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章 番外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来吗。”

    瑶儿忽想起那天在东宫的事儿,脸色有些别扭,瘪瘪嘴:“我才不见他呢。”撂下话跟着玲珑进了龟兹王宫。

    祝陵挠挠头,莫非这丫头跟太子哥哥吵架了,忙又摇头,怎么可能吗,太子哥哥对这丫头简直就是言听计从,就算这丫头想要天上的月亮,太子哥哥都得想法儿给她摘下来,哪舍得跟这丫头吵架啊,可刚这丫头脸上的神情明明是闹别扭。

    算了,不想了,反正自己这两日不睡觉也得看紧了这丫头,等太子哥哥来了,自己就算彻底解脱了,到时候带着几个龟兹国的美人回百越城,过自己熨帖的小日子去,比什么不强啊。

    想到龟兹国的美人,心里不禁有些痒痒的慌,姐夫这宫里别的没有,就是美人多,以姐夫的大方程度,只要自己看中的,必然会送给自己,自己得好好挑挑,到底是要哪几个。

    瑶儿跟着玲珑刚到慧姐姐的寝宫外头,便听见琴声,瑶儿站住仔细听了听,是一曲凤求凰,不禁有些讶异,慧姐姐可是龟兹王后,谁敢在慧姐姐的寝宫里弹奏凤求凰,不是找死吗,转念一想,便明白了,除了龟兹王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

    慧姐姐的琴艺乃是东篱爷爷亲授,大姐可都未得东篱爷爷亲授琴艺,东篱爷爷的琴艺在大齐颇负盛名,故此,慧姐姐的琴技也很是厉害,倒是没想到这龟兹王也精通琴艺。

    自己的琴艺课都是糊弄过去的,程度只能算会弹,却也能听出这位龟兹王的琴艺颇为高端,且最难得的是,琴曲里所蕴含的感情,即便自己这个外行都能听得出,更何况慧姐姐了。

    即便虎子是自己的亲大哥,瑶儿也不得不说,这龟兹王比大哥帅多了,而且,人家还多才多艺,不像大哥,就知道舞枪弄棒使蛮力气,要不就是傻笑,若说风雅情趣,大哥是半点不懂的。

    瑶儿一直纳闷,慧姐姐这么风雅一个美人,怎么会看上憨傻的大哥,两个人完全不是一套啊,不过,貌似爹娘也如此,想起爹爹那么疼自己,瑶儿忙在心里摈弃爹配不上娘的想法,以免落个不孝之名。

    一曲凤求凰散在夜空中余音袅袅,玲珑方引着瑶儿进去,龟兹王就坐在院子里,沐浴着月光,如梦似幻,见瑶儿进来,站起身道:“你是瑶儿。”

    瑶儿蹲身施礼:“瑶儿给姐夫请安。”

    瑶儿这声姐夫叫的龟兹王颇为受用,笑了一声:“本王还说是谁这么聪明,举手便解了那道算题,原来是瑶儿姑娘,倒怪不得了。”

    忽寝宫里传来祝慧的声音:“瑶儿跑出去一晚上,还不进来暖和暖和,难道不冷。”

    瑶儿见龟兹王颇有些落寞之色,眨了眨眼道:“姐夫,瑶儿正有要事要跟姐夫说呢,正好姐夫在此,不如一起进去吧。”

    龟兹王却瞧了殿门一眼,不免有些踌躇,正犹豫间,忽见祝慧走了出来,微微躬身:“大王请殿内叙话。”

    龟兹王大喜过望,几步过去扶起祝慧:“你我夫妻何必如此多礼。”两人携手入内。

    瑶儿凑到玲珑跟前小声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玲玲忍不住笑了一声,冲她竖起大拇指:“瑶儿小姐真真厉害。”

    瑶儿得意的走了进去,把怀里的藏宝图呈上:“慧姐姐,姐夫,瑶儿也不瞒你们,这次来龟兹本是为了寻找宝藏的,此藏宝图是木圣人遗留下来,据说藏有富可敌国的宝藏,这上头所绘藏宝之地,便是伊逻城外的神山,瑶儿去神山瞧了,发现所谓富可敌国的宝藏,其实是铁矿,龟兹的神山,便是一个巨大的铁矿山,蕴藏着丰富的铁矿资源,此事并非小事,故此,瑶儿才来禀告姐夫,具体如何还请姐夫定夺。”

    龟兹王脸色变了几变,看了瑶儿半晌儿方道:“你如何确定神山便是铁矿?”

    瑶儿:“一接近神山,我身上的磁针便开始来回摆动,而且,这样的矿石武陵源的冶铁作坊里有很多。”说着拿出一块石头来:“却远没有这样成色,听二叔说过,铁矿石的颜色越重,含铁越多,神山随便一块石头,便是这样的颜色,可见含铁量之高,这样的铁矿不仅能冶炼出精铁,更能冶炼出最好的精钢,如此一座巨大的神山,的确可以说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只不过,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木圣人何故会在龟兹?”

    龟兹王忽的叹了口气:“果然不愧是武陵源的人,见识博广,不瞒瑶儿姑娘,此乃我龟兹历代不传之秘。木圣人曾来过龟兹,因慕其才学,先王将公主许配与他,不想他却要逃跑,先王一怒之下将他囚禁于神山岩洞之内,命他绘制壁画作为惩罚,后大齐来使,方放他回去,至于神山是铁矿之谜,木圣人所遗书中,有些记载,之所以隐为不传之秘,实在也是无奈之举,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西域诸国知道龟兹拥有如此巨大的铁矿山,必会联合起来攻打龟兹,到时,恐怕是龟兹的灭国之祸,更何况,龟兹的冶铁术太过落后,也无法开发如此巨大的铁矿。”

    祝慧:“大王何必烦恼,太子哥哥不日便会到伊逻城,不如大王跟太哥哥相商,共同开发神山,有武陵源的冶铁术,更有大齐的骄兵悍将,何惧西域诸国,皇伯父乃仁厚之君,爱民如此,我两国又是姻亲,断不会对龟兹不利。”

    龟兹王想了想,大齐富庶,君王宅心仁厚,的确比狼子野心的西域诸国要强太多,只不过,若谈合作恐怕还要武陵源的配合,想到此跟瑶儿道:“若能王记肯帮忙,打通西域商道,于我两国大大有利。”

    瑶儿眨眨眼:“此事恐姐夫还要跟干爹商量才成,瑶儿可管不了我家的生意。”

    龟兹王一愣:“岳丈大人?”

    祝慧笑道:“瑶儿这话不假,父王占了王记一半股份,若大王想打通西域商道,跟父王商议的确更快些。”

    龟兹王恍然:“怪不得南蛮这些年发展如此迅速,原来岳丈大人竟然是王记的大股东。”

    瑶儿:“姐夫何必羡慕,只要姐夫跟大齐谈成了合作,到时候王记的铺子开在龟兹,姐夫自然而然就成了王记的股东,北胡的贺伯伯就是啊,跟王记合作,既有钱也不愁技术,何乐而不为呢。”

    祝慧白了她一眼:“既如此明白,怎么不帮着管管家里的生意。”

    瑶儿嘿嘿笑道:“咱家的生意太大,我可管不了,娘说过,人要有自知之明,我自知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就负责吃喝玩乐吧。”

    龟兹王都不禁笑了起来:“常听人说起武陵源,说哪里是人间桃源,住在武陵源,多少烦恼都没了,可惜本王一直没有机会去瞧瞧。”

    祝慧想起那片灼艳的桃林,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那个曾经藏在自己心底,以为此生都不能忘怀的身影,忽染竟有些模糊起来,而身边的人却越发清晰,想起他刚才那首凤求凰,不免有些感动。

    记得当年自己从武陵源回百越待嫁的时候,姑姑跟自己说过一句,人这一辈子长着呢,有时候放下了,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这便是有舍有得。

    姑姑是个智者,所以她会那么幸福,不禁自己幸福还惠及身边之人,父王说过,有姑姑才有武陵源,或许自己也可以做个像姑姑一样的女人,努力让自己幸福,也让身边的人幸福,毕竟如今她是龟兹的王后,她有丈夫,有属于自己的子民,让他们幸福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