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步 经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懿净醒的时候,难得爬了起来去了隔间,女儿早就醒了,她每天都是起的这样早,却不会哭闹,只是一个人啊啊的说上两句,然后盯着那一串风铃玩,看着看着就会特别高兴的扯着小嘴笑。

    带她的人也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这个宝宝很听话。

    懿净踩着拖鞋过来,姿陆可能是马上妈妈了,立马送上一枚微笑。

    懿净探着头,手刮着女儿的小脸蛋,算她懂事。

    现在不讨好自己可不行。

    伸手抱起来她,打横抱着,新手上路,该学的也学的差不多了,小朋友昨天有点拉肚子。

    “还拉吗?”

    阿姨说还是有点稀,不过已经好多了,医生也有来看过,问题出在哪里也找了出来。

    “我抱着她睡会儿。”

    “好。”阿姨笑着。

    懿净抱着小女儿出了房门,从正门的方向又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不总抱她,那也是亲生的,抱在怀里,还是觉得这小孩儿长得不错的,萌萌哒。

    “你醒这么早,不困吗?”

    姿陆也不知道是听懂还是没听懂,一个劲儿的对着妈妈笑。

    “你对着我笑,你今天也没有比昨天更加好看。”

    姿陆瞪着大眼睛,孩子的单眼皮现在是越来越清晰了,变成双的可能性不大,席奶奶说我家的孩子玩的就是独特,现在多少的双眼皮,太大众了,我们就是要与众不同,单眼皮好看,懿净觉得奶奶说的这个话,从侧面理解一下就是,我家的瓜甜不甜我就认为它甜,你能怎么样吧。

    抱着女儿进了房门,用脚带上门,屋子里光线不是很亮,小烈还睡觉呢。

    懿净抱着她走到床边。

    “看爸爸睡觉觉呢。”

    姿陆特别的高兴,哇哇哇的说着什么,席东烈是在睡觉,不过一听见孩子的声音立即就醒了,按着床头的台灯,打开以后还担心晃了孩子的眼睛。

    坐了起来,对着懿净伸手,懿净把姿陆送到他怀里。

    “早啊,怎么起这么早?告诉爸爸睡饱饱了没有?”

    懿净从侧面上了床,小烈把女儿放在中间,又躺了回来,姿陆叽里呱啦的讲了一通。

    “台灯关了吧。”

    她是怕影响小烈睡眠。

    席东烈没有关掉台灯,孩子现在醒着呢,黑漆漆的晚,也不看见什么,那样没意思。

    姿陆躺在爸爸妈妈的中间,懿净看着她的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觉得哪里都小小的,她没觉得孩子有变样,可席奶奶每天都夸,比如今天比昨天好看了,今天比昨天长大了一点,反正在奶奶的眼睛里,这孩子一天一个样儿。

    懿净的手握着女儿的,她很少和姿陆有太亲密的动作,孩子睡觉也不是和她睡,姿陆看起来就特兴奋,一到妈妈的身边就使劲儿笑,恨不得把嘴张到最大,让妈妈看见,我喜欢你,你多抱抱我。

    小烈拍着女儿,闭着眼睛。

    懿净心里在思考另外的一个问题,就是她二胎什么时候生。

    势必要生二胎,可大的这个才这么大,如果等大的几岁再要二的,她不确定那个时候自己还愿不愿意生了,其实最美满的事情就是,生姿陆的时候如果是双胞胎多好,省了多少麻烦。

    可惜她和席东烈都没有双胞胎的基因。

    “哎。”

    小烈睁开眼睛。

    “叹气?”

    “我是觉得我好辛苦啊,生完一个,还要考虑生第二个。”

    怀个孩子太麻烦了,养孩子更加麻烦,她的麻烦还没开始呢。

    “那就不生了,一个孩子就好。”

    小烈认为这没问题,生几个孩子是他和懿净的事情,虽然家里是想要儿子,但如果妻子不愿意的话,女儿也可以当成儿子来培养的。

    懿净才不信这话呢。

    随便和路上的任何一个人讲,人家都不会信的。

    她打算追上二胎,但如果生不出来儿子,那就不怪她了,她尽力了,三胎什么的,就不要找她了。

    “你如果是双胞胎多好,这样我就有怀双胞胎的几率。”

    席东烈一头的黑线。

    这是怪他了?

    “我打算哪天去看看医生,看医生怎么讲,既然都生了,索性可着这一年来吧。”

    小烈很想叹气,也没有人逼你,也没有人说闲话,为什么她自己这样的着急?他就算是不了解这些,也知道连续生孩子伤身体的。

    “我不着急。”

    “我急。”

    懿净说。

    小烈是彻底无语了。

    姿陆躺了一会儿,懿净觉得不对,伸手去摸,果然屁股的位置热热的,不用想,肯定是拉臭臭了。

    “你躺着吧,我来。”

    “我来吧。”

    懿净也知道让他给女儿换不太靠谱,席东烈给换一次,当时的表情也是比较纠结,其实懿净也不是很喜欢啊,但是为人父母,这些都嫌弃,当初就不应该生,生了就得负责,还没让她天天给换呢。

    掀开被子,小烈却先懿净一步,他睡在床边,进了浴室,很快端着一个小盆出来,里面的水温他测试过,端着盆到了床边,放在一旁,把小姑娘抱到床边,解开尿布,果然拉稀了,不过比昨天好多了,颜色是正常的。

    懿净伸手和他要毛巾,小烈当做没看见,直接上手给孩子清理,他看过阿姨做过一次就知道该怎么弄,平时只是很少伸手而已,给孩子擦干净换了新的尿布和裤子,没有立即把尿布给扔了,问懿净。

    “阿姨说现在好多了?”

    看着颜色好像是好多了,可还是稀的呀。

    “嗯,还是有点稀,估计需要两三天就好了。”懿净的鼻子顶顶姿陆的:“谁拉臭臭了?”

    姿陆就只是笑。

    小烈去倒水,又将毛巾用滚烫的热水烫了几个来回,顺手洗好挂上,自己才又从浴室出来。

    重新上了床,现在是了无睡意,折腾这么半天,还睡什么?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快六点多了,他今天可以晚走一会儿。

    姿陆的眼睛有点发粘了,这就是提前打信号,准备要睡了,睡之前肯定是要喂牛奶的。

    小烈才躺下,又折腾起来,去隔壁拿奶瓶,阿姨已经给冲好了,正在想着,自己要不要给送过去,席东烈就过来了。

    要说家里阿姨最喜欢谁,她就喜欢席东烈,真的特别的绅士有礼貌,和这样的人相处,你会觉得非常愉快的,这对夫妻对她都很好,或者说席家上上下下对她都挺好的,如果说真的让她挑出来一个觉得不好的,那可能是宋宁,但她又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

    有钱人嘛,特别是这样的家,看不起一两个人才是正常的,她赚的就是这份钱,付出的就是服务,意外的收获就是真的太喜欢席东烈和陆懿净这对夫妻了,两个人看着感情就特别好。

    女人一辈子求什么?要么靠自己,要么靠丈夫,两者之间没有谁赢谁输,无论是靠住自己的,还是靠住丈夫的,都是有本事的。

    小烈左手晃着奶瓶,他左手上的戒指随着他的动作一闪一闪的。

    奶瓶递给懿净,懿净喂着姿陆喝牛奶,很快姿陆就睡着了。

    “每天和小猪似的,多幸福,什么都不用想。”

    小烈笑:“有妈妈,有爸爸也不需要她想什么。”

    陆懿净看了一眼席东烈,抱起来女儿,抱出去给阿姨,阿姨照顾姿陆睡觉,现在是六点十五分,他今天大概九点左右才会离开家,懿净走到床边没有上来,小烈还觉得奇怪呢,她这是打算起了?

    “你往里面去去。”

    小烈的屁股动了动,往里挪了挪,也不问她为什么不从自己那侧上来。

    陆懿净就觉得这人特别的会哄人,说什么,会把她放在前面,当然在他家人面前不会这样,所以她才觉得他情商高,她原本穿着睡衣呢,**的时候脱掉了,小烈看了一眼,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他老婆和性感挂不上边,而且她老婆和什么趣味儿之类的更加挂不上边。

    小烈正躺,懿净**往他的身边贴了贴,大腿扔在他的腿上,小烈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懿净侧身抱着他胳膊。

    “老公……”

    席东烈当时的心头真是一万只的乌鸦飞过。

    觉得今天肯定没有好事儿发生,为什么?

    陆懿净从来不会喊他老公,因为觉得这种称呼有点生硬,她不喜欢,那她就是这样个性独特的人,会喊他小烈,有时候称呼席东烈,介绍的时候一般会说这是我先生,到了她地盘一般称呼他为爱人。

    “嗯?”

    懿净的脸有点黑,不是给点信号,他就应该接收到的吗?

    她在这里放了半天的信号,满脑子上面飘信号,他那边也试着接收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懿净这里是爱情频道,小烈那边却是健康频道,完全就没接上。

    “你看我恢复的是不是挺不错的?”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身上的肉特别的争气,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它们就自动消失了,你看多好。

    “挺好的。”怕她觉得自己说的不是实话,又特意补充:“比原来看起来还瘦。”

    懿净拉着他的手,都说她像是木头,她觉得席东烈比自己更像是木头,给你提醒了,你看看这个人,还要她主动,拉着小烈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

    “我肚子觉得松。”

    小烈还认真的捏了一把,是比以前松点,但觉得还好,他觉得很好摸的。

    抱着她,懿净觉得差不多了,结果人家就只是抱抱她,把她抱进怀里就没有接下来了。

    懿净从他怀里挣扎开,双手捧着他头,一个一个的吻落了下去。

    席东烈被她亲的时候,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是矫情,而是觉得他现在被她亲,和当初她第一次亲自己的时候反应是一样一样的,他紧张。

    为什么要紧张,是不是怕她削自己什么的,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紧张。

    按道理说,这人他娶回来了,他也睡了,孩子都生一个了,结婚也这么久了,也应该过了新鲜期了,可能就是因为上赶子不是买卖吧,谁让他觉得人家好了,陆懿净就算是放个屁,他也会觉得是香的。

    而且还是特别香的那种。

    她稍微有点进步,他就能感动的无以复加,觉得自己老婆怎么就这么好那么好,完全就忽略她的缺点,她的不好。

    有些反应就是本能,不需要她多加的撩拨。

    孩子不是才抱走嘛,现在房间里也只剩他们两个人了,自然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有人说夫妻生活这种东西呢,不过就是添添趣儿,有没有其实都是正常的,有的话就更加正常一些,夫妻也是需要身体交流的,以前陆懿净不喜欢这些,过的时候呢,觉得自己是在认真的完成任务,不喜欢,但也不讨厌吧,应该算是不讨厌吧,只要不触动她心里那根敏感的弦,她就没什么反应,认真的讲,他们俩的夫妻生活存在问题,就如小烈所讲,他认为懿净的一切都是好的,无论她给不给反应,女神躺在这里,她和你睡在一起,恨不得就跪着叩拜了,还想什么多余的,懿净呢,是绝对不会和丈夫开口聊这样的话题。

    结婚这么久,孩子也生了一个的一队夫妻,一个觉得一切都是如初,一个才渐渐的得了趣儿,这是陆懿净的实话,以前不难受,但绝对没有感受过,和时间长短无关,没有和别人试过,长的是他,短的还是他,今天的感觉却不同,被人推到了高点,抓着他的背,最原始的姿势。

    懿净的手指抠着他的后背,她想让他用力一点,却没有说出口,又恰巧他就懂了,很融洽。

    小烈应该是觉得自豪的,屋子里很久之后才彻底安静了下来了。

    他侧躺在一边,让她呼吸,怕压到她。

    懿净浑身冰凉凉的,刚刚出了汗,刚才还是热的,现在已经变成了凉的,手摸上去会觉得特别的腻滑,小烈给她抚摸着后背,抱着她,懿净的身体贴着他的,不知道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

    可能她的身体是真的奇怪吧,她觉得应该是的。

    小烈的呼吸渐渐的回稳,摸着她的后脑,亲亲她的脑门。

    懿净的脸贴在他的怀里,蹭着。

    小烈的手摸着她的胸口,确定汗已经下去了不少才扯过来被子盖住他们两个人。

    懿净有些发困,毕竟刚刚运动了一场。

    “睡吧,我告诉他们你不下去吃早餐了。”

    懿净点点头,她想转个身,这个姿势躺的太久,半边的身体有点僵硬,转了过去,席东烈的身体贴着她的后背,她的身上凉,他的身上却暖,两个人一凉一热刚刚好。

    她是不是有那个过程,小烈也看得出来,仅仅的抱着自己老婆。

    这样的才是老婆。

    不是他认为这个东西多重要,但现实中小烈认为,身体交流愉快一些,可能精神上交流也会愉快的。

    席东烈眯了一小下就起床了,换了衣服神清气爽的出去跑步,他最近有点忙,所以很少跑步,已经很久家里人没见过他跑步了,大部分也都是在健身房,席奶奶看见他在家里跑的那一次是他和陆懿净传婚讯,估计是他睡不着吧,一大早的,她就看见孙子在跑步,今天又看见了。

    笑眯眯的和孙子道早安。

    “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小烈说姿陆的情况好了很多,席奶奶笑笑。

    吃早餐,宋宁看着楼上,担心是不是昨天姿陆情况不好,然后陆懿净照顾到很晚,不然怎么还没起床吃早餐呢?

    在这个家,所有的规矩对陆懿净来说,都是不存在的,一切都可以为她妥协,奶奶疼,公公从来不说她,丈夫更是疼的没边儿。

    “懿净不下来吃早餐了。”席奶奶淡淡的说了一句。

    席志涛的眼睛自然不会盯着儿媳妇下不下来吃饭,这和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对陆懿净的态度就是不管,席东烈娶的老婆,他认为好那就好,只要不做出来什么过格的事情,席志涛会对懿净一直这样下去。

    他吃好了就离开了桌子,宋宁跟着他上楼,席志涛有早会,要早点去公司。

    “不知道姿陆昨天晚上是不是闹腾了。”

    宋宁总是说懿净对姿陆不够好,但现在她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想法,认为陆懿净就是照顾姿陆可能睡的晚了。

    “今天让医生再看看。”

    宋宁点头,她心疼的不得了,觉得姿陆都好像瘦了,天天眼睛都围着姿陆打转,如果宋宁自己有个孩子的话,一定会心疼的不得了,送走席志涛就去了婴儿房。

    家里的阿姨自然不会多讲什么的,宋宁也继续以为是陆懿净照顾姿陆睡的晚。

    小烈的司机送他到公司,他进了公司,电梯来了,旁边的人都稍稍的退开,让席东烈先上,席东烈的秘书跟着进去,电梯门缓缓关上,秘书开始报备今天有什么会议,他和谁有约。

    忙了多半个小时,好不容易喘口气,不确定懿净现在起床了没有,按下内线。

    “席先生。”

    席东烈交代秘书去办一些事情,秘书认真的听着,然后挂断电话,快速的安排着。

    懿净伸伸拦腰,睡了一觉觉得后悔了,没睡之前还觉得挺好的,现在睡醒了就觉得嗓子和胸口不舒服,躺了半响才坐起来,手在床头边摸着,摸到遥控器按了一下,窗帘沿着两侧拉开,外面的光线争先抢后的涌了进来,室内马上从黑暗迎来了光明。

    懿净套着衣服,人家说生了孩子,可能上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