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么若无其事的揭掉了自己的马甲这真的好吗?!”

    “那不然呢,”秦瀚挑了挑眉,“跪下来哭着对你说吗?”

    夏裳舟想象了一下秦瀚跪下来对他哭着说对不起其实我就是春和水寒瞒了你这么久我简直罪该万死的样子,然后立刻就被自己脑补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这一点都符合男神的人设!这是ooc!这性格简直崩坏崩到马里亚纳海沟去了!

    “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不和我说!”夏裳舟哼了一声,“看着我一边把你当成情敌黑你掐你一边把你当成男神想给你生猴子很爽是不是?!”

    秦瀚:“是挺爽的。”

    “……你说什么?”夏裳舟一顿。

    秦瀚从善如流:“不是,只是一直没找到适当的时机而已。”

    夏裳舟:“……你刚刚已经暴露了你的野心!”

    “你听错了,”秦瀚淡定的说,“我早就想和你说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时机,后来拖着拖着,就更加没有办法开口了。”

    “哼!”夏裳舟炸毛,“只要你想说随时随地都能说,还要找什么时机!”

    “万一没找好时机你炸毛了怎么办?”秦瀚叹了一口气,“就像你现在这样。”

    “我才没有炸毛!”夏裳舟哼了一声,“我只是很生气……”

    夏裳舟自认为脾气还是挺好的,他很少生气发脾气,就算在知道秦瀚瞒着他这么多事情之后他也没有因为生气而发脾气,因为他知道一旦控制不住自己和别人发脾气,就算事后努力去弥补了,也总有那么一道痕迹留在那里。

    但是脾气再温和的人,也是有底限的。

    不过因为夏裳舟很少脾气,业务不熟练,所以他默默思考了几秒钟他应该怎么做才会让别人觉得他在发脾气……摔手机?不行,换个手机也要不少钱呢!摔键盘?不行,理由同上!摔枕头?这个倒是摔不烂就算换个也要不了多少钱,好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就在夏裳舟转身准备去拿个枕头摔枕头的时候,却在转身的瞬间被秦瀚一把摁了回去,他的背脊贴在了冰凉的墙上,而秦瀚则在下一刻整个人覆了上来,他一只手撑在夏裳舟肩膀后的墙壁上,一只手撑在夏裳舟腰间,将夏裳舟严实的圈在了他的怀里。

    没等夏裳舟反应过来,然后秦瀚便低下头去,温热的唇覆在了夏裳舟唇上。

    夏裳舟的大脑咣当一下就空白了,整个人完全没反应过来,直到秦瀚的舌尖撬开了他的牙关,侵入他的口腔之中,秦瀚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脸上,秦瀚每晚伴他入睡的熟悉气味侵袭了他的嗅觉,唇舌交缠之间,仿佛有一种暧昧在升温。

    等夏裳舟反应过来,他立刻伸手勾着秦瀚的脖子,更加激烈的纠缠回去,甚至反客为主,探入到秦瀚嘴里,两个人你来我往,就像打架一样亲了足足十分钟。

    等分开的时候,夏裳舟看见秦瀚的唇都有点微红发肿了,虽然没照镜子但是夏裳舟猜他现在估摸也是一样的状况,因为接吻接得太过激烈,夏裳舟被放开之后足足喘了一分多钟才平息下跳得快冲出胸口的心跳。

    看着夏裳舟一脸失神的样子,秦瀚轻笑了一声,他伸出双手托着夏裳舟的脸,又蜻蜓点水一般轻轻的碰了一下夏裳舟的唇,但只沾了一下,很快便离开了,他用额头抵着夏裳舟的额头,鼻尖抵着夏裳舟的鼻尖,声音低哑的说:“……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因为两个人的身体几乎是紧贴着的,夏裳舟能够隔着薄薄的两层衣服感觉到秦瀚胸腔里头有力的心跳,秦瀚的心跳也跳得很快,完全不像他现在的表情和语气一样沉稳平静,夏裳舟安静的感受了一下秦瀚的心跳之后,轻轻的哼了一声:“如果我还生气又怎么样?”

    “如果你还生气,”秦瀚抵着夏裳舟的额头轻声说,“那我就继续亲你,亲到你不生气为止。”

    夏裳舟:“……那如果我不生气了呢?”

    秦瀚继续轻笑:“如果你不生气了,那我们就可以he了,所以我就可以继续亲你了。”

    夏裳舟抽了抽嘴角:“那这两种结果有什么区别吗?”

    秦瀚笑了:“大概是强/奸与和奸的区别?”

    夏裳舟:“……”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互抱一会儿。

    两分钟之后。

    秦瀚轻笑:“……你硬了。”

    夏裳舟哼了一声:“在调侃别人之前先确定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调侃别人!”

    秦瀚淡定:“嗯,我也硬了。”

    夏裳舟无奈:“……能不这么若无其事的耍流氓吗?!”

    秦瀚轻笑:“毛爷爷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这不叫耍流氓。”

    夏裳舟又哼了一声:“两个大男人怎么结婚?你这不是耍流氓是干嘛?!”

    夏裳舟话还没说完,便感觉下面一凉,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夏裳舟:“……等等,你的手在干嘛!”

    秦瀚轻笑:“我有点想你儿子了。”

    夏裳舟顿时脸一红,然后就被秦瀚得逞了。

    过了一会儿,在夏裳舟的轻喘中,秦瀚用春水般温和的声音诱哄:“你想不想我儿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