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密宗院树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关文不想过问老刀的事,仔细地盯着虫子,追逐着虫子爬经的路线。他很快意识到,虫子正在用身体写一些什么,但虫子一直在木牌上游走,处于动态模式,他始终无法理清头绪。

    “这一定是树大师养的虫子,虫子一定能告诉你什么!”巴桑降措在旁催促。

    关文渐渐看明白了:“它写的是两个字——镇魔。”

    巴桑降措低头看了一阵,也看懂了:“没错,就是那两个字。一定是树大师把某种法力加诸于虫子身上,特地赶来通知你一些事。

    关文头也不抬地问:“通知我?为什么?”

    巴桑降措苦笑:“关文,你听我说。据我所知,每年寺庙都会选举出最有希望、最具慧根的僧人,去聆听寺内百年高僧们的教诲。经过几周的闭关教导后,年轻僧人出关,抛开佛经书籍和练习册,而是直接参与‘辩经’,能者上,愚者下。如果能在辩经中成功,将被认定是下一代中的佼佼者,直接进入本寺的人才储备计划行列。你是画家,在扎什伦布寺一年多,已经跟寺庙融为一体……”

    关文摇摇头:“巴桑,你想得太多了。”

    巴桑降措叹了口气回答:“我觉得,你的所作所为已经感动了苍天,苍天才会垂下手谕,给你机会,让你后半生能够登堂入室,进入藏传佛教的最高境界。”言语之间,他对关文充满了羡慕。

    关文再次摇头:“谢谢你的祝福,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深入人类心灵秘境的画家,还没有那种成为佛教传承者的野望。”

    忽然间,虫子停止游走,蜷缩身子,又恢复了原先的米粒状,嵌入木牌的天然缝隙里。

    “真的是神奇变化啊——”关文凝视着木牌的年轮线。不过,虫子仅有一只,其它的凹槽或缝隙里都空空的,没有任何附着物。

    “跟我去见树大师吧。”巴桑降措催促。

    关文点头:“好。”

    对于那个传说中的足不出户的树大师,他也是充满了好奇,今日有机会拜谒,毕竟是难得的机缘。

    走出房间后,关文看到赤赞还坐在宝铃门口,老刀又不见了。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巴桑降措忍不住问。

    关文回答:“都是宝铃小姐的朋友的朋友,怕她在这里出事,赶来保护。”

    他不喜欢老刀,自然也就对宝铃说过几次的高翔耿耿于怀。物以类聚,能跟老刀这种人成为朋友的,也不会是善类。

    “我刚刚看到你桌上摊开了纸,是要帮对方画画吗?”巴桑降措关切地问。

    关文回答:“不一定,宝铃小姐的叙述东一头西一头的,我还没有抓到头绪。这些事,等回来再说吧。”

    事实上,他对自己很有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画出宝铃想要的。

    两人出门,并肩向扎什伦布寺的大门走。

    街上,各地来的朝圣者渐渐多起来,但每个人的目光都虔诚地望着寺院方向,专心致志地或行走,或跪拜,根本不会注意旁人。真正的朝圣者远道而来,其心中只有“朝圣”二字,外界其它事物,全都被摒弃一空,甚至连吃饭、睡觉这种人的生理需要都变得可有可无了。

    关文能够理解朝圣者的心情,因为他从山东济南赶来扎什伦布寺之初,也是带着“朝圣”的心情。

    “关文,你的绘画技艺是怎么学成的?”巴桑降措随口问。

    关文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一直参加绘画培训班,直到最后考入山东省美术学院,先学的是国画,后学的是西洋画技法。毕业后,我个人建立了绘画工作室,卖画为生。”

    他的经历相当简单,等于是毕业即失业,处于自由职业的状态。

    “可是,我见过很多画家,没有一个人能像你一样,通过简单的勾勒,画出人的内心世界。还记得吗?你刚刚到寺里时,曾经给都吉上师画过一幅画,那幅画就挂在上师的僧舍里,名字叫《冰洞冥想图》,对不对?”巴桑降措又问。

    关文想了想,点点头:“没错。”

    他记得那幅铅笔速写,是在去年夏天完成的,当时正是扎什伦布寺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巴桑降措突然长叹:“你真的能画出都吉上师的内心世界吗?什么时候方便,也给我画一幅?”

    关文不禁苦笑:“其实,说穿了吧,那些画只能针对于心事重重的人。心理学家说过,心事是可以写在脸上的,我只不过是察言观色,从对方脸上得到启发,然后才深入其内心世界。你还这么年轻,前途似锦,光明远大,怎么会有心事?”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到了寺院门口。

    忽然,寺庙深处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钟声,是短暂干脆的“当当当当”,而非平日晨钟暮鼓时的“咚嗡、咚嗡”声。

    巴桑降措站住,双手遮在耳朵上,谛听钟声,脸色立刻变了:“共十五响,这是一种警示信号,可能寺里有大事发生了。快走,我先送你去树大师那里,然后回去听命。”

    他拖着关文的袖子,向密宗院方向飞奔。

    一路上,不断有面容苍老、步履蹒跚的老僧从各个禅堂、僧舍里冲出来。奇怪的是,这些人的行进方向跟巴桑降措、关文是一致的。

    “我们还是抄近路好了!”巴桑降措拉着关文大步向北,不绕道,而是连翻了三道矮墙,到了密宗院的东面。平时,寺里有规定,不得逾墙,非常时期也顾不得这些了。

    前面就是树大师住的院子,围墙和屋顶都已经颓败不堪,屋瓦残破缺失之处颇多。一棵粗大的古树突兀地从院墙里探出身子,枝桠粗大,无叶无果,光秃秃地指向天空。

    院门口,一个满脸皱纹、倦容难掩的老僧孤零零地倚门而立,仰面向上,望着湛蓝的天空。远远望过去,在关文眼中,老僧似乎是另一棵古树,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