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四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元春一夜辗转难眠,临晨时分好不容易闭了眼,却又被噩梦惊醒,走到梳妆台前凝视镜中憔悴万分的自己,怅然长叹。

    “娘娘,把这碗粥喝了再回去补眠吧,反正王妃娘娘已经去了,无需晨昏定省。您看您,眼圈都黑了。”抱琴心疼的劝说。

    元春将粥碗推开,苦笑道,“母亲作下那等丑事,还叫王爷从头看到尾,我活都没脸活了,还吃什么东西!”说完不禁悲从中来,对着镜子掉了会儿泪,习惯性问道,“今日休沐,王爷在哪儿?做些什么?”

    抱琴低声答话,“王爷一大早就派人去府里接环哥儿,说是今日设宴款待于他。”

    “哦?设宴款待?”元春兀自沉吟一会儿,忽然抹掉眼泪低笑起来,叹道,“我当真糊涂了!母亲虽然倒了,□□宁两府还在,贾氏宗族还在,四王八公还在,我终究是贾府正经的嫡女,上了皇家玉蝶的侧妃,王爷即便心中不悦,也不会厌弃我!”

    对着镜子又笑又叹,元春一时间觉得精神大振,对抱琴招手道,“快来给我梳妆打扮。待会儿我找时机见见环哥儿,与他化干戈为玉帛。王爷亲近他不过为了拉拢贾府罢了。若他果真有几分心机手段,便会知道我是王爷的侧妃,贾府正经的嫡女,无论后院前朝,我都能助他良多,与我修好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娘娘说的是。您是王爷侧妃,从二品的诰命,背后又有贾家倾力支持,他不过一个庶子,且还年幼,如何能压得过您?昨晚是您想岔了。”抱琴大喜,忙上前给主子梳头。

    却说贾环在三王爷贴身近侍曹永利的搀扶下登上马车,沐浴着晨光踢踢踏踏到得王府,进门后饶过许多幽径,来到前院。

    晋亲王府占地虽然广袤,修建的却不如贾府奢华靡丽,与三王爷本人一样,端方平和中透着巍峨大气,园中种的不是奇花异草,而是拔地参天的树木,另栽培一些野趣盎然的山茶杜鹃作为点缀,朴拙的风格令贾环十分欣赏。

    “你来了!”三王爷站在一棵大树下抬头望天。

    “这是干嘛?”贾环指着树上的萧泽。

    “摘香椿芽。对了,这应该是香椿树吧?”三王爷不耻下问。

    贾环捡起萧泽扔在地上的一棵树芽嗅了嗅,笑道,“没错,是香椿。怎么,吃上瘾了不成?”

    “没错,味儿太香了,我今早还想着若包成饺子蘸上陈醋,该是何等美味。”三王爷目露期待。

    “你一说,我也觉得饿了呢!”贾环摸摸肚子。

    萧泽牢牢扒住一根树干,气喘吁吁喊道,“王爷,够一餐了吧?您瞧属下这体型,能摘的都摘了,那些细树枝上的我可真没办法了!”

    三王爷笑得温文尔雅,“这才几棵香椿,够环儿塞牙缝吗?书房还有一株,你过去继续摘!”

    萧泽内心哀叹:就知道王爷跟环三爷混一起没好事!折腾的总是我!

    哑巴兄妹很同情萧大哥,把衣服下摆别在腰际便要上树帮忙,却被贾环扯下,斥道,“你们细皮嫩肉的,哪儿能跟老萧比,万一摔着怎么办?摘香椿无需上树,找一根带钩子的长竹竿,勾下来就成。”

    三王爷抚掌,“好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呢。去,找一根带钩子的竹竿来。”

    近侍太监曹永利忙下去了,

    萧泽哀怨道,“环三爷,你咋不早来啊!早来我就不用受这份罪了!”说完哧溜哧溜滑下树。

    贾环笑道,“合着替王爷办事在你心里是受罪,嗯,我知道了!”

    三王爷点头,“我也知道了。”

    萧泽听见这话脚底打滑,扑通一声从半空掉下,老半天爬不起来。两位爷对视,竟丧心病狂的笑起来。还是哑巴兄妹有良心,着急忙慌的去扶。

    曹永利很快带了竹竿过来,用倒钩将树枝顶端的嫩芽勾下,哑巴兄妹拎着竹篮在下边接。三王爷卷起袖子道,“他们负责摘香椿,咱们便负责挖竹笋,中午就吃野菜和烤肉,你觉得如何?”

    贾环这才注意到他穿了一件灰扑扑的旧袍子,一副劳苦人民的样儿,不禁戏谑道,“昨儿告诉我府中设宴款待,原是这等款待法儿,竟还要客人帮你干活。你瞅瞅,本公子是干粗活的人吗?”边说边展开双臂转了一圈,叫众人欣赏他华贵非凡的绛紫色锦袍。

    “快别得瑟了!不帮忙的人没有饭吃!放心吧,我给你准备了粗布衣裳,随便你怎么折腾。”晋亲王一把将他扛起,大步走进自己卧室,亲手扒了外裳套一件粗布袍子。

    贾环无法,从靴子里抽-出匕首,跟随他去前院的竹林挖春笋。

    “这棵竹笋很肥嫩,一定好吃。”三王爷砍下一棵,边剥外衣边感叹道,“回来以后我总是想起咱们在蟒山里四处寻找食物自力更生的日子。很奇怪,分明过得那样艰苦,却时时叫我回味,日益令我难忘。”

    “你喜欢的话咱们一块儿出去游猎。在李家村的时候,每年冬天我都会进山打猎,一去便是两三月,很好玩。”贾环也露出怀恋的表情。

    三王爷笑道,“每年父皇都会在鹿山举办秋狝,历时一月,今年你跟我一块儿去如何?”只要一想到能与环儿在草原上纵马驰骋,在密林中蛰伏探险,他便觉得分外期待。

    “行啊,”贾环毫不扭捏的答应,站起身拍打衣摆,“这么多够吃了,回去吧?”

    “不用回去。竹林环境清幽,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用午膳,来,帮我刨个坑。”三王爷指了指一处松软干燥的土地。

    “挖坑干嘛?把你埋了?”贾环挑眉。

    三王爷赏他一个爆栗,哭笑不得的道,“挖坑垒灶啊,咱自己生火,自己调味,自己烧烤,就像在蟒山时那样。自从回来以后,我吃什么都觉得味道不对,找来大厨一问,你当怎得?”

    “怎得?你舌头出问题了?”贾环凑近了仔细看他。

    三王爷捏捏少年叫人又爱又恨的嘴唇,继续道,“不是我舌头出问题了,而是他们的厨艺有问题。你知道清水煮白菜怎么做吗?”

    贾环一边挖坑一边点头,“知道,把水烧开,加点盐巴加点白菜,捞起来上桌,成了。”

    三王爷笑得前仰后合,摆手道,“错了,将一只老母鸡放在陶罐里文火熬煮一天一夜,去掉浮油和鸡肉,留下汤底继续熬煮精瘦的猪肉,一天一夜后去掉浮油和猪肉,留下汤底继续熬煮鲍鱼,一天一夜后去掉浮油和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