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指头宽的肥膘子肉连着皮五花三层,足有三四斤,瞧着就叫人喜欢,切了一半让大郎剁成肉馅,剩下的碧青打算做扣肉。

    切成一厘米厚的肉片,开水里滚两个开儿,洗了浮沫,放了毛酱汁儿点些浑酒,搁在大锅里蒸着,这边儿小五媳妇儿已经和好了面。

    小五家的小子才两岁,说话有些晚,这会儿还不大会说,在婆婆怀里手舞足蹈,盯着婆婆手里那双虎头鞋咿咿呀呀着急的嚷着,白等婆婆给他套在脚上,才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五撂下老婆孩子,就把二郎拽走了,两人拿着扁担水桶,往坑边儿的地上挑雪,两人这一干,不大会儿功夫,王兴也跑了来,王富贵家的三个小子也拿着自家的扁担水桶,跟着一起干。

    这边儿碧青跟秀娘两人包饺子,见干活的人多,又从地窖里拿了几把番薯藤剁碎了,掺在肉馅儿里,重新活了面,包了足足五盖板饺子。

    碧青招呼干活的几个人回来吃饺子,王兴儿给自己家干活,不算外人,也就跟着过来了,王富贵家三个小子就小三被二郎扯了来,他两个哥哥,客气了两句,就回去了。

    碧青把先煮的一锅,捞在陶盆里,让二郎给王家端过去,这才煮剩下的,小五跟王兴儿是大小伙子,二郎跟小三儿也正是能吃的时候,几盆肉饺子,刚端上来就没了,馒头夹着刚熟的扣肉,一人又吃了俩,才算饱了。

    秀娘笑道:“到底是嫂子的手艺好,小五在家可吃不了这么多。”收拾好碗筷,王兴儿家去了,小五领着二郎去外头贴对子,秀娘在炕上剪春花。

    秀娘身子弱,手却巧,一张红纸,一把剪子,在她手里一转,一个漂亮的窗花就成了,贴在窗户上,映着外头的雪光,格外好看。

    何氏赞了两句,秀娘脸都红了低声道:“这叫什么本事,跟嫂子比可差远了。”

    碧青道:“除了有点儿歪主意,别的我可不如你。”

    何氏点头:“就是说,你嫂子是瞧着灵,手脚却笨,做口吃食还过得去,针线活计可是拿不出手的,一件袄做了一个月,还剩两个袖儿没上呢,这么下去,也不知过年穿不穿的上。”

    秀娘笑了一声,伸手从炕上的笸箩里,把碧青做了一半的袄拿过来,瞧了瞧道:“这个边儿得包上才好看,这会儿横竖没事儿,我给嫂子上了袖子就是。”说着认了针线,不一会儿就把两个袖子上齐全了。

    碧青拿过来对着窗外的亮儿仔细瞧了瞧,包了一层边儿,密实又好看,倒是比自己做的强多了,笑道:“以后再有这样的活儿我也不做了,都让秀娘替我做了才好。”

    何氏呸一声:“亏了你是当嫂子的,这样没脸没皮的话,也说得出口,让兄弟媳妇替你做针线,我都替你害臊。”

    秀娘却道:“这样的活儿多少我都不怕,嫂子只管给我就是,倒是有一件糟心事儿,要问问嫂子,狗娃子说话儿就两岁了,却连句整话儿都说不出,村里跟他一样大的孩子,早会说了,我这急的什么似的,我婆婆前儿也不知听谁说的,说是我身子弱,孩子在我肚子里没长齐全,所以生出来才不会说话,赶明儿要是成了哑巴,谁也怨不得,只怨我这个娘。”说着,眼泪啪嚓啪嚓的往下掉,可怜的不行。

    外头小五听见喝了一声:“大过年的,说这些做什么,没得让婶子嫂子跟着糟心。”一句话说的秀娘不敢言声了。

    碧青道:“这有什么,一家人在一处儿,连句家常话儿都不能说了不成。”说着,拍了拍秀娘的手:“你婆婆的话不可信,要真是哑巴,连点儿声儿都发不出的,你听狗子这大嗓门,哇啦哇啦的多脆声,怎会是哑巴,说话迟些罢了,不是什么大事,不是说贵人语话迟吗,你平常没事儿的时候,多跟孩子说说话儿,小五不在家,就你一个人,孩子这是听得少,所以不会说,你别以为狗娃子还小听不懂,其实孩子什么都懂,你跟他说什么,他都能记住。”

    秀娘道:“那,那我跟狗子说啥?”

    碧青笑了:“啥都成。”说着,把狗子接过来,指着进来的小五说:“这是爹,狗娃子这是你爹,这是二郎叔,这是娘,这是阿奶……”

    狗娃子异常兴奋,张着嘴啊啊的嚷了半天,碧青不厌其烦的指给他认,几遍过来,别的不会,爹这个字模糊能听出来了。

    小五欢喜的不行,把孩子抱过去,急急的道:“狗娃子,再喊一声,再喊一声。”谁知狗娃子就是不给面子,大概被他爹的表情吓住,小嘴一瞥哇的哭了。

    何氏忙把孩子抱回来,一边儿哄一边儿道:“这当爹的没正形,看吓着孩子。”

    小五蔫了,碧青看着好笑:“这事儿可急不来,得慢慢的教。”

    小五想起什么道:“我竟不知嫂子还写的一手好字,今年分了家,我家的院子还没贴对子呢,嫂子也给我写一副吧,回去贴在大门口,也像个过年的样儿。”

    碧青点点头,不光写了对子,还写了不少福字,叫小五拿回去,贴在门上也好,放在盖板儿上也成,讨个好彩头,把剩下的扣肉用油纸包了些,又给狗娃子拿了块甜发糕,这才送着三口子走了。

    眼看着小五牵着驴远了,何氏才叹了口气道:“秀娘婆婆那个人也是,不知咋想的,死活瞧不上秀娘,嫌秀娘身子弱干不得活儿,就不想想,秀娘刚嫁过时,可不是这样的身子骨,还不是生狗娃子时落下的病,小两口过日子,本来就不易了,这当婆婆的也不知道体谅着些,我瞧秀娘这个身子,有一半是因为心气不顺闹得,常话说心病难治,要是真有个好歹,丢下狗娃子爷俩,这日子怎么过啊。”说着摇摇头进去了。

    碧青有些发愣,秀娘的身子好一阵歹一阵的,这次来虽说精神瞧着还好,却越发的瘦,说话都有些没气力,如今听了婆婆的话,碧青心头忽有些不详的感觉。

    想着急忙摇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莫非在这个世界待的日子长了,也开始信这些没影儿的事儿了。

    过了小年就算年了,家里人口少,也不用备什么年货,腊月二十六是间河县大集,桃花娘,叫她家大小子套了牛车,呼喝了村里几个妇人去间河县赶集。

    碧青本说让她婆婆去,何氏却说,这一路得走一个时辰怕冷,就让碧青去了,临走,杏果儿还窜了上来,给她娘拧了两下子,就是不下去,白等跟着去了。

    不大的牛车坐了七八个人,满满当当的,杏果儿挨着碧青坐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