步,她回身朝着身后望去,早就已经不知道拐过多少个拐角,并不能再看见贝兹利或者是流火了。

    ……不知道留在那里的流火会不会跟贝兹利打一架。

    如果不会的话,贝兹利又去做什么了?

    西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看,所以她才觉得贝兹利的喜欢就像是小孩子争抢玩具一般,毫不慎重。

    不,她并不是说他应该追上来但是……这种被装完逼就跑的感受真的让人感觉有点糟糕啊!

    说起来木南和安珀也是这种态度!

    甩完话之后,就一副“话我说完了你也知道了我就解脱了以后的事情就不关我事”了的超然模样,又彻底的缩了回去,一副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模样,好像是任她处置毫无怨言心如止水,就只有西维一个人默默快要憋成内伤。

    “你在看什么?”

    西维正走神走的厉害,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顿时把她惊了一个激灵,西维扭过头来,发现居然是弥亚站在她的面前。

    金色头发,容貌姣好的男性omega正歪着脑袋看着她,神色好奇而看起来颇为纯真。

    “我居然出声你才能发现我,走神走的这么厉害……”弥亚朝她身后看去,语气轻快的问道:“后面有什么?”

    他的态度轻松之中透着淡淡的亲昵,仿佛和西维从未产生过龃龉,相处的有多么好一般。

    弥亚的职业决定了他的多重面孔,但这不代表西维就乐意忘记他曾经流露出的恶意,陪着他一起伪装。

    她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被软禁了么?不能出来走走?”而弥亚似乎对她的问话略有不满一样,瞥了西维一眼。

    但怎么说呢……o露出这种表情,就像是一个漂亮的女性似嗔似怒的横了男性一眼,一般的男性只要是略解风情,都懂要哄一哄对方。

    但西维却感觉不到这种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力,对她来说,弥亚的这种动作就像是——一个女性被一个漂亮的女性似嗔似怒的横了一眼——还是个曾经坑过自己的女性。

    只要没有同性恋倾向的,这些女性的第一反应大概都是“作什么幺蛾子”,其中这种似嗔似怒的神态,还要考虑自然程度,若是太过矫揉造作,明显地透露出勾引和*的意味,没准还会被心里腹诽一句“什么鬼”。

    是的,弥亚虽然是男性omega,但西维可以把安珀当做男性看待,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弥亚也当做男性看待,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并不是不能把他当做男性看待,而是,无法把他当做一个平等的人来看待——

    理由说来也算简单,因为安珀始终坚持依靠自己的力量,但弥亚选择了依附。

    依附其实并不是什么让人低人一等的事情,让人低人一等的是,他还从内心深处觉得,omega本来就是需要依附强大存在,才能生活下去的。

    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是安珀磨利了刀,而他温顺的低下了头。

    弥亚看不起安珀的行为,觉得他不自量力,犯蠢犯傻。

    其实西维在某种程度上同意他的看法,因为弥亚的选择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算得上是个聪明人。

    但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欣赏安珀,安珀才更值得她尊重。

    当一个人自己把自己当成了需要依附别人的菟丝子的时候,别人就很难再把他当做是一棵繁茂的大树了。

    而西维此刻看着弥亚,就像是一棵大树,低头俯视着一株藤萝,那藤萝纤细柔弱,仰首问她,可不可以攀上她的身体,借她的高枝炫耀,和她共享阳光和养料。

    而他可以开花妆点她的树冠,为她散发芬芳,用以衬托她的威仪。

    不过说起来,其实这也不能全部都怪弥亚。

    大部分alpha需要的就是这样的omega,而所有对于omega的教育,也都是想要让他们成为温顺乖巧的菟丝花。

    所以西维虽然不喜欢弥亚,但也可以容忍他继续存在。

    ——前提是他别用这种别有用心的柔弱来试图迷惑西维。

    尽管西维对他的用心看得一清二楚,不会上当,可是一旦看清之后,弥亚试图迷惑她的行为就会变成他在试图愚弄她——而这两种行为都让人感到恼火。

    西维不再准备和弥亚继续交谈下去,她朝他敷衍的点了点头,保持了最基本的礼貌道:“当然不是。那么你就继续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西维的冷淡和抵触,敏感如弥亚不可能察觉不出来,他的脸色霎时就变了,当她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阴沉着脸抿紧了嘴唇,一直保持着音色清亮的声音也罕见的低沉了下去,“西维·奥尔芬,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